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王俠軍人間四喜瓷藝 首進北京恭王府

民生@報/陳小凌 2016.07.30 00:00
【文/陳小凌】他50歲開始做陶,卻不做傳統陶瓷器皿的手藝;而是想圓自己年輕時的紙板手繪瓷藝的夢,以棱角、九十度直角、懸吊把手,這些看似不可能實現的現代設計造型,體現在每一件作品中,突破了自東漢末年瓷器發展1800年來器皿形制的窠臼,要為當代生活機能開創新的瓷藝美學。

「瓷器為何只能作為裝飾擺件?它應該在生活中使用;杯碟不只有餐桌器皿,它能成為我們生活美學的一部分。」蓄著短馬尾,外表溫文儒雅的王俠軍談起瓷藝,眼神發亮,他說:文創不僅包括設計者賦予作品的美感,也包括使用者在日常生活中的領略和品味,進去的意境和賞味。因此,隨著瓷藝研發穩定,他開始設計茶席,藉詩意的聯想、杯子的意象,茶席的設計因人而異,講究隨心所欲,自在怡情。

即將於8月10日至19日於北京恭王府展出「明白本色.大器晚成-王俠軍瓷器創作展」,中國國家文化部特別騰出樂道堂的正殿與兩翼側殿,整整三個房間的空間,邀請王俠軍展出一百多件的瓷藝。費時二年半終於完成的全新創作《人間四喜》系列,以及受好評的茶席,都將於北京恭王府亮相。

正在杭州連橫紀念館舉辦「明白本色.轉型與印記」,即日起至12月25日展出王俠軍歷年經典的白瓷藝術32件,期間適逢G20領袖高峰會於杭州舉行,已被列為指定參觀行程之一,來自台灣的藝術之光,在國際再現風華。

這是王俠軍的瓷藝創作首次至北京展覽;二年半不斷地嘗試與實驗,終於讓紙上手繪設計稿研發成系列作品《人間四喜》–《大福》、《展祿》、《鴻壽》和《圖禧》,在概念與命名上,結合了屬於人間積極努力的「大展鴻圖」,以及祈願天賜福運的「福祿壽禧」。

王俠軍表示,「『福祿壽禧』和『大展鴻圖』這樣的吉祥話,是傳統文化上最俗氣的東西,如何將這樣的俗氣,轉化出另一種品味和美感,展現出屬於這個時代的自信與簡約,是我這系列作品所想要達成的目標。」

四件作品的造型出自傳統展現尊貴莊重的「尊」、「觚」、「梅瓶」和「春瓶」,在原有的輪廓框架上,藉方圓曲折厚薄寬窄的造型改造,進行解構和重組,讓器物安靜的莊嚴神情,發散出另一種自信氣韻。

「我將器皿分成上下兩段處理,由上寬下窄的變化和充滿幾何線條的勾勒,讓上身呈現福祿壽禧每個福份厚重而珍貴的份量;下半則做為大展鴻圖、更上層樓所必須的剛健基石。每件作品都具豐碩的能量和活潑身段的融合。而下半部扁平形式的處理,正是此系列作品中最充滿高難度工藝的挑戰之處!」

「在瓶飾,我以典雅的篆體文字,搭配傳統中吉祥符號的對應與引用:以蝙蝠對福、祥龍對祿、八吉祥圖騰對壽、大象對禧,每個細節都有故事和想像。」

王俠軍也藉此期許:「對福祿壽禧的獲得固然令人欣喜,但不應就此停駐在原地享受;而應透過大展鴻圖的行動動能,更積極的追求福氣的擴散,讓更多人來分享。」

早自王俠軍投入玻璃藝術以來,即在吹製器皿的過程中,不斷地對中華文化這八千年來古今各朝代器物的形式、線條、比例、表情、特色、演變等,有著長期而深入的探究。2003年成立「八方新氣」,鑽研於白瓷–中國瓷器中難度高的選項,卻意圖將傳統框架打破。

「我想把時尚元素和傳統文化結合起來,從骨子裡開創出瓷藝的新天地;當前,青花瓷鬥不過皇家哥本哈根,五彩繽紛比不上麥森,能改變的只有態度,改變態度就改變工序,再忍受個百分之八十的失敗率,最後,幾何造型和不對稱的弧線便出現了,再從差異化中殺出一片天地。」王俠軍歷時11年的研發,秉持「不僅最好,更要唯一」的藝術堅持,從「琉璃工房」到「琉園」,只因轉念「代表清末明初之後的瓷器是什麼?」再轉型「八方新氣」,都是如此堅持。

每天在純白的瓷藝中堅持,王俠軍把自己的人生當做藝術堅持來過!他說:「最難過關的是自己」,「我要對得住買我作品的藏家!要他們能在當代生活中就能感受經典、時尚和當代結合的氛圍!」這就是他想傳達的Lifestyle。

圖說:王俠軍新作首次進軍北京個展。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