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一胎化效應 陸年輕夫妻趕場吃年夜飯

中央社/ 2016.02.07 00:00
大陸回家過年專題之三(中央社記者邱國強台北7日電)中國大陸超過35年的一胎化政策終於結束,雖然有效紓解人口壓力,卻讓許多年輕人單薄到沒有兄弟姐妹。一到過年,甚至出現年輕夫妻得在婆家及娘家之間,趕場吃年夜飯的窘境。

沒別的原因,就是因為許多「80後」、「90後」的大陸年輕夫妻都是獨生子女。去婆家吃年夜飯,娘家的年夜飯就冷清;要是去娘家吃年夜飯,就換婆家的年夜飯冷清了。

在大陸,每年為了如何安排時間趕場吃年夜飯的年輕夫妻,說起來,還不在少數;同樣的,兒子或女兒一旦沒回家,四眼對望孤單地吃年夜飯的中老年夫妻,也就跟著不少。

住在北京的老劉,今年62歲,和妻子一結婚就趕上了「一胎化政策」開始實施,而且正是風聲鶴唳、嚴格執行的初期階段。因此,他膝下就只有一個兒子,在中關村工作,收入不錯,且5年前結了婚,讓老劉在60歲那年,抱了個小孫女。

老劉說,兒媳婦也是北京人,但他住城北、親家住城南。兒子結婚5年,第1年的年夜飯,小倆口匆匆忙忙吃沒多久就起身走人,因為要趕到娘家陪岳父母吃年夜飯。否則,岳父母的年夜飯就得孤零零地下嚥了,「兒媳婦不忍心哪」。

「我兒子、兒媳婦吃頓年夜飯,就跟足球賽似的,還得分上下半場」,老劉無奈地說。

老劉說,接下來的4年,兒子曾提議採「輪流制」。也就是,這一年接岳父母到家裡來吃年夜飯,下一年把父母接到岳父母家吃年夜飯。結果,妻子反對,親家母也不贊成,因為她們都有「年夜飯怎能到別人家吃」的心理障礙。

在大陸,除夕夜家裡擺上豐盛的年夜飯,仍是根深蒂固的傳統,到飯店、餐廳去吃年夜飯的風氣,並不像台灣般風行。況且,大陸大城市裡的飯店廚師們,過年絕大多數都回老家過年了,很難找得到人做年夜飯。

於是,第2年的農曆除夕,老劉的兒子、兒媳婦選在中午和他吃團圓飯,晚上則到岳父母家吃年夜飯;第3年則反過來,中午在娘家吃,晚上在婆家吃。但是,老劉的妻子和親家母,還是有點意見。

老劉說,雖然這樣「公平」,但晚上的那頓年夜飯,「地位」還是高過中午的團圓飯。而年夜飯輪空的一家,老夫婦還是得孤單地吃下兒女不在身邊的年夜飯,「心裡還是不好受呀」。

去飯店不方便,分成午場、晚場又讓長輩不高興,接對方父母來吃年夜飯又不可行。於是,第4、第5年的年夜飯,小倆口又恢復了「上下半場」的舊制,

「你說,像不像足球賽,上下半場換邊踢球」?老劉說,小倆口邊吃年夜飯邊看手錶,有時還會接到親家打來詢問「什麼時候過來」的電話,讓他這個做長輩的,也覺得左右為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