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電價 十九大 獵雷艦

氣候會談如地獄 失眠掉淚還得灑熱血

中央社/ 2015.12.10 00:00
(中央社法國布傑9日綜合外電報導)流下淚水是常有的事,灑了「熱血」的情況也有那麼一遭,195國氣候談判人員每年在世界不同角落聚首磋談時,備極辛勞,宛如置身地獄,身心都像經歷了1場耐力賽。

法新社與「法國24台」(France 24)報導,談判人員肩負利害攸關的挽救氣候浩劫任務,常得繃緊神經,他們各自捍衛國家利益,堅持己見的同時,往往得和其他代表衝突對槓。

氣候會談的談判人員常會堅持籌碼,盡可能地拖長時間,以致這類會議常常一拖再拖,無法如期結束。

從這類會議存活下來的觀察家梅爾(Alden Meyer)表示:「這些會議常常看到淚水。」

這位科學工作者關懷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分析家在巴黎峰會最後1輪告訴法新社:「有時他們會留下不甘與憤怒的眼淚,有時他們是喜極而泣。」

1995年聯合國氣候大會在柏林召開首屆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會議(Conference of Parties, COP 1),到今年剛好20年。

根據過去經驗,會談預定週五閉幕,但常會拖到週六、甚至週日。

今年的峰會上,談判代表、觀察家和媒體工作者疲憊不堪,常常如行屍走肉般在會場的走廊遊走,他們很想好好睡個覺,想沖個澡,或想有張空沙發或懶骨頭,好歹瞇個眼打個小盹。

焚膏繼晷和討價還價會帶來負面影響。

第13屆締約國會議在印尼峇里島舉行時,因美國試圖阻擋協議,時任聯合國氣候首長的波爾(Yvo de Boer)在數千名代表面前掉下英雄淚,還得讓人扶著離開會場。

在2年後的哥本哈根會議上,委內瑞拉代表沙勒諾(Claudia Salerno)揮舞染紅了的手掌,宣稱開發中國家得「割手掌留鮮血」才能發言,搶走各界焦點。

國際發展機構「基督徒互援會」(Christian Aid)的艾道(Mohamed Adow)表示:「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會議接近尾聲時,就跟地獄沒兩樣。」

他參加過其中6場。

他說:「情緒很激昂,因為我們經手的決定,可能攸關數百萬人的生死。」(譯者:中央社鄭詩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