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柯P LINE RADWIMPS

淺論台灣船員之培訓與工作問題(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12.16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很多人不知道船員和國父革命的關係,其實在國父孫中山先生革命之時、各地船員(包括中國和外國的)對孫文的革命有兩大貢獻,一是人力的貢獻一是財力的貢獻;眾所周知的孫文搞革命並不是為升官發財,他是香港西醫學院(現在香港大學醫學院)第一屆第一名畢業生,曾在夏威夷和澳門行醫,若從賺錢角度算搞革命比行醫不伐算,就像現在柯文哲一樣,當市長不如當醫生收入高,孫文搞革命當然是「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青天」(毛澤東寫的詩);另一是孫文根本是「過動兒」,他根本靜不下來,他不管在何時何地都在宣導他的革命理念,所以他連在世界各地乘船(當時還沒飛機)奔走革命都利用在船上時間向中國乘客或船員宣傳他的革命理念;很多旅客或船員被他說動就支持他革命或參加同盟會(甚至有一人到廣東參加革命而犧牲了),這些同盟會船員就趁跑船之便擔任交通通訊員之任務,從各地傳遞訊息、傳遞物品、武器裝備或醫藥甚至錢財到同盟會總部,這是船員對孫文革命之一大貢獻;第二是一般船員不管是甲級或乙級船員都是高收入階級,因為收入高所以對於孫文的募款也多較慷慨解囊,尤其孫文是醫生有時會補船醫之不足給予傷痛患病之船員略施醫術以解身體傷痛患病之苦,如此投桃報李對於孫文之籌募革命軍需亦都會互相幫助、以私濟公,為孫文的革命大業參贊參事;甚至有些日本籍船員雖忌諱中國強大但也同情孫文(中山樵)的革命救國之偉大抱負而紛紛解囊相助孫文革命;這就是所謂「得道多助、人助天助」的道理;所以船員對中國革命推翻滿清是有不可磨滅的貢獻的。(請參考吳鐵城回憶錄)。

吾人不知每年12月5日的海員節與船員對國父革命的貢獻有無關係,惟吾人確知台灣當前的海員嚴重不足對台灣經濟發展之關係重大,甚值得政府相關部會及社團之重視。

台灣四面環海,海洋是台灣非常重要之經濟資源,可惜國民黨蔣幫集團頭腦智慧都差人一等(至少比共產黨差),七十年前蔣幫國民黨政府接受盟軍統帥部委託接收台灣後因恐共心裡就開始管制台灣四周海防,所有進出船隻人員一律登記管制,陳誠還成立殺人不砸眼的「台灣警備總司令部」管制台灣四周海岸,一直到民國76年7月15日蔣經國總統宣佈解嚴,這一長達40年的海岸管制讓台灣的海洋經濟發展遭受空前的扼殺;解嚴之後情況雖然有一些改善,但八年前台灣出現一位騙子總統用633騙取總統大位,他提出很多大政見其中也有「發展海洋經濟」,可惜這群詐騙集團空有嘴巴騙人卻毫無執行能力,所謂「發展海洋經濟」就徒託空言、徒然調戲台灣良家父老,只為騙取選票來充實壯大自己的財庫罷了。其實搞海洋經濟是會發大財的,台灣的首富之一張榮發搞全球航運、前立委羅傳進的父親羅登岸搞遠洋漁業都是海洋經濟發大財的典型,他們都是從無到有、白手起家、只靠一大片海洋的資源就有撈不盡的錢財;全世界如日本、挪威都是靠海吃海的海洋經濟大國,現在全世界最大的貨輪就是挪威籍的,張榮發的長榮海運也曾是世界最大的貨櫃航運業;台灣的漁網製造業曾是世界第四大,現在台灣的遠洋漁業遍及世界各大洋,台灣目前是全球第六大漁業國,遠洋漁業合作的國家比邦交國還多;前農委會主委、前內政部長蘇嘉全在屏東縣長任內搞了一個「黑鮪魚季」,每年就為東港小鎮淨賺十多億台幣(我的同學前東港鎮長劉新乎親口告訴我的),如果所有遠洋漁業的漁貨所得能全部匯回台灣可能又是數百億美金的外匯收入;但是我們的遠洋漁業卻面臨海員嚴重不足之問題,大部分的海員都用外國(包括大陸)漁工,所以很多薪資都被外勞賺走,光一個印尼的海外勞工一年就幫其祖國賺進將近20億美元外匯,而這些工作大多是台灣本地勞工所放棄不願幹的;台灣的海員(包括甲級和乙級)最多曾多達三萬多人,現在僅剩六千人左右,可見台灣是有發展海洋經濟的實力和潛力的;可惜馬英九政府光說不練,搞得台灣海洋經濟像王老五過年-一年不如一年,台灣今年經濟成長率要保一都很困難,這也是台灣人的一大悲哀。

就是從商船的航運業來講台灣的船東所擁有的噸數也是全球前十名,掌控1000噸以上之船舶將近550艘,載集裝箱500千TEU,在國際海運市場算是舉足輕重的;1970年代世界的船王是希臘的歐納西斯(賈桂琳、甘迺迪、歐納西斯的第二任丈夫),1980年代中期世界的船王就變成台灣的張榮發;可見台灣的海運業在全球的地位。

其實海員薪資很高,一般甲級船員由13萬月薪起跳,乙級船員也從七萬元起跳(加上年終獎金就是百萬年薪),但我們的年輕人覺得海上工作單調乏味而不願上船工作,寧願在陸上領22K再發牢騷;其實年輕人趁年輕到世界各地跑跑走走看看,多增加一些見聞多長一些見識多學一二國外國語言,對未來自己的前途發展是很有助益的,特別是為國家多賺進一些外匯,讓台灣的國際化有更好的人力資源可資利用,這對國家社會未來長遠的發展也是很有助益的。

台灣四面環海,從骨子裡就是不折不扣的海洋國家,偏偏國民黨蔣幫集團一逃到台灣就將四周封鎖,台灣人民要下海捕魚都要申請登記,否則可能就會變成匪諜,橫遭牢獄之災甚至殺身之禍,讓年輕人視海洋為畏途;國民黨這些將近半個世紀的禍國殃民政策應該受到台灣人民的譴責;未來台灣應以海洋經濟為國家經濟發展之重要戰略之一,要把馬英九政府誤國誤民之錯誤政策矯正過來;而發展海洋經濟就要從人才培養開始,所以海事教育與人才培訓都要雙頭並進,讓台灣年輕人的第一哩路就從海洋開始;當然政府或社團也要注意船員在船上的工作環境與勞動條件、勞工福利、心理調適;未來若能成立行政院的海洋相關部會一定要有一個司處署專門培訓教育輔導船員(包括船醫、船長在內);所謂「中興以人才為本」,台灣要振興海洋經濟就要從船員、海員開始著手才行。(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