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宅神 牛排 雞排

百花怒放的民主新時代

美麗島電子報/許信良 2015.12.25 00:00
在去年的九合一地方選舉,民進黨的大贏出乎絕大多數人的意料之外。現在,距離投票日還有二十多天,民進黨將席捲2016的總統和國會大選,卻早已是絕大多數人的期待。 2016的大選結果,絕不會只是一場選舉的勝敗,也絕不會只是另一次執政的輪替。這次選舉的結果,將標誌著一個百花怒放的民主新時代的到來,一個嶄新歷史新時代的開始。 這個新時代極可能持續長長久久。但這並不意味民進黨可以長長久久執政。可以預見的是:國民黨將從此式微,迅速走入歷史;而新生政黨將逐漸茁壯,新的政治生態將逐漸形成。 國民黨的沒落,是台灣歷史的必然。最簡單的理由,就是不民主。 國民黨從來就不是民主政黨。它的權力核心一直掌握在極少數人,甚至一個人手上。它的權力結構以嚴重的反比例反映台灣的人口結構。它不但不隨台灣的民主發展進程走向開放,反而更加封閉。 就以形式上的黨的最高決策機構中常會來說,在兩蔣時代,還刻意延攬社會各階層的自然領袖,像代表官僚體系的李國鼎和孫運璿,代表民間工商業界的辜振甫和林挺生,因此,多少還能凝聚社會的人望。而現在的中常會竟退化成為黨主席個人的玩偶。 這樣一個越來越不民主的政黨,在越來越民主的台灣社會生態裡,當然不適生存。在這次大選,對國民黨的選情造成災難性影響的幾個重大事件,都是黨的決策機制不民主的產物。現任總統的個人意志可以有效杯葛民意支持度最高的黨內人選成為黨的總統候選人,現任黨主席的個人意志可以成功撤換經過黨的代表大會正式通過的總統候選人:對於任何正常的民主政黨,這種事都是不能想像的。 在台灣民主發展的歷史進程中,這樣的國民黨還能勉強保住今天的執政地位,一方面由於殘餘的威權和黨產還能維繫部分既有的人際和利害關係網絡,一方面由於新生的民進黨和主流社會之間仍然存在信任差距,一方面由於台灣社會尚未全面進入民主的春天。 民進黨是台灣民主運動的產兒,在台灣民主發展的歷史進程中享有獨一無二的主導地位。但是,由於選舉出身的領導階層缺乏政治學理的素養,以致一直無法擺脫一種素樸的,帶有宗教性質的革命浪漫主義情懷的困擾。依據這種情懷,好像一切可以隨心所欲從頭做起,不必理會台灣本身的歷史,不必理會國際政治的現實。正是這種情懷讓台灣的主流社會不安,也讓國際社會不安。 好在有2008年的重挫,好在有蔡英文! 在2008年擔任民進黨主席之前,嚴格說來,蔡英文還是一個政治素人。至少,她不是典型的傳統民進黨人。那時,她的黨齡還還不滿四年。即使在民進黨執政期間擔任政務官,她的角色還是專家性質多過政治人物。 她受過當代最好的學術訓練。在1990年代,她以傑出的法律學者身份,成為台灣加入WTO談判代表團的重要成員。一位現已退休的曾經駐台的美國資深外交官認為,如果當選,蔡英文會成為最出色的中華民國總統,因為在她之前,沒有一位總統像她一樣既懂經濟,又懂談判,既懂國際經濟,又懂國際談判。這位資深外交官還強調,蔡英文正是當前面臨經濟和國際雙重困境的台灣最需要的領導人。 這些學經歷背景,在蔡英文成為民進黨主席之後,幫助彌平了存在於民進黨和台灣主流社會之間以及民進黨和國際社會之間的信任差距。 研究美國政治的學者都能同意,歷任美國總統的執政成敗主要決定在他是否能夠從這個職務上學習。蔡英文正是一位精進不已的領導者,她也是一位認真負責的領導者。作為黨主席,在去年的地方選舉,她的輔選比任何一位候選人本身的競選都更認真。作為總統候選人,她跑遍台灣的每個角落,她親自參與每項政策的研討和決定。她不是大而化之的領導者,她重視每個細節的掌握。她能贏得台灣社會的普遍肯定和國際媒體的高度評價,她能成為開創台灣歷史新時代的領導人物,絕非出於幸運和偶然!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飆揚的台灣民主運動,強而有力地把民主的春天帶到台灣。但是,威權的寒冬還是滯留在許許多多冷漠的孤獨的個人內心以及國民黨嚴加設防的堡壘。網路醞釀的台灣新世代的新民主颱風,勢將吹散威權的最後寒氣,讓絢爛的民主花朵盛開在每個台灣人的心中。 2016大選是百年難遇的歷史盛筵。缺席的人會終身遺憾!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