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全文/王金平首質詢14頁獨白 林全坐台下聽訓

NOWnews/ 2016.07.01 00:00
記者邱明玉/台北報導

前立法院長、現任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王金平,在睽違23年後,1日下午首度站上質詢台,王金平準備14頁的「演說稿」,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題,自己一個人在台上獨白20分鐘,剖析「經濟成長、財政收支、兩岸關係及藍綠和解」四大議題,行政院長林全也坐在台下「聽訓」。

王金平今天登記在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組的最後一位質詢立委,為此國民黨團還特地幫王金平發簡訊給媒體,表示王金平將質詢30分鐘,還將發質詢逐字稿給記者,也顯示對這位前院長再度站上質詢台的重視。

王金平以經濟發展困境開頭,談到新南向政策,而14頁中最大的篇幅,都在著墨兩岸僵局如何化解,此外,王金平也談到藍綠惡鬥、兩岸服貿協議、陸配取得身分證、促轉條例、及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等議題,最後再呼籲藍綠和解,王金平一字一句照本宣科,一人獨白超過20分鐘,林全和官員們則坐在台下乖乖聽訓。

王金平質詢全文如下:

主席、林院長,行政院各位首長、本院同仁,今天是金平二十三年來,首次走上質詢台,因時間因素,以及問題的嚴肅,因此請行政院書面答覆即可。

金平今天藉總質詢機會,就百事待興的國政,提綱挈領,點出「經濟成長、財政收支、兩岸關係及藍綠和解」四大議題的因果關係。期盼執政者能掌握開啟困局的關鍵,啟發台灣的正能量。迎接挑戰,突破困局。

經濟發展及財政收支

工商界普遍認為,「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缺政策」為當前經濟發展的六大障礙。這六大障礙,至今沒有因政黨輪替,看到改善的希望。經濟垮了,一切空談,這是常識問題。

今年經濟成長,保一,看來是有困難。也看不出明年會更好。因此人民苦悶,政府難為。成長有問題,財政收支更難平衡。政府稅收不足,難以開源;要推動的福利政策、建設及其他政見支票,支出也只會更多,不會減少,更難節流。政府只能舉債渡難關。問題是,舉債的空間有限(註一)還款的能力下降,經濟再上不去,別說還款,屆時連舉債都有困難。

金平擔心台灣已陷入「經濟緩成長和舉債愈困難」的惡性循環中,不必歸責是誰造成。政黨輪替後,誰執政、誰負責。

官員們,走出辦公室,聽聽基層、聽聽各行各業,尤其年輕人的心聲。您一定會驚覺,因經濟發展看不到前景,恐懼、不安的情緒,正在蔓延開來。人民的心聲是,給我經濟,再談其他。

新政府,新策略,新南向

對政府全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企業界有他們的心聲。他們說:「政府不必告訴工商界,往哪裡投資,如何開拓市場。對市場的嗅覺,反應的敏銳,我們比政府精準。」

證諸以往,無論是開拓北美、投資大陸、經營東南亞等地,都是人民自主的選擇。他們固然感謝政府協助指導,更期待政府要做到:

一、 不要因為政治的考量,設下妨礙企業發展的障礙。

二、 要提供正確的資訊,企業才能選擇,成敗結果就能自己負責

三、 要做人民在外奮鬥的靠山。不幸受到不公平對待,受欺侮時,有母國的援助,享有母親溫暖的關懷。

四、 讓在外者,願意返鄉投資台灣;在地者,更願根留台灣。發揚光大。

已前往南亞投資的企業,也非常善意的提醒政府,「今天在大陸投資、經營所碰到的問題,未來在南亞也會碰到,而且可能更嚴峻,更困難」。

希望政府制定新南向政策時,能未雨綢繆。台塑越南鋼鐵廠建好尚未開工,就被以環保為名罰款,需要繳交5億美元才能開工,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最根本的是,政府只要在台灣既有的基礎上,訂好並統合「產業」、「金融」、「租稅」三大政策,不要各自為政。就能有效吸引國內外投資,發展經濟、永續經營台灣。不必捨近求遠,捧著台灣這個金飯碗,東南西北到處找飯吃。

不必感嘆,人民或企業不配合政府政策。反躬自省,會不會是政府所做,非人民所要,或可能走錯了方向。與其責怪人民無法體會政府的苦心,不如全力創造一個,讓人民心甘情願,全力投入的環境。這才是從政者的責任。

兩岸關係與台灣經濟

「兩岸關係,絕非台灣經濟成長的萬靈丹,但是兩岸關係惡化或不正常,台灣經濟絕對受影響」,去年台灣對大陸有近1千億美金的貿易順差,約合台幣3兆2千億元左右。台灣的經濟發展,脫離不了兩岸關係,更何況還關係著國家安全,與台灣前途。

兩岸除了九二共識,還有很多重要議題

金平了解民進黨全面執政,必然有不同於國民黨的兩岸政策。2012大選前至今,五年來,兩黨面對兩岸,似乎只聚焦在「有沒有九二共識」「承不承認九二共識」的爭議。「九二共識」朝野之間有爭議,但也曾開啟過去兩岸的正面發展,對兩岸關係很重要。這個事實,不容否認。如今影響兩岸諸多重要議題,因大陸堅持九二共識而擱置。僵持不是辦法,執政者當然有義務,結合全台有識之士,共解僵局。解決困境的同時,我們也必須面對,涉及兩岸及台灣未來的重要議題。

變的年代,台灣不能再等待

民國三十八年至今,已經過了六十七年。兩岸之間分立、分治,相互不信任的形勢,至今仍然不變。兩岸之間分立、分治,相互間的實力消長(註二),至今卻已有很大的改變。兩岸之間,由過去你死我活,相互否定的關係,演變到三通、交流、開放的今天。變化之快、之大,讓經歷過反共抗俄年代的我們難以想像。

經過改革開放,引入市場經濟後的中國大陸已不同於文化大革命的大陸。在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不再一黨執政,政黨輪替已成為常態。兩岸的執政當局和社會,都必須重新認識,劇變下的双方。只有充分地認識對方,我們才有能力制定正確的政策,做出正確的選擇。很遺憾「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的常識,一觸及兩岸,就變了調。

彈性應變,確保不變的核心價值

世界在變,台灣在變,大陸更在巨變之中。台灣必須審慎應變,有所變,有所不變。不變的核心價值是:「台灣人民的最大利益和自由文明的生活保障」必須完整確保。政黨的利益,意識型態,絕不能高於人民的利益。可變的是:為確保不變的核心價值,因時、因地,因人可調整的彈性政策。

過往或基於政黨利益,或不同史觀、或個人經歷或政治理念等因素,經常出現片面單向,或固執守舊的觀點,有意或無意忽略了劇變及多變的客觀因素,試圖以主觀論斷並指導兩岸關係,可能誤判卻不自知。誤判下的決策,受害的還是人民。金平試圖提出全面思考影響兩岸關係,也就是:實力、意願、情緒、情感和義利這五大因數。

制定兩岸政策五大因數

一、實力

台灣自己有哪些實力,能夠面對大陸與日俱增的實力所形成的壓力?有,有什麼?怎麼用?沒有,或不足,怎麼辦?硬實力之外,有何軟實力,可以平衡來自大陸的壓力?實力是硬碰硬的問題,因此當政者,要先明白告訴人民,兩岸實力對比的真相,才能訂出相應、適當的兩岸政策。

二、意願

台灣大多數人民,不接受非自願的改變現狀,即使不贊成台獨,但也擔心統一後的不確定變數,朝野主要政黨的兩岸政策,不脫這個前提。

即使被民進黨強烈抨擊為「親中」的馬政府,兩岸政策也是「不統、不獨、不武」與維持現狀。台灣的主流民意是「不統、不獨、不武」。大陸的核心價值是「要統、不獨、備武」,大陸是想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台灣是不想以是否結婚為前提的交往。然双方又非交流不可,怎麼辦?主政者有責任未雨綢繆,制定双方萬一攤牌時的因應對策。

三、情緒

面對大陸,一個台灣,國人有兩種思維,兩種對立的情緒,相互批評,相互否定。不是「親中賣台」「逢中必軟」;就是「台獨禍台」「逢中必反」,毫無交集。國、民兩黨的兩岸政策,尚未出爐與大陸交手,內部已打成一團。

面對台灣,大陸旗幟鮮明,「兩岸同屬一中,堅決反獨促統」。新政府制定兩岸政策,首先要有能力將台灣內部相互否定的情緒,引導走向「兼容並蓄」;找出「求同存異」的最大公約數。才能凝聚最大的力量,面對大陸、迎接挑戰。

四、情感(認同)

台灣人、中國人、中華民族、台灣本土……,在台灣是極複雜的情感認同問題。兩岸是否一家親?台灣人是不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是不是也是中國人?從肯定到否定的強弱排序下的認同光譜,將決定台灣與大陸之間交往的深度,交流的力度,和談判討價還價的獲利程度。

在台灣,這是一個嚴肅且敏感又難解的問題。在大陸,是一個更嚴肅,更敏感的問題。双方均認為嚴肅的問題,不但沒有共識,且有漸行漸遠的趨勢。

政府面對此嚴肅的問題,是以「尊重民意」為名,任其發展?或也必須面對兩岸同文同種,同屬中華文化的事實下,用智慧審慎因應?其間利弊得失,近則影響兩岸互動和互信,遠則影響台灣未來的命運。

五、義利

台灣、大陸,國際強權間的關係,必須取得義與利的平衡,才能制定出有利人民的兩岸政策。我們絕不接受大陸,或國際強權,單方決定台灣的命運。但是國際強權和大陸,為何必須尊重台灣人民的意願呢?其間的核心關鍵就是「利益考量」及「情義的價值」。言利、不言義、利不牢靠。只言義、不言利、不切實際。

試問,今天台灣面臨的現實是「台灣前途,已由中美共管?」或「台灣在中美強權競合中找到出路?」或「不理會大陸和國際強權,自行決定出路?」兩岸不幸發生巨變,基於「義與利」國際強權能為台灣做什麼?我們是否做好,不必依賴國際強權,自我應付兩岸巨變的能力?我們也必須讓國人清楚了解,面對兩岸巨變,國際強權最有可能的選擇是什麼?當最壞的環境可能來臨時,我們準備好因應之道了嗎?

新思維、新方向、新策略

面對新的情勢和變局,必須綜合五大因數,多元多面向式的思維。制定出有效的,可行的,且符合台灣人民利益的兩岸政策。「台獨」、「一中」與「統一」是影響兩岸及台灣未來的三大問題。很遺憾,我們從未真誠地、認真地、理性地面對、討論。佛家有言「面對他、討論他、處理他」最後才能放下他。

過往面對「一中」、「台獨」、「統一」,主觀多於客觀地認定,立場多於務實的討論,攻訐多於理性的溝通。至今不是避而不談,就是各講各話,各持己見。以致兩岸政策不是與時俱進,而是一次輪替,一次折騰。最後以「維持現狀」緩解各方紛爭。民調顯示,絕大多數台灣人民也認同維持現狀。

維持現狀可能安撫、也安全了我們這一代人,能維持多久,暫且不論,但下一代呢?我們固然不必也不能替他們做決定,但我們至少不要交給他們一個難以收拾的兩岸關係吧?!只有面對,才有討論的機會,要有耐性,只要對台灣有利,用再長的時間,都值得。如此才有能力權衡利弊得失,做正確的決定。

政府應帶領台灣人民理性面對「一中」、「台獨」、「統一」的問題,我們才能在變動的時代中,全面考量五大因素,創建永遠可確保台灣人民利益的選擇。這才是考慮今天,更考慮明天的政治家思維。

政治扭曲了台灣人形象

觀光客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台灣人說:「阮台灣人有如水牛,質樸憨厚,肯幹實幹,有機會就拼命做。」世人都說:「台灣人面對困境,不慌亂,務實處理,找活路、創希望。」

證諸民國六、七十年代,外有中共壓力,國際孤立;內無天然資源的環境中,我們開創出「台灣錢淹腳目」的經濟奇蹟。證實了台灣人處事善良、理性、務實、苦幹的形象。

說來遺憾,台灣人這種美好的形象,近二十多年來,只要一碰到兩岸、統獨,省籍、政黨等議題。平時和藹可親的鄰居,慈眉善目的長者、朋友、同事、家人、甚至夫妻,一下子全變了樣,形同陌路,更如仇人,爭吵分裂。

更漸漸衍生出政治上的藍綠對抗。選舉上,藍綠動員對抗為手段,國會殿堂上藍綠惡鬥成常態。藍綠分裂下的台灣人,是政治的台灣人。與生活上真實的台灣人,有很大的落差。台灣人真實的面貌、性格,已被政治扭曲了。

化解藍綠惡鬥,就從面對自己、檢討自己開始

面對藍綠惡鬥的因果,不必急於歸責對方。所有從政者,含我在內,必須承受這份共業。先從面對自己,檢討自己開始,才有機會化解藍綠衝突。不必期待任何人,就從自己做起吧!

日前國民黨同仁霸佔發言台,杯葛林院長施政總質詢,有媒體訪問我,為何沒有衝上台?我是國民黨籍立委,就國會政黨政治運作,我必須與黨團一致行動,但我也必須有所為,有所不為。我當然知道,黨籍同仁,認為過去民進黨可以做,今天國民黨為何不能做,有樣學樣,剛剛好而已。

我不願意看到的事,不忍去做

回應媒體採訪時,我表示:「擔任院長期間,最不願看到,同仁集體霸佔主席台或發言台,或阻擋主席上台等方式進行議事抗爭」。「今天我不能,也不忍去做我不願意看到的事」。

「不論院會或委員會主席被逼不能上台,或以私藏麥克風、自備擴音器等方法,在一片混亂中,做下有爭議的裁決,這都是民主議事的羞辱和遺憾」,有人說,這是民主過渡期的陣痛。「依我經歷,自民國75年至今已陣痛了30年;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我一直認為,主席主持議事絕對中立,委員也尊重主席,是全體同仁維護國會尊嚴最起碼的要求」。

藍綠對峙更惡化,沒有贏家

在野要杯葛癱瘓議事,依議事規則,有的是方法,最近美國參議院民主黨議員墨菲,結合數位議員,依議事規則,在發言台「費力把事拖」(filibuster)超過十四個小時,逼得共和黨同意其表決槍枝管制的議案。或許,這就是成熟與不成熟民主的差別。

我這番由衷之言,只要藍綠惡鬥的心魔不除,我了解,說了也可能是白說,但我仍必須要說。我們真的必須從揚棄,霸佔主席台為手段的議事抗爭,做為停止藍綠惡鬥的第一步。

有霸佔就有衝突。藍綠對峙更惡化,對立更鮮明。過往經驗總結,過程中可能有少數委員成為贏家,但國家社會一定是輸家,輸了國家、社會,有意義嗎?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議,或大陸籍配偶在台取得身分證的年限,乃至於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等相關法案,難道只能進行你死我活的鬥爭,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尊重、包容、接納,就是以溝通代替對決

議會政治就是政黨政治,溝通協商是常態。多數黨更必須耐心對待在野黨。蔡總統當選時說,「謙卑、謙卑、再謙卑」,就是不以多暴寡,願意溝通、溝通、再溝通。當窮盡一切理性溝通,議案仍然無解,再表決也不遲。過去國民黨多數時,我這樣主張,也這樣做。今天民進黨多數,我仍是同樣的態度。

政黨席次是力,論證是理,議會政治就是力與理的平衡,過去國民黨擁有三分之二以上席次,今天民進黨也擁有絕對多數。千萬不要以為多數就可以為所欲為,多數只代表此刻的力量,不代表絕對的真理。

理論上,議會當然是多數決,放眼多數現代民主國家的議事,除涉及人事同意或任命案,當然表決外,大多數議案溝通協調後,以沒有異議的共識決通過為目標。

表決不難,反正贏者全拿,贏了並不代表一切。別忘了政治上,常常是今天得意的勝利,很可能就埋下明日失敗的種子。我一貫主張議事過程要「尊重」;尊重個別委員,各政黨的意見。要「包容」,包容並傾聽相互間的差異。要「接納」,接納協商過程中好的、有效、能解決問題的看法。過程煩雜。然政治無他,耐煩而已。

就以當前在本院審議,政治性極高,針對性極明顯的黨產條例及促轉條例為例,請問林院長,就當前的環境,本案有急迫到非在本會期通過不可的迫切性嗎?

蔡總統初掌政權,林院長剛組閣執政,無論人事佈局,黨政磨合,政策擬定等等,待辦之國政,待解之難題,比審議此條例更重要,更迫切的議案比比皆是。至少社會認為如何穩住兩岸關係、救出口、拚經濟更為首要,更為重要。立法院現在尚有國營事業預算正待審查,兩千多億的新增投資和建設,完全停擺。對當前景氣,更是雪上加霜。朝野搞僵了,經濟怎麼辦?除了急迫性,還要考慮公道。

社會和解的契機在公道

大選前,蔡總統呼籲選民,棄藍綠對抗與政黨惡鬥。在選後大力推動促轉條例。它是一刀雙刃。審議過程和結果,可成為社會和解的契機;反之也會加油添薪,更惡化朝野關係和激起藍綠對抗。金平以為其間的關鍵,在於能否公平看待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執政。威權統治、白色恐怖應受時代的審判;保衛台灣、建設台灣、發展台灣的貢獻,也應受同等的尊重。這才是全民所要的正義和公道,社會和解的契機,也就在公道。

執政黨當然也可以多數強行表決通過,但過程必然慘烈,也會重燃藍綠惡鬥的火種。冤冤相報何時了?立法院未來四年內,還有多少預算案、議案,需朝野協商、合作,難道每次都要焦土抗爭嗎?千萬不要輕視在野黨的小或少,台語說「草仔枝會絆倒人」政黨會輪替,風水也會輪流轉。事緩則圓,尊重、包容、接納、溝通、協商才是正道、王道。

藍綠和解,政黨停止惡鬥,就從立法院審議轉型正義及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做起吧!

藍綠和解,打開困局的鑰匙

政黨會輪替,立法院席次也會改變,我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議事錄都會清楚記載,「當我們認定昨非今是有理,而不是痛改前非,我們就難逃惡鬥的命運。」

當我們不會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堅守是非對錯的價值,就會走上藍綠和解的大道,今後,我們有二個選擇。一是繼續惡鬥不休,藍綠不和解,兩岸更無解,經濟必遭挫折;財政危機加大,政府事事難為;人民陷於匱乏恐懼。何時啟動和解之鑰?!全民拭目以待。

另一條是從行政、立法兩院做起,首先行政院暫緩推動爭議法案。民進黨同仁也不要擺出要打就來,誰怕誰的傲慢心態;國民黨也不要有悲恨的心情,老是想「讓你們也嚐嚐被杯葛偷襲的味道」。努力贏回席次,才是正道。沒有無解的難題,只有無解的心結。

解了心結,一切好討論,即使試盡各種方案,仍無共識,要杯葛、要癱瘓、要表決,凡事照議事規則,輸、贏、勝、敗,大家心服口服。遵守議事規則,就是停止藍綠惡鬥應謹守的分寸。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

各位官員、各位委員、各位女士先生:

從政者的言行,形塑了台灣的政治文化。「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長在我心。尤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更有感受。因此,金平期盼包括我在內的所有從政者大家一起,負起責任,終結藍綠惡鬥,形塑政治文化。重建以「仁」為核心,以和為貴,講道理的新政治文化。讓國家走上正道,讓人民擁有幸福。謝謝大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