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六弄咖啡館》不在六弄、不談咖啡,但滿滿回憶,飄香。

滔客/ 2016.07.22 00:00
歷經九年時光,《六弄咖啡館》終於走出書本,來到了大銀幕上。然而,本片雖由吳子雲(即藤井樹本人)親自執導,但對於書迷來說,卻可能是有些失望的。

在觀影的過程中,我們找不到那個曾在記憶中的「熟悉的側臉」(這部分可能是受男女主角口音影響,造成不像我們一般認知在高雄土生土長的人會有的樣子)、也無法明白何謂「六弄」;可若作為一名對《六弄》沒有任何接觸的觀眾,這部片的故事無疑自成一格,且有不錯的推廣效果,會令人興起翻閱原著的慾望。

電影對小說原著的人物設定做了一些調整,且比起書更加聚焦於「愛情」與「安全感」兩方面。故事開始於下著大雨的深夜,打著傘出門倒垃圾的咖啡店老闆發現了蹲在雨中哭泣的女子,上前搭話,邀請她到自己開設、名為「六弄」的咖啡館中稍作休息,卻在無意間撇到了女子的手機訊息,發現了對方是和遠距離戀愛的男朋友吵架,這勾起了老闆的回憶,竟開始向眼前萍水相逢、姓梁的女子娓娓道出了一段屬於過去、屬於青春的往事……

1996年的夏天,那年,他們高三。關閔綠與好兄弟蕭柏智,以及其他狐群狗黨,是不喜歡讀書、喜歡胡鬧,常常進出教官室的一群人。而這樣的關閔綠與蕭柏智,卻分別喜歡上了班上的李心蕊與蔡心怡。而他們之間的距離,在小綠鼓起勇氣遞出了親筆畫的李心蕊的側顏後,開始出現了一點點改變…他們會一起嬉戲、一起看電影、一起念書,並以考進同一間學校為目標。雖然誰都沒有直接向對方說出「我喜歡你」,倆人之間卻已有一種認定的默契。

可就像幾米說的:「快樂才剛剛開始,悲傷卻早已潛伏而來。」大學放榜的日子轉順到來,他們終究沒能考上同一間學校,而這段感情的考驗,才剛開始……兩人的學校一北一南,在那個手機還不發達、音樂還是需要手動換A、B面的卡帶播放的年代裡,這樣的距離,遠得好像是兩個世界。

於是,為了不讓李心蕊不安,為了縮短這三百六十公里的距離,小綠開始沒日沒夜的打工,並把打工所得金錢百分之八十全貢獻給了車費──只為了能上台北見她一面。然而,因為打工幾乎佔據了小綠所有的休息時間,他們的電話總是匆匆結束,而李心蕊則開始參加了社團、開始補英文、開始在咖啡廳兼差,開始規劃未來。對於這樣的改變,關閔綠自然也發覺了,他不只一次地對心蕊說:「你有沒有覺得,你不一樣了?」

物理的距離,好像也同時拉遠了倆人曾經緊緊相靠的心的距離。同時,更凸顯了倆人想法、價值上的差異,在心蕊努力規畫未來,做出改變、踏步向前的時候,閔綠還在賣命的打工、存車費,說著:「可是,我沒有變啊!」而這正是倆人關係破局的開始。

且在倆人關係破局後,幾乎毫無喘息時間的,出生單親家庭的關閔綠失去了嚴厲又溫柔的母親。而他竟然完全沒有注意到母親的不對,他的世界幾乎崩潰……可他卻在阿智的陪伴下,努力咬著牙撐過了這一段時間,撐到了三個月之後的高中同學會,實現了與李心蕊最初的約定。即使他們沒能考上同一間大學,卻還是放了滿天的煙火。

與小說不同的,老闆的故事在這裡畫了句點。而聽完故事的梁小姐理解了這只是立場上和想法上的不同,心滿意足地走出了咖啡店,在已然放晴的天空下,打起了電話……所以她始終不明白,也不關心為何這家不再弄中的咖啡廳為何叫做「六弄」。而所謂六弄,寫在書中的最後,指得是關閔綠寫的一張書法:

「人生,像走在一條小巷中,每一弄都可能是另一個出口,也可能是一條死胡同。生在一個與一般人不同的家庭中,是我人生的第一弄;愛上了妳,是我人生的第二弄;註定般的三百六十公里,是我人生的第三弄;失去了妳,是我人生的第四弄;母親的逝去,是我人生的第五弄;在這五弄裡,我看不見所謂的出口,出現在我面前的,盡是死胡同。是結束的時候了,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再見,世界,是我人生的第六弄。」

當中的意義值得人細細玩味。

總之,如果是想看輕鬆的、帶著懷舊氛圍的輕鬆戀愛喜劇,還是轉身看看《我的少女時代》或《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就好了,與這兩部作品相較,《六弄咖啡館》,呈現的是一個更沉重的故事,關於青春的那些無助和不安,以及被世界拋下的孤寂……如果想更了解這間咖啡館的種種,不妨在觀影之後,翻翻原著吧!

圖/豆瓣電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