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TPP生存戰 擋不住的紡織業出走潮

中央商情網/ 2016.03.12 00:00
加入TPP

台灣準備好了嗎?專題報導之四(中央社記者邱柏勝台北2016年3月12日電)新北市的新莊、樹林,一路延伸至桃園,僅20餘公里的路程,是北台灣最重要的紡織產業廊帶,在這個未經規劃的「不成文」工業區內,小型紡織工廠林立,抽絲、紡紗、染整、成衣「一條龍」一次搞定,是許多國際知名品牌服飾新品的生產地。

然而,在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完成談判後,這個被稱作「紡織矽谷」的產業聚落,將面臨產業外移、人才外流的強烈挑戰,「首當其衝的,就是以外銷美國為主力的抽絲廠、紡紗廠會整個搬走,將影響台灣紡織業4萬多從業人員的生計。」紡拓會秘書長黃偉基說。

「從紗開始」原則 不加入就等著被課重稅

TPP針對紡織業要求「yarn forward(從紗開始)」的原產地認證原則,明定成衣中最主要的原料,必須來自TPP成員國,才可享有優惠關稅,TPP成員國越南自然成為台灣紡織業者競相投資的首選,黃偉基表示,「只要有一家去,其他家就不得不去,因為一差就差了30%」。

這50年來,台灣紡織業最主要出口市場是美國,黃偉基指出,目前成衣出口到美國的稅率,約在28%至32%,「但TPP生效後,越南生產的紡織品出口到美國,關稅將逐漸降到零。」業者考量競爭力,不得不赴越南設廠,「遠東集團投資了新台幣上百億元,台塑在越南也有相當完整的產業鏈」。

不只如此,紡織股股王儒鴻、股后聚陽已計畫在越南擴廠,台灣紡織業前仆後繼到越南投資,「越南幫」的成員和規模,愈來愈大。

然而,根據紡拓會資料,目前國內上市櫃紗線廠中,仍有宏益、力麗、力鵬、聯發、集盛、宜進等,尚未布局越南,而布料廠僅得力開始在越南布局。一旦TPP生效,未來台灣布料輸出到越南的經營模式,恐怕不太通順,或多或少將面臨關稅障礙。

出走不只考量關稅 而是為了生存

台灣最大針織布一條龍整合廠、知名運動品牌愛迪達(Adidas)亞洲區最大供應商旭榮集團,也早在越南設成衣廠和布廠,著眼的不僅是越南8千多萬的人口紅利,而是TPP生效後,包含美、日在內的高端消費市場。

「我們不像電子產業是寵兒,紡織業生命之所以能延續至今,甚至在景氣蕭條時逆勢成長,靠的就是向外擴張。」旭榮集團國際行銷部副總經理吳仁孝談及紡織業者的「自立自強」時,露出引以為傲的神情。

但越南前年發生排華運動,不少在越南的台商損失慘重,甚至有人倉皇回台,如今台商進軍越南不減反增,吳仁孝解釋,這一切都是為了「生存」,「如果有機會加入(TPP),我們就不用一窩蜂跑去越南設廠了。」

「這是時不我予」台灣區製衣工業同業公會秘書長駱春梅認為,台灣難以加入TPP,一方面是國際政治現實,在中國壓力下,即使TPP由美、日主導,仍難確保台灣能獲得所有成員國同意加入;另一方面是國內反對聲浪,服貿仍躺在立法院,貨貿談判尚無共識,國內還有很多反對貿易自由化的聲音,加上美國若願意支持台灣,或許必須以美豬進口作為代價。」這也將引起國內強烈反彈。

「無法出去的業者,只能自求多福」駱春梅坦言,紡織成衣業屬勞力密集產業,多數業者早已赴中國與東南亞等人口紅利多、薪資水準低的國家設廠,根留台灣的業者基本上是咬牙苦撐,若台灣無緣加入TPP,在國際市場上將面臨關稅壁壘,勢必遭邊緣化。

加入TPP,台灣紡織業將如虎添翼

吳仁孝表示,紡織業者雖積極前往越南布局,但對台灣加入TPP仍抱深切期待,「我們也希望將關鍵技術留在台灣。」他指出,台灣紡織業目前優勢,在於面料的研發、設計與生產管理等關鍵技術,「台灣紡織技術至少領先大陸業者5年,甚至稱得上領先全球」。

然而,企業遠走他鄉,到海外打拚,除了要考量語言、文化問題,當地政府的法規是否透明、是否對外資友善,都將成為企業的經營風險以及額外成本。吳仁孝說,台灣擁有相對穩定的政經環境,「高科技門檻的核心技術,當然要留在台灣」。因此,台灣若能加入TPP,對紡織業者仍相當有利。

駱春梅認為,台灣加入TPP,對紡織業者來說將多了更多選擇機會,著眼全球市場的業者,可將總部與研發中心根留台灣,但生產、販售的營運,則採全球布局;力守台灣市場、無意出走的業者,則能避免競爭力流失,也能規避進軍海外的不確定風險,「畢竟人親土親,在台灣發展相對踏實很多」。

駱春梅也建議,政府除了爭取加入TPP第二輪談判外,也應積極建立「MIT」國家品牌形象,輔導業者進行轉型,「若能做到這樣,台灣的紡織成衣業,將前景可期」。

紡織業積極打「世界盃」,強化海外布局已成趨勢,但台灣能否加入TPP,攸關紡織業的核心競爭力,更是台灣經濟發展的關鍵一戰。究竟紡織業會「立足台灣、放眼全球」,還是「產業外移、連根拔起」,考驗政府的智慧與決心。1050312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