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浮花》以水燈的意象 呈現生命萬象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6.01.07 00:00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記者梁瓈月】

《浮花》是畢業於台藝大,編舞者蔡博丞的作品,他的父親因為癌症去世,他感嘆「生命總不會在你準備好的時候發生。」因此以作品《浮花》(Floating Flowers)獻給已逝世的父親。這個作品編創概念來自台灣民間信仰中流放水燈的意象,編舞者蔡博丞謹以此作品是對生命的一種悼念。

( 影像來源: 丞舞製作/攝影陳長志)

他在受訪時表示「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些什麼來面對爸爸的離去,所以就選擇我最擅長的,以編舞來紀念他。」透過創作的方式,才能向過往生命中不敢面對的片段道別。

《浮花》一部取材於台灣民間信仰放水燈意象的作品,創作者在面對父親的離去、生命的無常,有感而作,原作時間長度只有10分鐘,意象從人的自身開始出發。《浮花》(十分鐘版)首演於2014年香港上環文娛中心劇院,當時香港城市當代舞團的藝術總監曾說曹誠淵:「蔡博丞的《浮花》非常強調人與人的關係……通過這個作品。你會發現他們不是用某種情緒在演出,而是使用一種舞台的語言裝置,通過服裝和動作在演出。」之後征爭國際各編舞大賽獲得重要名次,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大賽中獲得【觀眾票選第一名】及【德國司徒加特·高提耶舞團製作獎】及西班牙MASDANZA國際編舞大賽【觀眾票選第一名】,2015年成為雲門2『國泰藝術節』特約作品,現正也正跟著德國斯圖加特・高提耶舞團(Stuttgart Gautiher Dance Company)於全世界巡迴演出。

( 影像來源: 丞舞製作/攝影周懿文)

目前蔡博丞將《浮花》發展成60分鐘的完整作品,舞者從原有的二人,增加為八人,並讓《浮花》回到台灣的土地上演出。

《浮花》的舞蹈動作有水的意象,載浮漂沉,編舞者蔡博丞覺得如同湖面的波瀾,看似寧靜表面,卻是萬物流轉。他知道生命的無常很多時候是突擊而來,如同水孕育大地,同時間也會奪走生命,如何能隨遇而安呢?」

《浮花》服裝擷取水的意象,舞者肉身僅著白色長襯裙,隨著舞蹈移動而大幅度地擺動,並與燈光舞台設計張廷仲、資深新媒體藝術家張博智合作,舞台投影概念是以橫幅跨越空中的投影畫面,暗喻人爬得再高也碰不到天,人再會算計,也難敵天意。

而此次《浮花》完整版首演,力邀了台灣資深影像配樂以及聲響設計師 ,MUSDM 創辦人李銘杰為音樂設計,李銘杰是台灣電影配樂的靈魂人物,擔任電影紅衣小女孩、阿嬤的夢中情人以及2014-2015金曲獎頒獎典禮的配樂設計,獲獎無數,此次的合作理念皆以『水』的意象為主,音樂採用大提琴做為主旋律,並加入許多實驗性的電子音效主體呈現出非常強烈的整體氛圍,搭配上影像整體與乾淨無瑕的燈光襯底,讓沈重的人生議題有了新意,也許笑看人生,也是一種人生態度。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運動產業新趨勢 個人指導教練正夯超馬媽媽的啟示「台灣好行黃金福隆線」推低碳觀光《來的及說再見》: 籲人把握"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