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七優惠 颱風 85度C

背負既得利益罵名 交大教授呼:刺耳

中央社/ 2016.09.08 00:00
(中央社記者魯鋼駿新竹市8日電)九三大遊行吸引10多萬人聚集凱道遊行,其中有許多來自台灣頂尖國立大學的教授,對於他們被認定為「既得利益者」,交大教授李威儀無奈直呼,「聽起來相當刺耳」。

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發起九三大遊行,10多萬人3日聚集在凱達格蘭大道,抗議年金改革抹黑軍公教,交大電子物理系教授李威儀當天也加入了遊行行列,在此之前,他還特地寫了一封「千字文」,分享給系上同事,「若有幸能在街上遇到您,請與我打聲招呼!」

李威儀受訪時提到,遊行時有很多的教師團體相約上街發聲,但大專院校的教授大多都是「個人」,組成「群體」上街的比例非常少,但就他所知,很多台灣國立大學的教授,都與他有同樣的看法,認為年金改革政策,讓他們因此遭到「污名化」。

李威儀說,20多年前他從美國回到台灣,進入交大教書,與其他選擇留在美國或到香港教書的同學們相比,他的待遇其實「差很多」,甚至還被妻子嘲諷「當年你放棄高薪,滿懷理想回台灣教書,沒想過今天會被人家指責吧?」

李威儀說,他在美國完成學業後,曾在美國業界工作過一段時間,不論產業界或學界,留在美國都是當時很好的選擇,但他放棄高薪回到台灣,主要是因為對台灣的感情與牽連,如今卻因年金改革議題,被批評是「既得利益者」,他無奈認為,自己其實應該是「放棄利益者」才對。

他也指出,經過一番瞭解後,他發現有許多國立大學的教授,其實與他的想法一致,只是都沒有選擇站出來發聲,但並不代表他們「不在乎」,而是因為他們的「退路很多」,直呼「大不了不玩了」。

李威儀直言,頂尖師資在遇到這樣的困境,自然可以選擇到更好的環境去,反觀台灣的大學卻會因此吸引不到好的師資,這樣的現象對台灣教育來說絕對非好事,或許短期之內還感受不到,但或許十年後,問題就會浮出檯面。

另外,李威儀所寫的這篇「千字文」,原本只是想分享給系上同事,沒料到會被分享在社群,廣為轉載,並獲得許多大專院校教師的迴響。他對此表示,希望這些聲音能讓教育部、主事者們注意到,更盼別再遭到污名化。1050908

交通大學物理系教授李威儀分享給系上同仁的信件,全文如下:

各位同仁好 :

九月三號我會去台北「逛逛街」,如果有幸能在街上遇到您,請與我打聲招呼!

今年我執教剛好滿25年。1991年我從美國回到交大任教,那時我有一個同學選擇去了香港科技大學任教,他的薪資是我在台灣的3倍有餘,也就是20多年來他的薪資總所得比我多了至少4000萬台幣,他在65歲退休時還會另有一筆至少500萬港幣的公基金可以領取,也就是當我們倆65歲退休時,他的累積財富會比我多至少6500萬台幣。

因為香港科技大學配給了他一戶面對清水灣的大公寓,他不需要在香港另外購屋居住,因此他大約在15年前就以存下來的薪資在台北以貸款方式買了兩間公寓,然後用租金及部分多餘的薪資支付房貸。算上這兩間公寓近15年來的增值幅度,他的資產是讓我十分羨慕的,但是我並沒有因此後悔我當年的抉擇。

職業是有選擇權的,我當年就知道台灣與香港的條件差距,但我仍然選擇回到交大,因為賺多少錢並不是我最重要的考量。

1991年我決定回交大時,也有機會留在美國執教,我老婆也希望我留在美國,但我說了:「我對台灣有感情,我想用中文教書。台灣教授的薪水雖然不高,但退休保障還不錯」。今年,老婆以半嘲諷的口吻取笑我:「當年你放棄高薪,滿懷理想回台灣教書,一定沒想到今天居然被人家指責你不公不義、貪得無厭、禍延子孫吧」?我的確沒有想到!

職業是有選擇權的,25年前我選擇了回到交大任教,當時就已經知道學校的退休條件,但這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公開資訊,人人都有公平的爭取機會。但當時教職並不是最吸引人的職業,我的同學有不少人選擇了創業或加入高科技公司,結果很多因為公司股票發了大財。

如今,若不是因為國家經濟狀況不佳,可能大學教職仍然不會是大家青睞的工作,我們的退休福利也不會讓人眼紅。

但國家經濟不振,政治人物應該負最大的責任,我實在不明白,大學老師不公不義在那裡?大學老師怎麼會貪得無厭?如果說我們期待了30年的退休福利真的會禍延子孫,真的需要我們做些犧牲,我們應該也會願意,但是不是請這些政治人物先同我們誠懇的說一聲:「對不起,謝謝你」?不要為了爭取選票就先汙名化我們,更不應該在得知九月三號有人要去台北「逛逛街」時,又發動一波挑起對立的謬論。

如果問我去台北「逛逛街」的訴求是啥,很簡單……就是請這些政治人物停止汙衊我們,然後誠懇地對我們說一聲:「對不起,謝謝你」!

再補充一點,大學是要與全世界爭取教授人才的,好的教授是最容易用腳投票的一群人,不善待及尊重大學教授,投入再多頂尖大學經費都將是枉然,台灣的高教都終將沉淪。

佔用各位的時間,請您見諒

敬祝 健康開心

李威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