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新遊牧世代》為什麼赴海外打工?聽聽畢業生們怎麼說

NOWnews/ 2016.06.30 00:00
記者吳其祐/專題報導

不少學生在畢業後,或進到職場工作一段時間後,會選擇至海外打工度假,究竟他們選擇赴海外打工的理由為何呢?真的如同媒體曾報導過的,只是單純為了賺錢嗎?讓我們來聽聽他們怎麼說。

台灣目前已和澳洲、紐西蘭、日本、韓國、加拿大、德國、英國等14國簽訂打工度假計畫,其中以赴澳大利亞、日本和紐西蘭三國打工的人數最多。值得注意的是,赴美國打工度假不同於其他14國僅限定年齡範圍,還限定要是在學學生或應屆畢業生,並只能在暑期6~9月進行短期打工。

去年剛從高雄餐旅大學航空暨運輸服務管理系畢業的翁筠筑,就選擇在6月一畢業後赴美國打工度假,她提及當初決定至海外打工,是想給自己一段「Gap Year」的時間到國外去邊打工邊旅遊。

▲翁筠筑說,飯店針對VIP客人的房間,會用毛巾摺出天鵝、螃蟹等造型放在床上。(圖/翁筠筑提供)

適逢觀光旺季,翁筠筑到美國後即從事打掃飯店的房務工作,一天工作約10小時,她坦言工作量很大,「但也練就高效率完成事情的功力」。之後她又找了一份餐廳的兼職工作,趁第一份工作休假時再到餐廳打工。她認為這份工作比房務有挑戰性,不只要包辦製作餐點,上手後還要與客人應對接單。

翁筠筑說,在美國打工,除了讓她學到當地工作的管理方式,也學習到對工作的態度,「認真、有效率的完成工作後,剩餘的時間就別再管工作的事,要懂得放鬆自己」。此外,因為有和客人對話的機會,也提升了她的英文能力。她還提到,美國打工簽證在3個月工作結束後,還能有30天的緩衝期,到了10月時,她又以出境再用免簽入境美國的方式,又多待了3個月進行旅遊,總共待了近8個月。

現年25歲的廖廷瑄自政治大學日文系畢業後當完兵,「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就決定至日本打工。他回憶當初在學校因為沒有爭取到赴日本交換的機會,本身又是相關科系出身,所以還是很希望能到當地增進自己所學的語言能力,並直接接觸、親身感受曾在書本上所提及的當地文化、風土民情,他認為「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於是就決定在當兵後申請赴日打工。

▲廖廷瑄(左)至東京長野縣一家滑雪場打工度假,圖為他坐在雪地摩托車上與同事七海(nanami,右)的合照。(圖/廖廷瑄提供)。

赴日後,廖廷瑄一開始是在東京的餐飲業工作,但後來體認到在異鄉應該找份在台灣不易體驗到的工作型態,就決定到東京長野縣以日本人為主的滑雪場工作,這也是令他相當難忘的工作經驗。他認為在滑雪場打工不只能享受滑雪樂趣,還能感受不同的氣候,「很酷又相當吸引人」。他還提及,之前曾聽系上學長姐分享,日本職場的辦公室文化較為壓抑,認為工作越久的人就都是對的,但他在滑雪場工作,卻感受到日本人除了對遊客安全等非常重視和嚴謹之外,工作時較不如日本辦公室般有上對下的感覺,工作氛圍較輕鬆。

廖廷瑄表示,自己赴海外打工是想增進語言能力和體驗日本文化,但他坦言,他所接觸的人當中,「有三成以上是想透過海外打工當跳板,長期留在日本」。

台北醫學大學護理系畢業的林景柔,是在工作一年半後決定赴澳洲打工,現年25歲的她說:「可能大多數人到海外打工是為了體驗,但我是為了想在這裡當護士,才決定先來看看這裡的醫療環境。」

她當初原本是考慮到美國的醫療體系工作,但後來因美國政府開始保護當地人的工作權,所以才轉而選擇同是英語系國家的澳洲,「澳洲網路資訊多、機會也大」。

林景柔在澳洲的第一份工作是到Nursing Home擔任護士助理,她坦言因為語言的溝通障礙,讓她曾被家屬抱怨過,有些挫折,但她也從中體認到面對困難的事要設法去解決它,並對自己有信心,「在這裡遇到的都是新的學習」。

林景柔說,自己最終還是會回到台灣的醫護環境工作,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其實她到澳洲從事護士工作,最終的目標是希望能在學習當地的醫護制度後,將其帶回台灣推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