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高溫 麻疹 觀光

民進黨的「半分鐘」

美麗島電子報/單厚之 2016.06.10 00:00
文章摘要:週一,民進黨在立法院內政委會會通過了《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草案。週三,民進黨召委陳其邁又強勢主導確定議事錄,隨即火速宣布散會,將全案送出委員會。陳其邁笑國民黨不懂議事規則,我們就來看看民進黨的議事規則如何。 本週一,民進黨在立法院內政委會會通過了《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草案。週三,民進黨召委陳其邁又強勢主導確定議事錄,隨即火速宣布散會,將全案送出委員會。

事後,陳其邁在臉書上寫下「國民黨四大致命錯誤」,把國民黨嘲弄了一番,接著就被鄉民在PTT上推爆,奉為「邁神」。媒體的報導也多指責國民黨團對議事不熟悉,所以被民進黨玩弄於掌股之間。

陳其邁的作法,就是台語講的「贏賭又要贏話」。看到民進黨的議事操作,我彷彿回到20年前廖福本還在當國民黨黨鞭的時代,管他什麼叫做議事規則、程序正義,人多打一架,趁亂把東西過了就好。

陳其邁笑國民黨不懂議事規則,我們就來看看民進黨的議事規則如何。

民進黨引用《議事規則》第五十四條,「每次院會之議事錄,於下次院會時,由秘書長宣讀,每屆最後一次院會之議事錄,於散會前宣讀。

前項議事錄,出席委員如認為有錯誤、遺漏時,應以書面提出,由主席逕行處理。」所以認為國民黨沒有提出書面意見,不符規定,主席可以不予受理。

但《立法院各委員會組織法》第二十一條很明確寫到,「各委員會會議,除本法規定者外,得準用立法院組織法、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立法委員行為法及立法院議事規則有關條文之規定。」既然是「準用」,而非「適用」,就表示並非所有《議事規則》的內容,委員會都能比照辦理。最簡單的講,委員會既然沒有「秘書長」,當然就不是「適用」。

事實上,立法院院會用的議事規則,跟委員會用的本來就有差異,而且委員會對議事規則的使用一向很不嚴謹,往往隨著主席的喜好而有不同,立法院委員會的幕僚,也經常放棄專業,隨著主席的意思解釋。這週國民黨的當主席,這個條文這樣解釋;下週換民進黨,解釋的內容又變了。

舉個最明顯的例子,《議事規則》第六十一條:「各種委員會開會時,除出、列席及會務工作人員外,不得進入旁聽。」白紙黑字寫在那裡,有那個主席遵守過?有那個委員會沒有開放旁聽過?(立法院的空間有限,要不要開放旁聽、開放到什麼程度或許需要更多的討論,但既然有這麼多立委不願意遵守這個條文,為何朝野黨團都沒有把該條文廢掉,非要天天違法?)

在劉松藩時代,為了減少在野黨以程序的手段拖延議事,所以立法院的《議事規則》凍結了程序問題、權益問題;一併修改的,就是陳其邁引用的《議事規則》第五十四條,講白了,就是不讓你發言、拖時間;有意見,白紙黑字寫來,直接表決。

但立法院院會跟委員會用的議事規則,其實並不完全相同。

立法院《議事規則》第二十一條明訂,「本院舉行會議時,出席委員不得提出更正議事錄、臨時提案、會議詢問、權宜問題、秩序問題或其他程序之動議,但得以書面為之。」但第五十八條又規定,「各種委員會會議列席委員得就議案發表意見或詢問。但不得提出程序問題及修正動議。」

很清楚的是,委員會的「出席委員」是可以提出程序問題、修正動議、乃至於權益問題、會議詢問、對議事錄的異議,都是委員會非常常見的狀況,但相關的權益,在院會是全部被凍結的;無論從法條的精神上,或實務運作上,議事規則第二十一條在院會排除的每一點,在委員會其實都是完全保留的。

從議事慣例上來看,各委員會以往針對議事錄的作法,也多是委員口頭提出修正意見,委員會無異議就修改;除非委員對於議事錄所載內容有大幅的修正,為求精確起見,會請委員提出精確的修正文字之外,幾乎沒有人像陳其邁這樣玩的。

再退一步說,民進黨口口聲聲要透明、要朝「委員會中心」努力,那自然該讓委員在委員會暢所欲言,哪有限制委員發言權力的道理?

再者,宣讀議事錄的當下,國民黨已經提出程序問題,豈有程序問題未處理、不讓委員發言,就能通過議事錄的?

最後,陳其邁要通過議事錄的時候,國民黨團已經表達異議,即便《議事規則》有疑義好了,總要表決吧?議事錄的處理,不是只有通過、不通過兩種結果,還有人數不足、無法處理之類的很多選項。有人反對,居然不用表決,都主席說了算?那還談什麼國會改革?

我承認國民黨很笨,笨在當場去寫那一張書面異議,積非成是,把陳其邁的錯變成對了。我也贊成國民黨黨產必須清理,但缺乏程序正義,就跟廖福本時代、半分鐘,或是以前國民黨常玩的準備兩支麥克風,主席站在議場門口宣讀提案,並沒有什麼兩樣。

民進黨以前總是罵國民黨在程序委員會擋案,把國會多數黨的排案權否定到一塌糊塗。結果換成民進黨上台之後,程序委員會是真的不擋案了,但排案卻變得一塌糊塗、亂七八糟。

民進黨在院會已經至少兩次,把國民黨「要求瘦肉精美豬不得進口的提案」交付經濟委員會審查。交付經濟委員會,而不交付更合理的衛環委員會的原因是,經濟委員會的兩席召委都是民進黨,絕對不會排案審查,可以達到「付委不審查」的結果,但交付衛環委員會,國民黨的召委會排案。

這種為了不違背以前胡說八道,而犧牲委員會專業的作法,比胡說八道更糟。

另一方面,為了兌現不擋案的承諾,立法院院會現在經常花了很多時間討論「一般議案」,內容多半是要求某某部會研議某特定事項(例如研議醫生納入健保)、或是抗議日本扣我漁船等等。這些對政府毫無約束力、純粹表態的案子,文章作得都很好看,但對國家一點幫助都沒有。

民進黨今天在立法院是絕對多數,有本錢用最合理、合程序的方式,在院會、委員會,封殺國民黨的每一個提案。但無論從院會和內政委員會的操作來看,民進黨立法委員們都已經出現疲態,想要跟張慶忠、廖福本一樣選比較輕鬆的「偷吃步」,即便有瑕疵、留下罵名也在所不惜。

「細漢偷挽瓠,大漢偷牽牛」。民進黨的「半分鐘」,正在不斷的發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