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整書有感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7.13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魏孫鴻 Photo Credit: Devanath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最近搬家,為數眾多的書籍,是搬家時的重中之重。整書的過程中,幾本上個世紀末的日本漫畫,讓我有了很深的感觸。

上個世紀末,日本有好幾套形述政治的漫畫,在台灣非常受歡迎。「沈默的艦隊」、「政治最前線」、「聖堂教父」…等,讓學政治的我,即便在阮囊羞澀的歲月裡,依舊一本本地買來珍藏。這些漫畫各有主角,也各有主題。但基本的核心,都是那個時代的部分日本人,對於日本未來徬徨的投射。因為,廿世紀的最後十年,日本自80年代開始鼎盛富裕的大泡泡破了。

身為二戰戰敗國且是唯一被原子彈炸過的日本,因美國曲意的維護,非但沒有一敗塗地,反而在戰後附和美國經濟與戰爭的需求,不斷地快速成長。那個時期的日本,一樣產生了戰後嬰兒潮的一代,且是得天獨厚的一代。他們備受寵愛,且成長在充滿機望與未來的社會當中。到了80年代,都已經是日本的中流砥柱,這一代人被稱做「團塊世代」。他們是日本戰後最獲利的一代,但也是讓之後的世代產生質疑的一代。擋住了後人之路的他們,無力改革出了問題的日本,卻享受著後人無法再有的財富與生活品質,這又跟台灣的現況何其相似!

經濟泡沫化後,日本烈火烹油的鼎盛翻了鍋,進入了所謂「失落的十年」。而這個時間點,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在六四事件後依舊持續經濟上的前進。任何把頭抬起來,望向世界的人,在當時都應該都可以用個計算機就能理解超過十億人的市場將會產生多大的動能;而再加上一點點的國際政治經濟底子,應該也能想像這樣的動能對於區域乃至於全球大局的影響會是如何?

人口一億多的日本,離大陸不但近,且跟整個中華民族還有一筆難清的血債。那麼,在90年代的那個當口,日本的有志之士會怎麼想像國家與人民的未來?會怎麼期盼與定位21世紀的日本呢?漫畫雖然是旁門左道,但也真實地反映出某些觀點。

21世紀的今天,回頭再翻翻這些漫畫,很難不讚嘆那些漫畫家當初的遠見。日本的確往修掉的憲法中對於自衛隊的限制,讓日本得以在海外用兵的方向不斷前進。而中國也確實成長到日本再也難以忽視乃至於輕視的地步,這讓東亞區域安定裡原本的中、美、日三角關係顯然也產生質變。但漫畫家們「凸槌」的地方,就是日本還真沒產生一個如同漫畫當中那樣足以震撼國家、改變走向的領袖。失落的十年剛起,這些漫畫大師們贏造了一個個虛擬的人物,從政界、軍界乃至於黑道要改變日本,來結束那樣的失落。但,這一失落,如今已是三十年!

安倍三枝箭,斷得一塌糊塗,台灣在他要射箭時,當時許多人跟著高歡,痛斥當時的馬政府不知取經學習,可如今呢?安倍幾近讓日本穩坐第三個很爛的十年,且習得了民進黨出口轉內銷的伎倆,拿海外派兵的修憲議題當作選舉操弄得主要工具。

如今,林全內閣要採行其箭之一,來個提高營業稅以圖長期照顧政策之財源。但台灣現今的經濟局面,這等同讓物價飆升,其利弊得失,稅官出身的林揆想清楚了嗎?

近三十年前,日本有一票漫畫家,即便心懷浪漫,但確有相對正確的國際觀與宏觀的視野。但,二十餘年來,台灣別說漫畫家了,連搞真正搞政治的都有一大票人跟他們比起來還差得遠呢!面對大陸的崛起,這些貨色就只會用人家旮旯角的問題去讓自己以頭埋沙地忽略。新南向剛講完呢,台塑越鋼就被越南痛宰五億美元,且是越南政府公然擄王家的人要錢,這是要企業怎麼南又如何向?

翻著舊書,想著這個政客還不如人家老漫畫家的國度,除了長嘆之外,還真不知能如何!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個人的行為與利益卻要全民來買單被教改漠視的實驗教育擺包乖乖就好嗎?自行車的台北?社會企業之我見因循苟且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