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基本工資 殭屍基因 花蓮

太平島可以成為蔡英文利多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6.03.31 00:00
文章摘要:對新政府來說,太平島未必只會帶來頭痛,也可能帶來利多。延續馬英九的「登島護主權」行動,將有助於新政府穩住兩岸關係;提升太平島成為「南海和平之島」,將有助於新政府拓展台灣的南海角色。二者並行不悖,將可讓兩岸政策與新南向政策找到更多交集。 3月30日雙英會,蔡英文和馬英九兩人,儘管看似行禮如儀、交鋒不多,但在太平島議題上卻有頗具深意的交流。馬首先向蔡喊冤,澄清「在太平島議題上,並沒有和中國大陸合作」,還語帶抱怨表示「希望民進黨在太平島議題上不能缺席」;蔡立刻提醒馬不要「誤判民進黨立場」,表示「其他立委可能有不同看法,但民進黨立場應以黨中央為主」。

馬英九澄清自己的登島行動,是為了凸顯國家主權,與中國大陸無關;蔡英文澄清民進黨堅持太平島主權,部分立委的放棄太平島言論或批評馬英九的登島行動,不能代表民進黨。不管是哪一方的澄清,都顯示國、民兩黨的太平島立場和政策,其實距離不遠。

3月23日,馬英九總統首度大陣仗邀請十家外媒親登太平島,試圖凸顯中華民國的南海主權,澄清太平島的國際法地位,駁斥菲律賓在南海問題國際仲裁案指稱的「太平島並非島嶼」說法。

馬英九的高調演出,明顯是延續今年1月28日的首度登島行動,當時美國在台辦事處AIT發言人游詩雅(Sonia Urbom)和國務院副發言人唐納(Mark Toner)都曾公開表示「感到失望」,還說「此行動不但極無助益,也無法為南海紛爭的和平解決做出貢獻」,敦促台灣及所有聲索國採取降低緊張情勢的舉措。民進黨中國部主任趙天麟當時也批評馬「在中美、乃至東南亞在南海議題如此敏感、衝突一觸即發之際,台灣國際地位再怎麼艱困,也要考量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對於馬總統登太平島,趙表示「民進黨不接受,予以譴責」。

耐人尋味的是,民進黨隨後立刻發表更正聲明,澄清趙發言只是「立委個人看法」,民進黨立場「以蔡主席發言為準」,表示「民進黨的立場一向都很清楚,也就是堅持南海主權,確保航行自由」,並主張「相關爭議應該根據國際法和海洋法公約,以和平方式處理」。

這次3月23日馬邀請外媒登島,美國CNN主持人阿嫚普(Christiane Amanpour)專訪馬英九,也沒給馬好臉色,直接挑明不管是美國、菲律賓、越南都批評馬的登島之舉,當面問馬「您是挑釁呢?還是按照中國的吩咐才去做的?」還影射馬是為了向中國示好,「因為只有中國沒有批評這項舉動」。

針對美國質疑兩岸聯手的政治動機,馬並未回應,只重申「我們要讓全世界了解事實真相」、「這是第一次把南沙群島唯一有淡水的島完全公開」,強調太平島是「島嶼」,不是「岩礁」,「不但有充分淡水,能夠耕作農產品,也有經濟生活」,同時表示「中華民國自1956年開始在島上駐軍,我們有效統治太平島已經60年」。

馬英九不惜得罪美國、強勢捍衛太平島和南海主權的登島行動,民進黨儘管並未公開肯定,但也小心管控反應言論,並未跟進美國做出強烈質疑。第一次1月28日馬首度登島,民進黨糾正趙天麟發言,跟進堅持南海主權,強調依循國際法與海洋法公約和平處理相關爭議;第二次3月23日馬邀請外媒登島,民進黨發言人王閔生針對媒體詢問蔡是否願意和馬一起登上太平島,只低調表示「沒有這樣的計劃」,並未質疑登島行動。換句話說,儘管兩黨存有統獨分歧,但對於太平島的立場和政策,其實頗有交集。

畢竟,準總統蔡英文並不想捲入南海主權爭議,認為台灣夾處在美、中兩大國之間,未來民進黨政府既要維持穩定的兩岸關係,又要維繫與美、日關係,並沒有必要在南海議題上一面倒選邊。基於這種「不選邊、不惹事」的保守中道立場,蔡英文至今只強調台灣擁有太平島主權,並未對頗有國際爭議的「十一段線」南海海域主權做出表態。2015年11月,蔡曾呼籲「我們反對挑起緊張行為,支持航行及飛越自由」。2016年1月16日大選當晚,蔡重申「我們希望南海問題能夠和平解決」,二者都和「積極溝通、不搞對抗」的兩岸路線相符。

這種避免刺激周邊國家緊張、不隨美國單方起舞、盡量尋求美中兩大國諒解的多贏策略,正是蔡英文南海政策的基調。例如針對3月23日馬英九登島,蔡雖未積極參與,但也樂見總統凸顯太平島主權;但針對3月29日親民黨團要求針對南海主權做出決議,將「中華民國對南沙群島及其周遭海域享有國際法上之權利,任何國家無論以任何理由或方式予以主張、佔據、或任何國際仲裁之片面決定,中華民國政府一概不予承認」聲明徑付二讀,民進黨就提議交付朝野協商1個月,認為上述主權宣示太過強烈,恐將刺激南海周邊情勢,未必有利台灣。

問題是,隨著美國重返亞洲日益浮上檯面,美中兩大強權的軍事抗衡增溫,美國拉攏南海周邊國家菲律賓、日本、甚至越南加入同盟的力度也越來越大,最缺乏國際地位和存在感的台灣,如果只有「不選邊、不惹事」,始終沒有積極作為,最後很可能會對南海議題完全失去國際話語權。

誠如3月4日美國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所言,在國際仲裁法庭對菲律賓控訴中國一事做出裁決之前,蔡英文在南海的挑戰還不會浮出檯面,但台灣早晚要面對南海仲裁的挑戰,「因為台灣的海洋法主張與北京類似,這個仲裁決定不僅對北京,對蔡政府也將產生重大影響」。中研院南海專家宋燕輝也警告說,南海仲裁案在今年5-6月出爐,對蔡政府可能將是「第一個外交危機」,「台灣必須把穩立場,絕對不能盲目附和美國主張,自我否定『十一段線』的歷史依據,否則台灣勢將有嚴重的後果」。

就此而言,蔡英文總統上任之後,即使能夠穩住「維持南海現狀」策略,仍有必要對太平島採取積極佈局。為了穩住兩岸關係,新政府可延續「登島護主權」行動,如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郭憲綱所言:「如果蔡英文上任之後能登島宣示主權,站在中國大陸立場,只要能維護中華民族整體利益和主權,無論藍綠,都認為值得肯定;北京在這方面將會實事求是,對事不對人」。

更重要的是,新政府可進一步將太平島提升為「南海和平之島」。為了化解南海仲裁危機,孔傑榮教授曾建議台灣「將太平島變成一個和平解決東亞糾紛的中心,成為舉辦相關國際會議、開展聯合研究項目和持續多邊討論和談判的場所」。蔡英文可藉此向全世界展示,「台灣對太平島公開且和平的利用,與北京建造人工島嶼背後明顯的軍事意圖,形成鮮明對比」。他還認為「台灣採取主動姿態,也有助於結束外交孤立,有利於在東亞地區發揮更加活躍的角色」。

總之,對新政府來說,太平島未必只會帶來頭痛,也可能帶來利多。延續馬英九的「登島護主權」行動,將有助於新政府穩住兩岸關係;提升太平島成為「南海和平之島」,將有助於新政府拓展台灣的南海角色。二者並行不悖,將可讓兩岸政策與新南向政策找到更多交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