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奧運獎牌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8.18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其實,對於這次里約奧運,我真是興趣缺缺。放暑假前,兒子跟我說:「老師講今年有奧運耶,在巴西里約喔。」我還不相信呢。上網一查,才知道四年這麼快就過了。或許今年適逢政權交替,事前無論媒體或網路對於奧運這件大事,熱度相對也低,能見著的報導,大抵都是巴西奧運籌備的種種問題。

但無論如何,這場運動盛會如期展開了,我們的代表隊也踏上了征途。

成績,自然是賽事最受關注的焦點。跟美國、大陸、俄羅斯與德國等體育大國相較,我們的每一面獎牌都會讓國人更加興奮與激動。但可惜的是,我們總是期盼高於所得,目前為止,按媒體統計,中華台北代表隊總獎牌數為1金2銅,排名第43。這樣的結果,其實反映了我們對於體育的總體投資。

本次奧運,賽前國內報導最密集的相關訊息,就是女子網球好手謝淑薇的退賽風波。各方說法、批評都有,但我想無論是非曲直為何,對於純粹希望我國代表隊多些奪牌希望的一般民眾而言,就是原本不高的得牌機率,又降低了點兒罷了。

由於國際處境、外交際遇的艱難,對國人而言,這類全球性賽事彷彿就是國家可以爭口氣、人民得以出口氣的希望,所以我們從來也不是真的不在乎獎牌。相反的,只要得獎,運動員就成了國家級的英雄;這便顯見我們對於參賽者的總體期望有多高,更進一步說,他們要背負的壓力又有多大!

給了這些代表我們每一個人去面對世界頂尖高手的運動員那麼巨大的壓力,但有配與他們合於比例原則的待遇嗎?沒錯,我們對於得獎者的獎金報酬不算低,但那是得了獎才有;但,在過程中的投資,我們真能問心無愧?想來,答案應該是令人慚愧。

媒體報導,我們的運動員與教練感慨,人家的國家代表,在日常練習時的飲食都有專人規劃照顧,但我們呢?練習完畢,餓了就隨便吃吃,填飽肚子就登帳。這就是差別!營養是運動員的根本,吃啥喝啥,到了今天,許多用心與此的國家都以繁複精準的「運動科學」給予國家級的運動員全面性的後援。一方面將體能調整、維持在高峰,二方面在禁藥查核越益嚴格的今天也避免不必要的「誤食」產生令人遺憾的結果。但,我們有這樣嗎?沒有!搞到到了里約,代表隊得吃泡麵裹腹,別說相比美國、德國了,連一向被視為對手的南韓(8月16日止總獎牌數排名第10)的廚師團都比不上!

這樣的待遇還要期盼獎牌數增加,每次有選手上場就全國盯著人家看,好意思嗎?更有趣的是,一面舉重金牌,除了選手的實力外,還有教練的智力。蔡教練事後自豪於此,或許話說得滿了點兒,但這原本就是國際籍賽事的一環,然而卻有所謂的資深媒體人撰文批評為「惡紫奪朱」。這樣的聲音,彷彿我們嫌金牌太多、又彷彿從來運動都是蠻力的較量,令人著實難以接受。蔡教練是用智欺敵,不似南韓那樣從場上到場外動手動腳地作弊;連欺敵跟作弊都分不清楚,莫明其妙地用「德智兼修」去按批國家代表隊的教練缺德,這真不知道讓在前線為國家拼命的人,要拿什麼看待自己的後方!

我們的社會,對於很多事情都只有崇高的理想還外帶過份的要求。大型的國際賽事,最能反映出這種自己這種吝於投資卻希圖豐厚報酬的畸形樣貌。很久前我就提過,如果全民對於用體育讓國家能站上國際舞台獲取榮耀有共識,那何妨提高一下「娛樂捐」?例如電影票中加個5塊、10塊,用這一筆錢,去作為國家培訓、照顧運動員的資本。且對於我們這樣的小國,短期之內集中火力發展部分項目,也是一個必要的選擇。如果都不願意投資,那麼我實在想不理由為什麼大家在電視機前面有那麼高的期盼?且我們總是嘲笑對岸,但看看對岸對於體育的投資,這方面,我也無法理解,台灣到底是憑什麼笑得出來?

奧運的獎牌,反映的不只是一個運動員的努力,更是一個國家的國力與人民的氣度。我們要爭氣,不會也無法在上場那一刻才開始!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要革命請講白柯市長是活在火星嗎?也談談商圈傷口上的鹽法官到底是怎麼想的?優質選戰不能只靠候選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