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6部新春電影 求2016年平安又圓滿

滔客/ 2016.02.07 00:00
農曆過年期間除了初一吃飯、初二吃飯、初三再吃飯之外,看電影肯定是闔家如意的選擇。除了眾多賀歲片、博弈片、重播片……這些大家年節期間熟知、台詞都會背、打開電視就出現的出席常勝軍之外,在此推薦六部在劇情上與「農曆春節」有相當程度關係的華語電影,讓各位天天過好年。《智取威虎山》(The Taking of Tiger Mountain, 2014):革命也過年描述1946年冬天,偵察員楊子榮潛入威虎山,歷經重重困難贏得了惡匪座山雕的信任後,與共軍戰友們裡應外合,除夕夜裡,砲轟威虎山,徹底瓦解土匪勢力。文革時期《智取威虎山》這部中國著名樣板戲,因政治因素對史實大力扭曲,文革過後便不再為人稱道。然而多年後,這個重拍版本卻以一種緬懷歷史、戰爭英雄片之姿重現江湖。導演徐克延續原先樣板戲的模子,注入些許武俠的靈魂。憑著快節奏的感官調度,將原先呈現人物非黑即白、情節洗腦八股的文革戲,得以換出一套強烈、刺激的戰爭英雄片。也以開頭、結尾兩段現代時空的學子回家吃年夜飯,建立出歷史與現代一個團圓、緬懷的連結。觀眾除了能欣賞到愛國熱血之外,更能體會中國那股濃到令人讚嘆的人情味兒。《甜蜜蜜》(Comrades: Almost a Love Story, 1996):打工也過年1986年,黎小軍在速食店與同樣從大陸到港討生活的李翹結識後,他們都喜歡鄧麗君,兩人在交往的過程中生出了真愛。直到他們發現對方都不是自己來香港的理想,於是他們分手了。兩人1995年在紐約唐人街再次相遇,一起聽著鄧麗君去世的消息,一起懷念這位他們喜歡的歌手。導演陳可辛帶出張曼玉和黎明在這部愛情電影的經典片段:除夕夜裡,兩人一同賣著鄧麗君的音樂帶。抱持著在香港肯苦幹就能成功的李翹,砸大錢買貨結果攤子慘賠,心情就像除夕當晚的大雨,最後只能喝著黎小軍買的熱維他奶,回到黎小軍家裡吃餛飩湯。屋外雨停了到底要不要走?導演藉此劇情,細膩地處理出兩人裝作不在意,但內心卻渴望的眼神情緒交流。隔天裝作沒事地互道新年吉祥話,當然,旁觀的觀眾最知曉。《榴槤飄飄》(Durian Durian, 2000):朋友也過年一名黑龍江女子小燕前往香港紅燈區賣淫,意外在患難中認識逾期居留的小妹阿芬。不久小燕賺錢後返鄉買房,想刻意忘卻自己的這段過去。過年的前幾天,忽然寄來一個散發惡臭的新年禮物,原來是後來被遣返深圳的小妹阿芬寄來的榴槤。香港導演陳果的「妓女三部曲」之一。以相當簡單、寫實的鏡頭,在電影上半部真實呈現出在外生活的不容易與不公平。然而下半部回到中國東北後,則一轉呈現截然不同文化思想和人文氣氛,情景更加粗放,甚至有點可笑,卻相當溫暖。榴槤,東南亞特有的「水果之王」成為片中情感交換的焦點,甚至也是導演比喻「北方從來沒有、以後也不會有」的一個象徵。最後,小燕在春節聯歡會唱著京劇《天女散花》,他們都回到了自己真正的家。《天下無賊》(A World Without Thieves, 2004):傻瓜也過年單純樸素的打工孤兒傻根,一個在外打拚多年的孩子,身懷鉅款準備回老鄉過年、娶妻,卻認為天下無賊,甚至在火車站嚷嚷:自己帶了六萬塊。剛好被王博、王麗這對鴛鴦賊聽見,不巧也被經驗老道的黎叔與他的竊盜集團給撞見。他們各各身懷絕技,各憑本事想得到傻根的這六萬塊。擅長拍攝商業電影的馮小剛,從傻根傻呼呼地問著年齡、存款、想過年成家開始,在列車上並用了些許畫面特效與配樂基調,就塑造出了一個浪漫、天真,也帶有點不切實際的商業童話故事。俗話說盜亦有道,當各角色間鬥智鬥力的同時,觀眾不僅隨著傻根的得失感到緊張,更會同王博假髮落下說「我重新做人」後,認可這位賊一反常知地幫助傻根的心境。多希望人能永遠都活在天下無賊的平安夢裡。過年除了小心提防人多之處,也是個人悄悄改頭換面的好時節。《人在囧途》(Lost on Journey, 2010):大老闆小員工也過年春節前夕,由於三聚氰胺事件,牛奶廠沒錢支付工錢,憨厚工人牛耿得趕去長沙討回廠長的債,才得以回家過年。一名玩具公司的高傲老闆李成功也正趕著回長沙一家團圓。可不知哪來孽緣,兩位大男人碰盡各種莫名意外,一路上不得不兜在一起,兩個災星撞出囧事一籮筐。這部中國公路喜劇片,可說是一路奔走瘋狂熱情、笑鬧與眼淚不斷的人間鬧劇。一開始就是大公司老闆遣散員工的吃飯戲,接著卻是小員工靠自己本事討債才有飯吃的戲。極度誇張的情景描繪、揶揄貧富思維的價值觀對比。就在觀眾領教老闆做人多傲慢、工人就愛拚傻勁後,似乎能藉由兩人懸殊的身分,回頭檢視真實人生的我們都只是「有錢沒錢,回家過年」。不過無論遇到多崩潰的窘境,大年三十,若和朋友一同在荒地生火煮方便麵、配小酒,也就不難受了。《桃姐》(A Simple Life, 2011):養老也過年桃姐自小就到梁家當傭人,伺候梁家四代人。後來有的去世有的移民,只剩下桃姐和少爺羅傑一起生活。某一天,桃姐突然中風,羅傑將她送去老人院。不常交流的兩人,從此開始一段觸動人情的互動,看見逐漸被遺忘的存在。「誰能和他們好好吃個飯」一直是現代社會所碰到的人口老化大問題。許鞍華將香港社會令人不太熟悉,卻相當有人情味的一角給呈現出來,市場、公園、茶餐廳,掌握住許多在地文化關懷的眼光。這部電影不煽情、不過火,卻以溫暖、知足的表演,酸酸地椎刺著人心。在老人院生活的除夕夜,大家趕著帶自己的家人回去過年,桃姐留在孤伶伶的老人院。好在電話使他沒有被遺忘,也提醒著觀眾,遠在他鄉的人們也不忘聯絡一下思念的人。當然與春節相關的電影肯定還為數不少,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在這個聖誕節或許比過年還有氣氛的時空下,細數著這些有著年節場景電影的真切情感,不難理解為何華人社會如此重視除夕團圓飯。但過年嘛,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各位觀眾在年節期間看電影之餘,還記得平安、團圓就是福氣。也別被朋友突如其來的包裹嚇到了,春節為彼此寄個卡片、獻上祝福,或許就是這個時代讓思念變得格外特別的方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