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電視辯論辦不成,才是蔡、朱共同的最大利益

美麗島電子報/單厚之 2015.12.14 00:00
過去一個多月,藍綠對於總統電視辯論不斷互相叫陣,民進黨堅持要讓最早邀請各陣營的三立電視台先辦辯論,之後再增加其他場次;國民黨則堅持應該先在公視和四報一社舉辦的場子。距離投票只剩下一個月,四年前的此時,副總統電視辯論已經辦完,總統電視辯論已經要辦第二場了,但今年的電視辯論都還沒個影子,看起來應該是「沒戲了」。 對於雙方陣營的堅持,外界一般都解讀為,蔡英文和朱立倫是因為要選擇對自己有利的「主場」,所以才喬不攏而導致破局。但實際情況恐怕未必如此。 公視與四報一社共同舉辦大選辯論已經行之多年,雖然看起來四報一社有藍有綠、有政府有民間,但因為是電視辯論,其實公視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而公視當年從開始鼓吹到最後成立,背後主要都是相對開明、進步、本土、親綠的人士參與較多。更不要提阿扁主政的八年,把手伸進公視、華視、中央社、央廣等所有政府能掌握的媒體,安插了多少人,搞得媒體圈烏煙瘴氣。 在藍營的主觀認知中,公視雖然有「公共」之名,但從來不是中立、客觀的媒體。2012年總統大選第三場辯論(12月17日),12名提問的公民團體代表,絕大多數立場都偏左,對執政的國民黨並不友善。國民黨人至今還戲稱,那一場辯論中的馬英九像是「葉問」,以一打十。 如果總統大選真的讓公視主辦,朱立倫不僅不會有「主場」優勢,很可能吃了悶虧還不能喊疼,畢竟人家有「公共」的招牌,還有四報一社背書。而這也正是去年「九合一」選舉,連勝文棄公視、就三立的原因。 台北市長辯論時,連勝文的選情已經落後。所謂「敗軍先戰而後求勝」,辯論、短兵相接,是落後者翻盤的機會。連勝文需要這場辯論,而柯文哲相對沒有這個需要。選擇外界印象是深綠的三立主辦,是為了讓柯文哲沒有迴避的理由,而且就算輸了也可以推稱是主辦方不公。更重要的是,三立也同樣需要這場辯論,來提昇自己新聞的品牌形象,所以主持人可以挑、提問人可以談。(還記得去年辯論後被噓爆的彭錦鵬嗎?)(公視和四報一社,會讓你挑主持人、提問人嗎?) 瞎子都看得出來,國民黨明年的選情糟透了。對朱立倫而言,辯論就算再輸也有限,但朱立倫為什麼沒有做出和連勝文一樣的選擇,「先求有再求好」、「多辯一場是一場」呢? 今年的選舉太早進入「垃圾時間」,比數已經過於懸殊,沒有任何逆轉勝的可能。領先的小英只想把時間拖完、等裁判吹哨,當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辯論就不辯論。落後的朱立倫也一樣,犯規、剷球之類的動作都不必了。萬一不小心運動傷害,多划不來;運氣差一點,吃張黃牌或紅牌,更是得不償失。更何況,如果要辯論,兩人的口才都沒有宋楚瑜好,誰倒楣還不知道。 國民黨年底大敗,應該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但對朱立倫而言,總統選舉的票數,和自己未來的政治前景,未必有直接的關係;反而是立委選舉的結果,更直接關係自己的未來。王如玄的軍宅風波鬧這麼大,雖然正如柯文哲所說的,「血已經流乾了」,對選情再傷也有限,但對國民黨的立委候選人可不是如此。 國民黨的立委候選人其實要求很卑微,當初支持換柱,就是只要母雞不壓死小雞就好;總統候選人不需要加分,只要不減分就夠了。結果換了一個洪秀柱,來了一個王如玄;朱立倫萬一答應辯論,只要碰到王如玄的議題,對立委選情就是減分。更何況,如果總統辯論成了,那副總統要不要也來一場?國民黨立委大概會恨不得一槍把朱立倫斃了。 朱立倫著眼的,很明顯已經是選後國民黨內的政治格局,在王金平公開宣布不會選黨主席之後,未來朱王結盟深化,是合理的想像。郝龍斌是朱立倫的副主席,最後能否順利選上立委還未知,就算當選應該也不會公開挑戰朱立倫。朱立倫選後面臨最可能的挑戰者,就是與馬英九較接近的吳敦義、洪秀柱,甚至是馬英九本人。後面的敵人遠比蔡英文更加強大,高築牆、廣積糧的假想敵,自然也不會是蔡英文了。 賽局理論中有所謂的「囚徒困境」,指的是個人在不確定的情境下,理性的選擇可能會出現更壞的結果。但蔡英文跟朱立倫的這場賽局,卻是剛好相反,兩人的利益完全一致。不辦辯論,既符合蔡英文的最大利益,也符合朱立倫的最大利益,辯論破局是理所當然的結果。只是這樣的結果,卻不符合人民的最大利益。只是比數既然已經如此懸殊,觀眾還想要看到一場真刀真槍的精彩好戲,也實在有點強人所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