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防「洪」也是國民黨內造的契機

美麗島電子報/單厚之 2016.02.04 00:00
文章摘要:內造化的路並不好走,也注定會遇到非常多的阻撓跟挑戰。國民黨的立委們是否能夠脫胎換骨,堅持做到內造,其實也不樂觀。但這恐怕是除了分裂、泡沫之外,國民黨唯一剩下的出路。 最近,國民黨內瀰漫著一股「洪」色憂鬱,很多國民黨的黨公職都擔心國民黨的未來。擔心在洪秀柱的帶領之下,國民黨會逐漸黃復興化、新黨化,未來的盤會越來越小。

此外,洪秀柱的思維、用人、領導風格,也讓國民黨人感到憂心。洪秀柱在去年擔任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短短幾個月內,從黨內萬民擁戴到眾人敬而遠之,外界看到的是朱立倫的粗暴、國民黨不遵守制度;但近距離接觸的黨公職,卻自有另外一番完全不同的體會。

三月的國民黨主席選舉,國民黨破天荒有6個人領表。依照國民黨的規定,所有候選人只要最後沒有正式登記,繳交的160萬可以全額退還。所以其中不少人根本是湊熱鬧、玩票性質,最後應該終究是洪秀柱、黃敏惠兩個女人的戰爭。

國民黨的黨員結構,黃復興占了決定性的比例。只要黨員直選的東西,不能公開說的—血緣,往往會變成最重要的因素。

11年前的黨主席選舉,馬英九以72.4%的得票,完封王金平的27.6%。其中雖然有社會對王金平既定印象的問題、王金平被認為與李登輝親近的因素,但血緣仍然是極為關鍵的因素。即便當時王金平當時用盡了一切的手段,甚至乘著軍艦出海保釣,不斷宣揚自己對照顧軍公教的堅持,仍然喚不回外省的黨員票。

看到王金平的慘痛教訓,即便黨內各方勢力不斷勸進,又有郝龍斌的襄助,吳敦義最後仍然不敢與洪秀柱對決。

郝龍斌在力拱吳敦義不成之後宣布參選,顯然是在徵詢吳敦義、王金平等多方同意之後的結果,期望郝龍斌正藍的立場,能分到部分黃復興的選票,再加上本土派的力量,或許能與洪秀柱一搏。

不料部分國民黨本土派卻另有算盤,認為郝龍斌參選就可以讓黃復興選票分裂,本土派另推黃敏惠就可以坐收漁利。但本土與黃復興對決的結果,很可能是黃復興「棄郝保洪」,郝龍斌被邊緣化、黃敏惠也慘敗。郝龍斌只好宣布退選,轉而支持黃敏惠共同抗「洪」。

由於「換柱」的過程過度粗暴,國民黨支持者難免想趁黨主席選舉,「還洪秀柱一個公道」;即便是郝、洪對決,郝龍斌的勝算也不大。在郝龍斌退選之後,國民黨再也沒有人有機會阻擋洪秀柱的黨主席之路,洪秀柱入主國民黨中央幾乎已成定局。國民黨內的各方勢力,直到大敗之後仍舊機關算盡,即便國民黨最後黃復興化、新黨化,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黃、洪兩人的對決,最後難免讓國民黨內的省籍矛盾檯面化,甚至埋下分裂的因子。如果最後黃敏惠是以極為懸殊的比例落敗,除了省籍之外,恐難有其他更好的解釋。這對國民黨內的外省、本省人而言,都將是極為難堪的局面。

但洪秀柱的當選,或許也是國民黨內造化的契機。國民黨大敗之後,執政縣市除了新北之外,其餘都是人口數較少的小縣(立委數都只有1、2席),立法院35席立委,就是國民黨最大的舞台,內造化是極為合理的選擇。

過去國民黨之所以一直沒有辦法走向內造,一方面是百里侯人數較多,更重要的是中興在即,黨內有明確的共主、奪回政權看似指日可待(2004的連宋配、2008年的馬英九),全黨上下得以凝聚在未來的政治領袖之下。但這次敗選,黨內大老政治光環消耗殆盡,重返執政茫然無望,已經沒有過去強勢黨中央的條件。

從另一方面來看,國民黨的區域立委,當初幾乎全數支持「換柱」;不分區立委又都是朱立倫提名,洪秀柱在立法院幾乎是「舉目無親」。即便有辦法強勢回歸黨中央,對立院也很可能是弱勢領導。甚至現在就已經有立委喊出,無論未來誰當選黨主席,自己都絕不聽命。

以民進黨可能列為優先法案的政黨法為例,黨產一直是國民黨選舉的包袱,但實務上除了黨主席之外,幾乎無人能夠聞問,選舉時國民黨提供給立委候選人的資源,也比民進黨多不到哪裡去。在社會輿論一片喊打的氛圍下,國民黨立委原本就沒有人願意捍衛此事,更不要說大敗之後再跟洪秀柱綁在一起。

在下次縣市長選舉之前,立法院不僅是國民黨唯一的舞台,也可以是國民黨實質的決策中心。民眾是透過每一個法案、事件的攻防,來瞭解國民黨的政策立場,觀察國民黨是否有所改變;至於黨主席、中常會的角色,則是可大可小。如果黨團的凝聚力夠、決策品質好、議題反應快,讓黨中央只有在後面追趕、事後背書的份,國民黨就可以實質的走向內造化,避免黃復興化的命運。相反的,如果還事事聽命黨中央,脫不下急統、親共的外衣,就只有等死的份。

內造化的路並不好走,也注定會遇到非常多的阻撓跟挑戰。國民黨的立委們是否能夠脫胎換骨,堅持做到內造,其實也不樂觀。但這恐怕是除了分裂、泡沫之外,國民黨唯一剩下的出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