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專欄/柯媽筆記:江春不二男

蕃論戰/柯媽筆記/專欄 2016.08.09 00:00
朋友笑説:「你們新聞界前輩司馬文武,變成了江春不二男。」我不懂,當下只是陪笑,後來才悟出是施明德惹禍。還好,今天傳出江春男請辭駐星代表獲准。 聽出譏諷時,我先聯想到的是日本漫畫家「藤子不二雄」,創「哆啦A夢」那個。谷歌一查不得了,他竟然是兩個人,是藤本弘、安孫子素雄共用的筆名。 「不二家」呢?日本和台灣都有的糕餅店,好像創店年代差不多,也許某店抄襲另一家,總之「不二家」也不是單單一家。 我又想到成語「説一不二」,仔細思考才覺得很誇大,真實世界没有這樣的人,和政治扯上邊的尤其不可能。 我覺得,人們只能在某些情境「説一不二」,無法普遍而永恒堅持;其次,愈把「説一不二」掛在嘴上的人,愈容易違反原則,反而更虛偽。 我回想,蔡英文總統挑林全當行政院長,也搞出「不二人選」這種氛圍;我就等著看,將來接林全出任閣揆的,會不會也是「不二人選」? 如果有一個以上的「不二人選」,他們每個頂多是「不三人選」,或者淪為「不三不四人選」。 由於朋友嘲笑的是「江春不二男」,我當然也谷歌了相關新聞。 筆名司馬文武的江春男酒駕被逮,他駐新加坡代表的任命生波。施明德跳出來挺江,聲稱「國家需要他,不是他需要這個職務」,還把台灣社會駡一頓。 是這樣嗎,即使犯了公共危險罪也非他不可?玩的又是「不二人選」的把戲。世間就有這些狂妄之人,他們也不是真狂妄,或許是「自卑性的狂妄」? 原來江春男是被國家需要的,所以犯小法犯小錯都可容忍?我想通了朋友笑話之後,又把施明德的話想了又想,結論是:真可怕的菁英治國論! 江春男2日宣誓就職,9日請辭獲准;一星期大使任期之短,恐怕也創紀錄?不二,原來是這意思?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