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朱立倫的最低工資狂想曲

美麗島電子報/梁文傑 2015.12.29 00:00
自從紐西蘭在1894年首度實行最低工資制度之後,關於最低工資的辯論從未停過。但左右兩派一百多年爭論下來至少有一個基本共識:提高基本工資對於提高低層勞工所得確實有幫助,但前提是必須適度,否則反而會提高失業率,使邊緣勞工和年輕人更難找到工作。 什麼叫適度?國際上通常用最低工資除以平均工資的比率做比較,比率越高表示對最低工資設定得越高。在OECD的28個已開發國家中,最低的是美國27%,最高的是法國的51%。台灣現在的最低工資是20008元,平均工資是 47300元,比率為42.3%。在OECD排第9名,與荷蘭相當。拿日韓相比,南韓的平均工資是台灣的2.05倍,日本的平均工資是1.84倍,但南韓的最低工資只有台灣的1.4倍,日本的最低工資也只有台灣的1.58倍。顯見台灣的工資雖低,但最低工資其實在國際上名列前茅。 現在朱立倫狂想說四年後最低工資要調到30000元,以現在的景氣推估,四年後平均工資能達到50000元已算不錯,屆時最低工資除以平均工資的比率將高達60%,台灣將在OECD國家中排名第一。這可說是另類的台灣之光。 但這種台灣之光會出現什麼效果? 首先是許多低薪行業會撐不下去。其中又以住宿餐飲業、教育服務業和休閒服務業為主。這些行業的員工平均工資大多在2萬多到3萬之間。當基本工資從20008元上升到30000元時,許多雇主會減少雇用或乾脆不雇用。 其次是民生物價上漲。以餐飲食物來說,自2003年以來,物價已上升了45%。但之所以沒有升得更高,是因為在餐飲業還有各式各樣的低薪工作者(以及陸配外配)讓物價不致漲得太高。一旦勞動成本上漲三分之一,餐飲食物的價格必然跟著起飛。 第三是年輕人的失業潮。當前24歲以下年輕人平均薪資是23596元,25-29歲是31830元,大學畢業生的起薪也只有27193元。年輕人沒有經驗,也不會是熟練勞工,較低的薪水往往是雇主願意雇用年輕人的主因。如果剛踏入職場年輕人的最低工資拉到和有好幾年工作經驗的人差不多時,雇主雇用的意願自然低落。如果再加上低薪行業的虧損和倒閉潮,那麼年輕人將很難找到工作。 法國有全世界最高的最低工資,但法國每十個有意願工作的人就有一個失業,15-24歲年輕人的失業率更高達26%。美國華盛頓州的最低工資也是全美最高,從1998年到2014年拉高了93%,但同期間,在華盛頓州最血汗的飯店旅館與餐飲業就業機會減少 5.7%,而華盛頓州年輕人失業率明顯高於美國平均,最高甚至達到34%。這都證實了巴菲特所言,最低工資過高只會讓邊緣勞工失業。 台灣的低工資現象確實是台灣之恥,但這絕不是因為最低工資設定的太低。把最低工資一舉提高到30000元,並不能讓現在能賺30000以上的勞工領到更高的薪水,反而會讓現在只能賺30000以下的勞工失業。財經出身的朱立倫不會不知道這一點。他病急亂投醫,台灣人可不能跟著發瘋。 【圖片來源:中央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