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慶富 凱擘

【記得,我曾愛過妳】

滔客/ 2016.01.14 00:00

「幸福」是否靠運氣?我真的可以說「我選擇幸福」嗎?我這麼不幸,還可以允許自己擁有幸福嗎?我確實得到了自己應有的快樂嗎?快樂就是沒有煩惱和痛苦?一心想要幸福,會不會反而不快樂?太多幸運、過於保護、太多的愛……;「過多」會扼殺幸福的能力嗎?幸福會持續下去嗎?萬一幸福停止了,會不會變得比以前更糟糕?

我們總是擔心,幸福不會到來。等到幸福降臨,又擔心哪天它離開,或把福份用盡,就再也沒有幸福了……

法國「幸福代言人」、正向心理學家安德烈卻說:別害怕快樂,別擔心失去幸福,不必對人生悲觀絕望。快樂永遠會再回來,只要你如實享受每一刻,微笑、盡己所能即可。

作者以字典書的形式,娓娓分享生命中各種感動;他以理性而不失幽默的反思、清澈的觀點、詩意的文字、真誠的建議以及醫者的無私之心,提醒我們記得要快樂,記得以更圓滿、更睿智的態度,穿越人生的喜怒哀樂。

正向心理學不是令人窒息的自我要求,而是從容的生活態度;真正的幸福不是遙不可及的特定經驗,而是日常中俯拾即是的資源。記得起身為自己做點事,從疲憊無力的狀態中重燃熱情,如實品嚐當下的美好。儘管考驗紛至沓來,但生命不就是在每日的問題和不滿之間,準備迎接幸福的恩典嗎?

只要記得「你值得」,只要記得「要快樂」!

「不幸的人都是一樣的,快樂的人則各有各的方法。」「與其為破碎的天堂哭泣,不如撿起碎片,好好欣賞。」

――克里斯多夫•安德烈

【記得,我曾愛過妳 (Souviens-toi que je t'ai aimée)】有一天晚上,鄰居受邀一起晚餐。用餐結束之際,鄰居說起他們夫妻生活中的一個小儀式。當他早上離家騎上摩托車奔向巴黎的車陣之前,或是當他有點鬱悶時,丈夫通常都會親吻著妻子說:「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要記得,我曾經愛過妳。」這樣的話語,總讓太太又感動又焦慮。從另一方面來看,既然誰都無法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這樣說也挺好的。不過,總是有些怪異⋯⋯所有的賓客,不是對這個故事感興趣,就是覺得這個故事很好玩。看得出來,在座的女士們特別喜歡這個故事。於是,朋友又補充說:「我也經常跟太太說:如果我死了,妳可以另組家庭,不用擔心。」這又是另一個愛的證言,甚至比前者更崇高—他告訴另一半,我們的愛之強大,以至於即使我死後,也希望你繼續幸福。即使是跟另外一個人。

【斯賓諾莎(Spinoza)】他的名字叫巴魯克(Baruch),意指「非常幸福」。斯賓諾莎與笛卡爾生於同一個時代,他對於人類的情緒非常有興趣,深信的是:「一種情緒不能被阻止或鏟除,除非是被另外一種更強烈而相反的情緒所取代。」換句話說,並非只是理性才能夠釋放痛苦的情感;而是,展露愉悅的情緒,最能解放痛苦的情感。斯賓諾莎想必也認同正向心理學的原理,主張越是「實踐」並且持續召喚某種情感,就越容易體會這種感情。當事事順利時,做些小小的努力讓自己快樂;如此,當事情不順利時,就大大增加了擁有一點喜樂的機會。

斯賓諾莎不曾有過算得上幸福的生活:1656 年,在他二十三歲那年,被逐出阿姆斯特丹的猶太區。原因不明,想必是因為批評了某些宗教的教義。不久以後,又被一名精神失常的人用刀子刺傷。很長一段時間,斯賓諾莎總是穿著這件被武器刺破的大衣,似乎是為了不要忘記狂熱導致的後果。後來的一輩子,他以打磨顯微鏡和天文光學鏡維生(這些精緻的成品備受讚譽),同時也致力書寫一部複雜又重要的哲學著作。書中的理論基礎,在歷經幾個世紀之後,仍然灌溉著我們的思維。

(圖文由心靈工坊提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