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接納真正愛、在乎我們的人,真實面對自己!】

滔客/ 2016.01.07 00:00
如果世界上存在那讓你痛徹心扉的仇敵,當黑暗已成事實,復仇就是唯一的途徑,自己的心靈自己救!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會因為家庭、父母、同儕、課業、工作或是愛情產生的挫折,在心靈深處可能都有黑暗面悄悄地萌芽,只是大或小的差別。當一個人孤獨地面對這一切,因為內心的洞衍伸而來的情緒,是憤怒、是無助,還是為了改變現狀伴隨而來的成長動力,差別只是在當我們在面對情緒的時候,我們做了什麼選擇。這週去看了由細田守導演及編劇的日本動畫《怪物的孩子》(日語:バケモノの子),故事以東京澀谷和虛構的怪物城市「澀天街」為舞台,講述主角「蓮」遇上怪物「熊徹」,並決意跟隨熊徹到怪物的世界變強的故事。蓮在來到涉天街之前,他的生命有缺憾、有空洞、有恨,失去了母親,父親又不知在何處,他的世界失去了愛,也失去了溫暖,生命並不完整,直到他來到了涉天街,並拜熊徹為師之後,九太的生命中缺少的父愛位置,漸漸被熊徹填滿,他們是師徒,也情同父子。在故事的最後,熊徹說:「我要成為九太心中的劍,才能彌補他心中的空洞。」正因為熊徹一路以來,都是靠著自己,沒有父母,更沒有朋友的支持,即便再努力,仍然無法贏過豬王山;但因為在熊徹的心裡面早已認定了九太,最後才能夠勝過豬王山成為宗師,也是因為九太願意放下自己心裡的那層防護罩,敞開心胸接納熊徹成為他生命中的那把劍,才能夠彌補生命中的黑暗空洞,避免悲劇發生。還記得,因為家庭背景的緣故,成長路上沒有父母和朋友的支持,我只能倚靠著自己的想法構築自己的小小世界。想一步一步變得強大,只是因為不想被別人瞧不起,因為不想繼續過一樣的生活,因為不想接受這樣的自己,這樣的想法一直都存留在我的腦海裡,但內心似乎漸漸地被黑暗蛀蝕卻不自覺。直到2008年四月中旬,我在鶯歌出了一場幾乎接近死亡的車禍,在現場甫恢復意識的我,只是靜靜地拿出口袋的手機請救護車盡速到場協助,看著血流如注的傷口,自己也只能祈禱著別在救護車來之前失去呼吸。心想:「畢竟會在乎我的,也只剩自己了。」險失去右腳的我,在醫院急診室裡仍強忍著痛楚,在病床上等待醫師過來告知診斷結果。看著急診室四周的病床,有的病床邊坐著心力交瘁的父母;有的病床邊站著心急如焚的女朋友;有的病床邊圍著義氣十足的同學朋友們。我心想著:「今天即便我離開這個世界,應該也不會有人在乎吧!」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從小看我長大的教會輔導、大哥哥以及從小跟我吵嘴到大的同學,在急診室前著急地詢問護士們我的病床號碼,看到這一幕的我,眼淚不禁潰堤了。原來,我也是有人在乎的每個人在生命中都有必須獨自面對的問題,可能是家庭、父母、同儕、課業、工作或是愛情,只是當我們選擇獨自一人面對時,我們能做的很有限,我們得承擔的太多,正因為如此,往往很容易被黑暗吞噬。我想說的是,「敞開心胸吧!我們都沒有這麼堅強,唯有接納真正愛、在乎我們的人,真實面對自己的弱點,才是真正的強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