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溫 麻疹 觀光

兩岸應「愛、福、好」地走在一起

美麗島電子報/李華球 2016.09.12 00:00
但願雙方的主事者聽進去,做出來,則歷史紀錄的將是,台灣四百多年來有意義有品格的高舉,亦是民共解開心結地創舉;對大陸而言,將會是建黨百年來的中國夢,圓夢的好時機。雙方若能深領其境與其意,則近道矣!如此,兩岸將可能「愛、福、好」地走在一起,何樂而不為呢?有些電視廣告詞句真是好笑也好用。有個大概可以說是家喻戶曉的藥品廣告詞叫「愛福好」。也就是要解決夫妻間的性福和樂問題,就要吃藥才會「愛福好」。而看起來兩岸間的問題,似乎也應該要吃兩岸的愛、福、好這劑良方,才能和平、理性、雙贏地走在一起。

先來說愛的方面。《聖經》哥林多前書13:5-8:「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我認為這是世間最偉大與最真的愛。尤其是後段的四個凡事,格外值得兩岸省思。

兩岸本是同根生,為何要弄到相煎何太急的地步呢?台灣以小事大,本該以智慧對應;大陸以大事小,亦應以仁慈對待。但好景不過短短八年,蔡政府才剛滿一百多天,所見到的場景,恰恰相反。相煎之處歷歷可數,觸目所及,幾已一片狼藉。請問蔡政府,最會溝通的政府和最謙卑的政府之口號還算數嗎?請問習政府,以人為本,兩岸一家親等經典的惠台之詞,真的做到、做夠、做深了嗎?

對照兩岸政府間的攻來防去,都在浪費國家的資源與消費人民殷切的期待。這一來一往,又回到過去不堪回首與不好聞問的困境深淵了。請問兩位歷來公認最優秀與最有機會翻轉民共齟齬與爭鬥的兩岸領導人,你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兩岸能否改變過去國共鬥爭的貽禍以及國共合作不足的好與巧的時機。然而,這一百多天的兩岸對峙,應該是歷來最讓人憂心掛慮與提心吊膽的百日期望的幻滅。原因很多,不堪贅述,盡出在一個愛字而已。

因為,彼此沒有愛,何來真誠相對;沒有愛,如何有情相待;沒有愛,何來兄弟之情,兩岸一家親,這是現階段最嚴重也最棘手的問題所在。無論如何,兩岸必須回到前述聖經之愛的進行式,唯有先有愛,才有情,才有義,在這個有愛才會有情有義的故事裡,找出兩岸的愛的方程式(民共間的愛的方程式),勇往直前,漸棄前嫌,則關閉的門自然地打開了,合作與互惠的連結啟動了,兩岸民共的第一個關卡敞開了。適時地開大門走大路就通透了,有愛就有後續,就有利基,福慧雙至,好事連連就有譜了。

其次來談福的方面。這裡我要談的是福慧雙修的問題。佛教界的文珠法師講述「福慧雙修」時說:因為福德與智慧,都是創造人生幸福快樂的主要條件,亦是覺悟成佛的基本因素。甚麼是福?甚麼是慧?我們應該如何去修福修慧?可分五點來說明:一是福德的內容,二是福德的培植,三是智慧的類別,四是智慧的開發,五是福慧雙修的重要性。

我要將兩岸關係拉進福慧的境界來看待。先從福德的內容來談起,我將所謂九二共識看成福德的內容。我要問兩岸各界,如果九二共識可以是福德的內容,請問這個內容有經過兩岸人民多數決的認同嗎?答案應該是,還沒有一個很明確很公認的共識決,但亦不能說它是一個沒有基礎支持的泛論,至少在兩岸之間,九二共識是一個有一定程度和一定基礎的不是絕對多數的公認,雖還不是一個具有相對多數的共識,但亦已具備朝多數認同的共識的基礎與條件了。

因為,從近期台灣幾乎百業蕭條,經濟不振,人民望治心切,以及各種團體紛紛走上街頭而言,已不難看出,在沒有九二共識基礎之下的維持現狀,其實已虛而不實了,也到了民怨紛至緲來的窘狀了。是否還要硬撐下去或硬拗下去,人民的街頭抗爭與怨言四起,答案已經出來了。蔡政府的一些推託與跳躍之詞,除了掉漆之外,更是令人摸不著頭緒,也看不懂她的底蘊何在?實在令人扼腕、憂心!

蔡政府以一劑維持現狀的低單位的維他命,想要翻越兩岸千山萬里之牆;想要繞過九二共識的鴻溝,恐怕正好犯了不知福德為何?更不知如何智慧以對的大患。若然,台灣的頹勢與耗弱何能再起?

接著來談智慧開發的問題。既然現在兩岸問題就僵在九二共識上,當然就是要將這個兩岸之僵繩打開來才有解。問題在於,民間所稱蔡政府的「輕兩岸、重美國、近日本」的國安綜合戰略,就是她已開發多時的智慧財。但從當前的兩岸瓶頸、美台尚可、台日飄搖來看,似乎蔡政府的國安智慧財還未到位,也還在前進摸索之中,更看不出有開低走高的遠景。

所以,上述國安戰略之策,宜再行計議,再行調釐,邊出邊修。但看來,蔡身邊的國安策士,似乎學識豐富,但學養有限;經驗稍有,但力道未及;操盤頻頻,但器識短淺;人才有些,但少能到位。這幾個缺失,就已經道出蔡政府身邊策士的深淺了。

第三、來談福慧雙修的方面。上述福慧已說清楚了,重點在於領導者,有無進入狀況的決心;有無解決問題的真心;有無對抗壓力的堅心;有無為國為民的大心。能夠如此,就能解危於危險之前;化圍困為方圓;除敗像於萬一;得民心支持,則國泰民安。

是以,台灣的福在兩岸,大陸的福在氣量,人民的福在領航者的智慧與行止。期待兩岸領導者,身凜福德之重與智慧之要,福慧雙修,則兩岸方圓即成,此為人民殷殷之望。務宜思之、慎之、行之。

最後來談好這部份。《聖經》箴言書告訴我們:「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裡。」「金」蘋果在「銀」網裡有多美呀!說得合宜的話也一樣美麗。話多不如話少,話少不如話好。好話,有積極的意義。一是滿足自己和對方的心理需要;二是給自己和對方帶來希望,令人喜悅(箴十32上)。說好話也表示善意,如祝你成功,健康活潑,平安快樂,靈德日長,神賜福你,以馬內利等,表示人與人之間的和平共處。

上述的說好話,正好是現在兩岸之間,最需要做到的事。問題在於,蔡政府執政一百多天來,蔡辦與習辦及民共之間,看起來好像釋出了許多善意。但奇怪的是,既然是善意,為何不得雙方之心也不得兩造民心呢?這問題其實就在於,雙方常言不及義,也語多保留,要不就說一半,讓對方猜不著,還自詡高明;要不就直指核心,讓對方下不了台;還有就是顧左右而言他,讓對方摸不著頭緒。兩岸這樣高來高去,冷嘲熱諷的話語還不少,但真的對兩岸的溝通與傳真有助益嗎?答案顯然沒有。

原因就在雙方不願意說出真誠的好話,以及有意義的好話,和精準的好意。這是民共長期以來的問題關鍵之所在。雙方其實都知道問題的源由,但就是不願意真心誠意與放棄敵視的心態去面對問題。我們願意真誠的呼籲兩岸,多說好話,多給對方機會,在互信不足,互動困難,互諒沒有的現階段,更需要用說盡好話,做盡好事的態度來化解心結與打開芥蒂,在化解當中找到理解的理由尋求諒解的契機,做出把酒言歡的動作。這才是化干戈為玉帛的器量,因為,只有給對方顏面,給對方台階,給彼此機會,才是解開心結與打開心門的關鍵之鑰。這是雙方都需要遞出的橄欖枝與拋出來的和解繡球。這需要一些好話當前提,更需要一些好事做支撐,所謂好話說盡,好事做到,一切將不會那麼難懂那麼難解了。而此時正是民共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時機。所以,此時民共應好話多說,壞話不說,廢話止說,即可能成局、成熟、成面,有機會圓場了!

狄更斯(CharlesDickens)的雙城記開言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這是篤信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我們全都會上天堂,也全都會下地獄。」

上述狄更斯以法國大革命為時代背景的警語,用在提醒現在民共的領航者,似乎是此其時矣的適時之語,亦是恰到好處的遠古卻又即時到位之語。

但願雙方的主事者聽進去,做出來,則歷史紀錄的將是,台灣四百多年來有意義有品格的高舉,亦是民共解開心結地創舉;對大陸而言,將會是建黨百年來的中國夢,圓夢的好時機。雙方若能深領其境與其意,則近道矣!如此,兩岸將可能「愛、福、好」地走在一起,何樂而不為呢?

【圖片為資料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