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謝富丞 皇蛾 席多藍恩

大陸十三五 醫改帶來兩岸挑戰與機會

中央商情網/ 2015.12.29 00:00
(中央社台北2015年12月29日電)中國大陸2016年1月1日啟動十三五計畫,醫療改革是最核心的重點工程。台北醫學大學校長閻雲指出,十三五計畫,不僅是大陸的挑戰,也是台灣的契機,不能置身事外。

閻雲投書中央社指出,浙江寧波無疑是這場醫療改革的發軔地,因為寧波市醫療中心李惠利東部醫院委外經營案既是十二五計畫所拍板定案,也將會是十三五計畫的樣板。

寧波市政府和台北醫學大學合作,委託北醫經營的寧波市醫療中心李惠利東部醫院已於2015年12月19日正式開幕。

閰雲指出,北醫大前進大陸,絕非突發奇想。早在多年前,北醫大成功輔導浙江大學第二附屬醫院評鑑成為大陸第一家通過JCI國際認證的醫院後,聲名大噪。從那以後,北醫大所接觸、往來、輔導及評估的大陸醫院,不下數百家。北醫大校園及3家附屬醫院中,接待及教育訓練內地來的醫療單位同仁,也已近萬人。

閰雲說,北醫大秉持公益事業、教育單位的理念及態度經營醫院,不涉及太多金錢需求與利益導向,只注重如何讓有志的同學與專業人士,有地方可發揮所學。

閰雲感嘆,「我們的教育培養不少優質人才,卻缺乏可讓他們盡情發揮的地方」,不少年輕老師只好到大陸及東南亞等大專院校擔任教職,「今天如果連我們的醫師也走上這條路,真是情何以堪」。

這樣的人才流動,全是供需失衡造成。當台灣辛苦培養的優質醫師人員沒有適當發展機會,而大陸又啟動十三五計畫,並把醫療改革列為首要任務,這當然對台灣優質人才造成吸引力,如何不讓台灣人才流失,又能共創兩岸雙贏局面,已成為現階段要認真思考的課題。

他說,台灣的醫療改革,其實相當成功。今天看到大陸種種怪現象,30年前在台灣都發生過,比如醫藥掛勾,以藥養醫,兩岸都一樣。如今,台灣醫療體系完備,唯一缺點是財務沒有適當分配,許多人只知享受而不願付出。事實上,看大病或到大醫院就醫,就應該多付點錢,但哪怕只是多付一點,老百姓也不願意。

反觀今天的中國大陸,最缺乏的就是分級制度。大量的病患湧向最高等級的三甲醫院,使得醫院門庭若市,擁擠不堪,成為大陸醫藥改革中,最重要也最難克服的一環。

在中國大陸,三甲醫院大約有2000多家,其他的三乙、二甲醫院有6000多家,總共8000多家,全是公立醫院,而這也是大陸的契機,因為內部改革遠比和所有老百姓打交道容易得多。大陸只要讓三甲醫院成為轉診醫院,其他三乙、二甲醫院作為慢性病醫院,再用市場機制分開,就可快速形成兩個層級。

其中最艱難的,莫過於三級轉診中最基層的醫師,一定要想辦法讓他們和執業地點脫鉤,進而多點執業,這些醫師就可以從三甲醫院下到地區、地方去執業。一旦醫師可流動執業,加上又有國家規範及三甲醫院的支持,5年之內,就可建立第三層的地方醫院及診所,強化醫療網絡。

這些公立醫院的醫師都是公務員,薪資福利雖佳,不同科別的收入差距卻很大。中國政府的挑戰是,如何在薪資公平化過程中,也把醫師職位合理化,讓每位醫師有一定的自由度,可在允許區域內執業。而這一切的根本,在於讓公立醫院醫師和公務員脫鉤。

另一個重點,就是醫學教育。中國大陸的醫學教育不是不好,而是醫學教育只到大學畢業為止,在臨床教育上有極為嚴重的落差。在台灣習以為常的實習醫師、住院醫師及總住院醫師制度,在中國基本上是不存在的。他們把住院醫師當成碩士班學生,但讀兩年碩士不表示他會開刀,會開刀的不見得就是碩士。

更糟的是,中國大陸醫院管理階層絕大多數學者出身,少有臨床經驗,決策常讓臨床醫師啼笑皆非。如果再劃清學術研究與臨床教育的分野,十三五計畫全面啟動後,一些怪現象就會陸續浮現,比如缺乏訓練的醫生到了縣城裡大紅大紫,變成名醫,真正的名醫下鄉卻乏人問津,導致醫療體系崩壞。

對醫院投資者來說,很多純粹只為獲利,希望能夠掠奪500家甚至上千家醫院納入企業版圖,接著透過各種手段收買官員或無知的院長們,等收購醫院後,再以合作案矇混過關,上市上櫃,並用資本市場機制營運這家醫院,營運得好,繼續做,營運得不好,就拋售,再如禿鷹般,繼續尋找下一個獵物。

在十三五如此重大的醫療改革過程中,開放社會資金進入雖是不得不的選擇, 卻要有相對嚴格的管控機制才行,比如不讓投資者短期內脫手,而以較長遠的投資為訴求,否則將會造成大災難。

值得驕傲的是,台灣醫療水準很高,許多私人醫院極為優秀,可提供中國大陸參考。在台灣,醫院純營利的空間不大,因為醫院帶有公益服務性質,成本難免墊高,進而讓資本市場進入醫療產業時,變得比較溫和,也可控制。但中國大陸,許多官員還不覺得醫院有公益服務性質,常把醫院當成招商商品,完全不了解它背後公共服務的責任,如果放任發展,將會非常危險。

因此就人才面、資金面及制度面來看,中國大陸十三五計畫所面臨的挑戰是非常嚴峻的,可是一旦醫療改革成功,中國會進入另外一個體制,邁向小康社會,甚至更上層樓。

閻雲認為,在這個關鍵時刻,台灣恭逢其盛,政府應掌握此一難得契機,集中台灣人才與力量和對岸交流。台灣的醫療有國際品牌力,若再加上優質的醫療管理,我們絕對可以不經過市場操作,直接以公益服務、高水準管理系統以及品牌形象,前進大陸,並獲得尊敬。

21世紀的今天,醫療已經成為最佳的外交利器,在非洲大陸的史瓦濟蘭、聖多美普林西比如此,在中國大陸亦復如是,相信醫療將會是奠定兩岸和平,中華民族共存共榮的一座橋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