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電影版櫻桃小丸子:來自義大利的少年》我們都還能再見

滔客/ 2016.07.22 00:00
小丸子在台灣人的童年中可以說是不可或缺的電視節目,在長大後回顧,更常常賺人熱淚。睽違23年,電影版再度現身!

《來自義大利的少年》導演是高木淳老師,他亦是《櫻桃小丸子》動畫的監督,劇情大意為花輪家招待了來自世界五大國家的六位小留學生,並想請班上同學擔任寄宿家庭使他們可以體驗日本生活。

來自義大利的少年安德烈,選擇到小丸子家中寄宿,雖然小丸子對積極向她示好的安德烈感到害怕,但在了解他來到日本的原因之後,才明白他不為人知的心意。而這群留學生們,除了在同學家寄宿外,劇組更破天荒讓鏡頭離開了清水鎮,到大阪或京都觀光,最後安德烈與小丸子更是一起參加夏日祭典,各自許下希望再相見的心願。

小丸子不愧是小丸子,才出場一會兒就讓整場笑的「梅叮當」,而且還有許多動畫不常出現的畫面,像是丸尾眼鏡下的美曈、奶奶的美麗的即肩長髮,以及秀爺和小丸子爺爺的深切情誼!這些都是不多得的好畫面!

雖然有些地方在表現方面可以在更好,像是曾在動畫中出現過的美國人馬克以及這次的主角安德烈的臉孔如果能在有區別一點,或者能在添加一點外國留學生在日本遇到的特殊文化就更完美了。

這次動畫中的場景,除了圍繞在小丸子的日常中,大阪與京都的景色在最後以一張張的照片呈現,並用紙膠帶貼了起來,精緻美麗的圖像,不僅能帶動這兩地的觀光人潮,在人文上,對臺灣觀眾益有莫大的吸引力,像是熱情的大阪人、自告奮勇的高中生,與水燈祭等,動畫中幾乎竭盡所能的在表現日本在地的文化與特色,讓人對日本因而心生嚮往。

至於感情方面,讓許多人在觀賞的時侯,幾乎淚流不止,抽泣聲在電影院中頻頻響起。

今年適逢畢業潮,或許在搬離宿舍的那一天,有人看著空蕩蕩的房間,無預警的哭了起來,一種哀愁在心中生成,「以後再也不能每天見面、再也不能一起吃消夜……再也無法像以前一樣聊天聊到了凌晨了……」僅僅只是分離而非死別,就已讓人痛哭流涕。畢業的分離代表再也回不到最初,回不到曾經一起歡笑過的宿舍,那樣的感傷容易使人心慌,畢業後各奔南北回到家鄉,要見面的機會少之又少,「還會再見面」的疑惑像是吹氣球般一下子膨脹了起來,更何況是小丸子和安德烈的跨過情誼。

義大利與日本,距離為9728公里(直線飛行距離),臺灣南北總長也不過395公里,小丸子的不捨與擔心,也就顯得真實與感人。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會的,一定會的!」

8月5號,獻給所有喚起回憶的你們。

圖/采昌亞洲電影世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