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發基金何以成為政商巨賈的禁臠?

美麗島電子報/黃光芹 2016.05.06 00:00
文章摘要:為免日後繼續自失立場,成為眾矢之的,國發基金應在提升創新產業的同時,正視以下幾個問題。 當去年11月,行政院國發基金決定挹注電動機車Gogoro公司10億元的消息曝光後,立刻引起市場騷動。這家由宏達電前創意長陸學森創辦的公司,除了有王雪紅出手相助,其實幕後主要的金主是尹衍樑。既然背後有財團撐腰,政府何以要當凱子,進行一場豪賭?

目前電動機車市場,以「中華汽車」為大,全台市占率逾七成,總經理劉興臺受訪時指出,公司燒錢燒了9億多,至今尚未回本。因為消費者覺得,電動車容易壞、又怕出門沒電,所以推廣難度很高。未來,光是耗在營運必須的電池與電池交換站,Gogoro恐怕足以將資本額燒光。據此,國發基金有甚麼理由,拿納稅人的錢,走進賭場?

國發基金由四大基金(中華郵儲和退撫、新舊制勞退、勞保基金)組成,卻是十足的黑箱。筆者透過立委調閱相關資料,中華郵儲根本拒絕、退撫基金則推拖拉;至於勞退、勞保基金,雖有提供資料,卻也拿前十大個股虛應故事。

前國民黨主席李登輝最近緊咬繼任者連戰,在黨主席期間,絲毫不避嫌,以黨產投資女婿陳弘元與家臣徐立德的三家公司,總計蝕黨產5.5億元。殊不知,國發基金亦成連家禁臠。

根據2011年3月31日國發基金所列的投資創投事業明細得知,國發基金所占持股7.47%的「中科創投」,旗下「中科管理顧問公司」,資金規模為10億元,最大股東為連戰長女連惠心,持股比例為99.5%。當初國發基金大筆投資的公司,早就已經解散。

在國發基金豢養的公司當中,以徐立德的創投公司為大宗,有大華、惠華、誠宇、冠華等4家,持股比例分別為14.65%、15.63%、2.5%、20%;至於浩鼎十大股東之一的「永豐商銀託管薩摩亞全球策略公司」前身「英屬蓋曼群島商全球策略管理公司」負責人楊世緘,也以「環訊創投」、「全球策略」為名,取得國發基金11.1%、19.35%的持股。國發基金信誓旦旦對外聲稱,並未投資浩鼎,其實難脫間接投資的關係。

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也獲得國發基金的加持,他的育華和富華兩家創投公司,分別取得國發基金15.63%和20%的高持股。

國發基金近年來投資生技業蔚為風尚,直接投資生技公司14家、專案投資3家、投資創投12家。其中「生華創投」負責人為胡定吾,國發基金持股比例為24%;而前中鋼總經理鄒若齊的台安生技,也獲得國發基金專案補助。

至於最受矚目、也頗具爭議性者,乃為中裕新藥(前宇昌公司),國發基金共持股4萬多張、比例高達兩成。聯結上述國發基金挹注Gogoro,以及國發基金間接投資浩鼎,再加上中裕,則尹衍樑儼然成為國發基金內的新勢力。

前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在2008年6月辭去宇昌公司董事長一職,家族企業「潔生公司」同時將「台懋生技」(宇昌大股東)持股,於2009年2月12日全數賣給潤泰集團,但國發基金早已投入4.01億元銀彈。之後,台懋生技更名為「合一生技」,現在是中裕新藥的第二大股東,代表人為中天生技的董事長路孔明。

蔡英文過去以司法判決作為「宇昌案」的擋箭牌,完全避談監察院曾針對國發基金未經行政院專案核准即投資宇昌,且投資範圍改變亦未陳報首長等疏失,糾正過行政院和經建會。核心問題出在,當時行政院長蘇貞昌在第一份公文中要求,國發基金必須在第三期進場,但政務委員兼國發基金管委會主委何美玥,卻跳過蘇貞昌,將第二份公文直接交由蔡英文改批定,並以phase 2B等字眼瞞天過海,致令國發基金提前在第二期進場。當時負責主談的中研院長翁啟惠曾經誇口,將在2010年以前完成第三期的臨床實驗,但至今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就這麼一直卡在第二期,一卡卡了10年。國發基金的數億元,也就這麼丟進大海。

為了炒作股價,中裕新藥經常對外放假消息,曾謊稱美國FDA核准中裕愛滋新藥上市,還蔡英文一個公道。事實上,查遍FDA對TNB-355藥的核准,不過通過中裕變相提出的30人臨床實驗計畫。中裕新藥對外沒說的是,第二期必須的實驗人口數是300人,30人相差甚遠。相較之下,美國的TMB -202早已進入第三期,中裕進度嚴重落後,拿甚麼跟人家競爭?再者,未來即使研發成功,市場不過是20萬病患的小眾,況且4個禮拜之後即有抗藥性,中裕新藥應對廣大股民說明。

政府因為投了大錢,所以派了兩名公法人進駐中裕新藥,其一是中研院的分子生物研究所博士黃昭蓮,她的專業並未發揮;而台大生化分生所教授周綠蘋,既是國發基金董事,又身兼中裕新藥董事,一手管錢、一手撥款,不僅球員兼裁判,還涉及利益衝突。

浩鼎案爆發後,國發基金委員會依舊聲明力挺生技業,不僅將繼續投資、還將擴大投資,其手中握有的3600億元資金,經作為生技業的後盾。國發基金之所以這麼財大氣粗,完全無視於浩鼎與中裕均為有市值、無產值的公司,(以中裕新藥為例,從一開始就虧損,直至2015年,帳面虧損也有4.7億元),卻還要繼續燒錢下去,實則因為多年與財團共同炒股,獲得暴利,食髓知味所致。

為免日後繼續自失立場,成為眾矢之的,國發基金應在提升創新產業的同時,正視以下幾個問題。第一,避免重蹈宇昌案覆轍,令生技公司申請國發基金,比青輔會主辦青創貸款還容易。當時宇昌生技前身「台懋蛋白」想兵分二路申請國發基金,國發基金亦輕易撥款8.75億元給「台懋生技創投公司」,隨後又行撤銷。經查,這些以「台懋」為名的公司群,從來沒有完成合法登記,就提前想要募資。

第二,生技業已淪為「生技幫」所把持。尹衍樑旗下公司浩鼎,由張念慈負責;張的弟弟張念原,則為中裕新藥的董事;張太太翟台茜則掛名潤雅董事長。在財團方面,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與張念慈是大學同學,因此投資潤雅,與富邦集團同是醣基生醫、鑽石生技公司的大股東。另外,富邦則為浩鼎的前十大股東。

啟人疑竇者還包括:由路孔明擔任董事長的欣耀生醫,竟然與協和新藥、三鼎生技,都設在同一個地址,未來國發基金若要投資,能不審慎嗎?

第三,莫獨厚財團型企業,資金也必須分散,以免產生排擠效應。

【圖片為資料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