回到頂端
|||
熱門: 運彩 中正預校 日本

聲線創造角色 小丸子配音員體驗人生

中央社/ 2016.09.18 00:00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18日電)喜歡看動畫「櫻桃小丸子」的民眾,最近會發現台灣版小丸子配音換人,第二代小丸子配音員林佑(人欣)在這個角色投入許多心力,突然被撤換雖有不捨,但也道出在配音發展仍不完善。

聲音是一個人靈魂的反射鏡,有時只要聽一個人的聲音,就能辨別出他人的現況。在戲劇上,演員可以用演的,但在動畫,可就得全部仰賴幕後演員,藉由聲音賦予角色生命力。

眼睛圓圓大大、外型嬌小的林佑(人欣),有著字正腔圓像是主播播報的口音,她靠著這副嗓音讓無法發聲的動畫人物有了生命力。她的聲帶上似乎安裝著許多自動開關,啪的一聲,一會就轉換成「臭奶呆」的小丸子,又啪的一聲,一會又成了低沉富有正義感的「火影忍者」宇智波佐助。

高三那年,林佑(人欣)在老三台(台視、中視、華視)上看到配音工會在召募新血的廣告,從小就對聲音很敏感的她,自然被這個廣告給吸引,當時是第一屆招考,林佑(人欣)一次就考上。雖然錄取,卻被配音工會認為她年紀太小,要她年紀大一些再來。

隔年第二屆,林佑(人欣)想,「過了一年,我年紀算是大了吧」,她又再去考配音員,還是讓她考上,這年配音工會雖然還是覺得她年紀小,但看在她連考兩年都考上,就讓她留下來跟班,跟著前輩配音員跑了一年沒有薪水的通告,她才有了第一個自己接演的角色。

一般想像需要幕後配音的不外乎是動畫角色、國外戲劇,但林佑(人欣)接的第一個角色卻是電視劇「包青天」的啞女。

當時因為戲劇拍攝收音狀況不好,很多到後製才發現得靠事後配音來完成,林佑(人欣)說,「啞女不會講話,但還是有情緒」,她得在錄音室一邊看著「幕前」演員的肢體動作,揣摩啞女的心境,藉由聲音表現,在幕後為角色獻聲。

配音員有如「幕後」演員,和演員一樣得接通告,表現方式不輸演員,看到動畫角色嘴巴張的很大在吶喊,在配音時嘴巴一樣得張得很大,否則情緒無法到位。有時也可看到配音員在錄音室裡跟著戲劇、動畫裡的幾色一起演,肢體動作、臉部神情一樣都沒有少。

後續林佑(人欣)也接了許多動畫、韓劇等配音,而最讓民眾印象深刻的就是小丸子的聲音。

起初第一代台灣版小丸子配音員到香港發展,林佑(人欣)接下第二代小丸子配音員,在揣摩小丸子聲音時,她先找了原版配音,發現日本配音走「臭奶呆」路線,她就在台版小丸子加入這個概念,就這樣配了快十年。

林佑(人欣)表示,原本對小丸子沒有太多的感覺,「但配音越久,就覺得她是出現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個人,發懶想睡覺,不想上班,也會追劇、追偶像,劇情橋段都出現在生活中」,逐漸地林佑(人欣)也對小丸子有了情感投射。

日前發生台灣「櫻桃小丸子」新的代理商突然撤換林佑(人欣)等第二代小丸子配音員事件,林佑(人欣)表示,有新一代配音員她當然很祝福,雖然小丸子並不是她配音通告裡的最大宗,但她卻對這個角色充滿情感。

林佑(人欣)也認為,台灣不像日本動畫有著長期的配音員替換計畫,會和配音員簽至少五至十年的約,讓配音員有個適應期,觀眾也能跟著這個聲音一起長大,林佑(人欣)感性地說,「這像是一個回憶,像是小時候看小甜甜,那個曾經有的聲音印象就會停留在那裡」。

現在林佑(人欣)除了在台灣、中國大陸接配音工作外,也和幾個配音員成立「聲產力文創」公司,一方面有系統地開課培訓後輩,另一方面也藉由各式課程,教導有興趣民眾如何藉由聲音展現自我,培養自信,在職場、生活上成為焦點。

對林佑(人欣)而言,配音員工作讓她可在短時間內體會不同人生,「如果可以穩定接案,這個行業太有挑戰性」,她認為,「表演在某程度上是體驗人生,人生如戲,也是對生活的關照」。

面對近日來小丸子配音員無預警替換風波,林佑(人欣)望著左手腕內側的法文刺青「C'est La Vie」,這可以用兩種聲調口吻來詮釋,開心的時候用高八度嗓音說「這就是人生」,會覺得人生多麼每妙;悲傷的時後就用第八度的聲音告訴自己「這,就是人生」,感受到人生的無常。

林佑(人欣)說,「這句話和配音一樣,聲音和生命是重複交疊也是各自展開」,不同聲線就能給不同角色不同生命,這也是她樂在其中的原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