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520,總統的英雄塚

美麗島電子報/黃光芹 2016.05.20 00:00
文章摘要:馬英九在卸任前,早就在內湖找好辦公室。他不再是20年前那個小馬哥,反有可能步上兩位總統的後塵。因此,5月19日那天,他離開總統府的背影映入眼簾,雖然令人印象深刻,卻也格外的沉重。 2000、2008、2016年,三次520新任總統就職大典,猶如政治陰陽界,終結掉三任總統的權力。

李登輝在1988年1月13日依法繼任總統,此後,他總共歷經兩次520,分別是1990年和1996年,均是連任,這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場面,直到2000年520才由陳水扁終結。

每位總統到執政最後一天,都還緊抓住權力不放。蔣經國晚年仍寄望榮總發明新藥讓他多活幾年;而李登輝在連戰出版「連戰風雲」一書時雷霆大發,充分展現:「我還是總統!」因此,在2000年陳水扁宣誓就職的前幾分鐘,李登輝還不斷對他耳提面命。

總統就職的流程十分繁瑣而冗長,以蔡英文來說,典禮從9點開始,光在府內就要轉三個廳、通過七道流程。第一個程序是,馬英九和吳敦義夫婦要先抵達會場,迎接蔡英文和陳建仁進場,在眼睜睜看著蔡英文、陳建仁宣誓就職、接受正、副總統印信後,才由新任正、副總統將他們送出總統府。

李登輝跟阿扁咬耳朵,要他在上任之後,不能動兩根柱子,分別是「國統綱領」和「中華民國憲法」。2008年的520,馬英九與陳水扁談笑風生一起走出總統府,陳水扁當時熱絡地跟馬英九說:「以後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我願意提供協助。」沒想到,他前腳才走出總統府,下午就被列貪汙被告;3個月不到,就被限制出境;11月12日,遭到收押禁見,成為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鋃鐺入獄的前總統。

馬英九、李登輝卸任後,也遭到司法追殺。在刑事豁免權的保護傘被拿掉之後,馬英九得面對24宗官司,除了民進黨告發的九大案之外,連同他在台北市長和法務部長任內的特別費案,也將一併遭到續追,前第一夫人周美青和官邸小狗馬小九,也難逃訴究。

李登輝卸任總統時已77歲,卻依然司法纏身,前國安局長殷宗文、國民黨大掌櫃劉泰英,緊咬他不放。最後,李登輝因「國安密帳(鞏案)」被起訴,二審時全身而退;至於「新瑞都案」,則曾進法庭,與劉泰英對質。

劉泰英入獄後,在法庭上供出不少內幕,除了透露「民生建設基金」被挪用作為選舉,還爆料歷次選舉經費,在動用前,都須經過主席同意,單憑一紙借條,就可取走幾百萬、甚至上億元。事後,只要拿著領據跟主席報告,就算完成核銷程序。最後在李登輝面前將紙條撕毀,既無帳本,也死無對證。

除了司法追殺外,前後任總統也互相殘殺。陳水扁在與李登輝結束蜜月期後,於2002年3月12日前往榮總探視老李病情,突然掏出一張紙條,暗示他已掌握前總統洗錢海外兩個人頭帳戶。此事到2008年9月還有後續發展。扁家弊案東窗事發,陳水扁委由嫡系子弟兵高志鵬召開記者會,指控前總統李登輝自1995年起,即透過劉泰英,陸續將5000多萬美金(折合新台幣將近20億元),以陳國勝、李忠仁、陳瑞珍和陳鍾勉4人名義匯往海外。

陳水扁在獄中也爆料,李登輝在國民黨主席任內,核示以88億元出售中廣土地給宏盛集團,造成國民黨損失30億元。其中2.9億元,被匯回台綜院,當成回饋金。

馬英九進駐總統府後第一件事,就是根據文號和電腦檔案,清查正、副總統和三位正、副秘書長辦公室公文歸檔情形,結果查出有3萬6292件公文未取號或歸檔管理,其中有365件為國家機密文書,因此將陳水扁函送法辦。

李登輝和後兩位總統,在告別權力的前後,均面臨眾叛親離的場面。宋楚瑜在凍省後,率先離開李登輝;連戰敗選後,即與李登輝翻臉,逼他辭去黨主席;蘇志誠卸任後,在2001年8月前往東雲紡織擔任董事長,但仍掛名台綜院無給職行政副院長,卻與昔日老闆漸行漸遠,要看電視才知道他在做甚麼。當「國策會」成立、人馬進駐台綜院,他就拎著包包走人。

陳水扁的幾位核心幕僚,沒一個有好下場。馬永成從看守所出來,長達1年,均處於自閉狀態,體重驟降為54公斤,還得了「厭食症」。要不是最高刑期只有20年,否則他幾大案判下來,至少得關39年,人生幾近全毀。

接馬永成出任總統辦公室主任的林德訓,這一次在520當天,亦步亦趨出現在新總統的身旁。2008年,他在押進看守所後,一度有輕生的念頭;回來後頭兩年,睡到半夜都會驚醒,得靠安眠和鎮定劑入睡。跟隨阿扁,是他出社會以來,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工作,連另一半,都是吳淑珍撮合。他曾在開庭時巧遇吳淑珍,兩年不見,聽扁嫂問他:「你還好嗎?」竟然答不出話來。

馬英九身邊的重臣金溥聰、王卓鈞,更是在他還沒走出總統前,就離他而去;檢察總長黃世銘更是因洩密案中箭落馬。

每位總統卸任後,都會成立辦公室,圖謀再起;然而,再次翻攪政治的結果,反而成為政治的亂源;再不然,則成為敵對陣營的提款機,被冠以「李維拉」、「扁維拉」和「馬維拉」的稱號。

馬英九在卸任前,早就在內湖找好辦公室。他不再是20年前那個小馬哥,反有可能步上兩位總統的後塵。因此,5月19日那天,他離開總統府的背影映入眼簾,雖然令人印象深刻,卻也格外的沉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