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北韓 胖子 超商店員

金門嬌嬌女長大了 北京學舞回鄉育幼苗

中央社/ 2016.07.28 00:00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金門縣28日電)19歲的金門女孩王芷芸小學畢業就獨自到廈門學舞,之後考上北京舞蹈學院;為了感謝家鄉的栽培,她連續2年暑假回到金湖鎮免費教授舞蹈。她說:「我要培育更多的舞蹈幼苗」。

王芷芸是金門水頭人,在金湖鎮成長。4歲時,跟著表姊習舞,在浯江舞蹈團接受舞蹈老師張慧羚訓練。媽媽陳秀玲說,原本只是想讓女兒習舞有優美的體態,沒想到這一跳就跳出了興趣。

讀金湖國小四年級時,王芷芸得到同樣是北京舞蹈學院出身的前輩舞者邱驛棠賞識,建議她攻讀廈門藝術學校。陳秀玲說,其實王芷芸原本小五就要負笈廈門,但是爸爸捨不得;媽媽直言,生為家中的掌上明珠,女兒在小學畢業前,即便家裡距學校只隔一條馬路,爸爸也堅持開車送她上學,就怕女兒走路。

到了小學快畢業,爸爸問王芷芸:「妳真的要去廈門嗎?」她堅定回說「是的」;爸爸再問:「妳知道很辛若嗎?」她說:「我知道。」

於是,小女孩渡海,隻身在異鄉學舞,學會了芭蕾舞和中國大陸56族舞蹈。

陳秀玲回憶,王芷芸剛去廈門的第一個月每天打電話回家哭,每個週末就搭船回金門,隔天再回學校。有一次,王芷芸在電話裡哭得厲害,媽媽問她怎麼了,她使勁地說「沒事、沒事」;媽媽急壞了,凶了她一句「沒事,哭什麼?」

脆弱的心靈被媽媽這麼一凶,哭得更大聲。媽媽索性說起氣話:「那不要讀了,明天我就去帶妳回來。」電話彼端傳來怯懦卻又堅毅的聲音說:「我又沒有說要回去。」

陳秀玲說,從那天起,女兒不哭了。不過,王芷芸還是天天哭,只是沒有打電話回家哭,而是在寢室裡和同齡、甚至年紀更小的小朋友一起哭;大家說好「今天哭一哭,明天就不哭了。」結果,第二天,小女孩們還是哭成一團。

後來,陳秀玲才知道,王芷芸當時被選為班長,但因聽不懂同學的南腔北調,緊張害怕而哭。

5年後,王芷芸自廈門藝術學校畢業,她告訴乾媽:「我不知道我第一年是怎麼過來的。」

如今,進入中國最高舞蹈殿堂─北京舞蹈學院,生活自理要求更高。陳秀玲說,以前連碗都不曾洗過的女兒最近開心地告訴她「我會切水果了」。而有了擅長烹飪的室友後,王芷芸也會了西紅柿(蕃茄)炒蛋。讓陳秀玲倍感欣慰。

王芷芸暑假過後升大二,她說,感謝家鄉金湖鎮的栽培,因此願意每年暑假教授舞蹈回饋鄉梓,要為家鄉培育更多的舞蹈幼苗。她對著去年教過的學生說,「妳們去年是種子,現在成了幼苗,將來要長成大樹喔。」

這次在金湖綜合體育館的暑期舞蹈班,分種子班、兒童班、青少年班和成人班,全部免費。王芷芸感謝縣府支持,也謝謝金湖鎮公所提供場地、贊助經費,全力支持藝文活動,讓她能夠順利開課,分享所學。

王芷芸計劃完成北京舞蹈學院學研究所課程之後,出國深造。她說,未來不管在哪裡,一定會抽空回金門,繼續貢獻家鄉。

舞蹈班開課時,金門縣教育處長李文良、金湖鎮長蔡西湖、代表會主席呂瑞泰、鎮代陳向鑫等人對王芷芸回饋鄉里的舉動相當感動,預祝這位金門舞蹈界明日之星早日學成歸鄉。舞蹈班課程預計8月23日結束,24日在社會福利館舉辦成果發表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