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虧雞福來爹 世足 蘇貞昌

人民參審制不是重點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7.19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立法院將針對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人進行投票,日前正、副院長被提名人謝文定、林錦芳赴立院尋求支持時,謝文定提出獲得提名後,將盡速召開「司法國是會議」,推動「人民參審制」,及推動更嚴厲的法官淘汰制度的三項承諾。

由於人民參審制由被提名人放上了檯面,因此獲得了相當程度的注目。而觀察輿論風向,似乎這個類似「陪審團」概念而來的「人民參審制」,是我國必然要做的司法改革步驟,也似乎就是司法素質的核心解藥之一。但,真是如此嗎?

我們之所以不稱「陪審團」,而名之「參審」,竊以為應是因司法制度源諸大陸法系之故。德國目前就是使用參審制度,其制度有興趣者可以上網查得,故不多言。

但,參審也好、陪審也罷,就是在司法制度中加入一般人的意見,來產生判決結果。而一般民眾對此之認知,我相信大家對於德系—也就是未來我們可能採行的制度—知之甚淺,但因為好萊塢電影、美國影集收視之故,對於「陪審團」的樣貌就未必陌生。也或許正是因為如此,在當前普遍對於司法系統失望的現況下,人民參審也就成為一種民意之所盼。

然而,我們目前的司法樣態,真置重點於此,且在未來四年內就讓這樣的制度掛牌上市,司法真的比較有品質嗎?這樣說吧。如果一個人生了病,非常不舒服地到了醫院去求診,診間門一推開,看到的是醫院負責清潔的阿姨、美食街速食店的店員、外頭排班的計程車司機跟家裡隔壁的老王,告這病人說:「來,先講講你的問題,我們評估有沒有病,再讓醫生決定你要不要治療!」這時,生病的這位應該瘋了吧!這就是美國的陪審團制度。而德系的參審制呢,這四位還可以跟醫生一起開要決定治療方式,換做是你,你敢接受他們一夥兒的治療嗎?更別說,這到了咱們這兒,那醫生的問題可能還大的很!

現階段司法院應該面對的,是司法官素質的問題。我們的法官養成,已有法學者批評過,是用「訓練」而非「培養」所生。一堆考試高手未經紅塵風霜、不諳人間世事,高坐於司法殿堂之上判人生死,何其恐怖!外加系統保守、相對封閉的特性,更是創造一批坐辦公室領著高薪,離人民萬分遙遠的判官,這又何其驚悚!還有,整個司法系統莫名地傾向加害者,似乎是以維繫其人權為職志,而因此視被害者與公眾之權益為無物,讓人民何其絕望!

這些,都還沒進到謝院長提名人的眼中喔。他老人家「推動更嚴厲的法官淘汰制度」的標的,還是那些個別的「不肖的貪腐、極端怠惰、影響人民權利,或是開庭態度習慣性不良的法官」。實話講,這些人容易分辨、容易抓,但整個系統的問題,才是法院產恐龍的根由,謝院長提名人一點兒著墨的沒有!

如果未來,這三項承諾都達成了,但我們還是一天到晚看到警察執法被判有罪、連續殺人者還不斷有「教化之可能」、犯罪者只要聲稱自己是神經病就輕判甚至無罪、死刑沒廢卻可以技術性不判,那麼人民會因為自己有機會去參審就對司法產生信嗎?抑或這說,素質極差的司法系統放入了也不怎麼樣的公民,平頭百姓一旦過堂,不過是職業與兼差判官的玩具罷了?

當大家一股腦兒地期盼、讚揚這個制度,把人民「暫時」可以當法官又表彰成民主的體現時,冷靜一下的人可以多看看這類制度的討論吧。已經用了的國家,可不是一面倒地都喜歡,而且常常被我們法界拿來當例子、採行這類制度的大國可都是比台灣的司法品質好不少喔。要讓這樣的制度能夠真正提升司法品質,事實上從檢到院,司法官的素質提升才是核心。若新任的司法龍頭沒有這樣的認知,那這個制度,在台灣恐怕又是悲劇一場。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柯市長是活在火星嗎?要革命請講白法官到底是怎麼想的?傷口上的鹽優質選戰不能只靠候選人也談談商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