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越裔感念收容 盼日本再對難民開大門

(中央社橫濱29日綜合外電報導)在日本東京近郊1所大學擔任文職員工的木野仁(Hitoshi Kino, 譯音),外表看起來不是特別顯眼,只有說話時那淡淡的越南口音,洩露了他身為難民的過去。

路透社與日本英文報「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報導,木野今天用日文談著1980年逃離戰亂肆虐的家鄉,困在越南外海1艘搖搖欲墜的船上,和32名同伴飢寒交迫,被海盜扒得只剩內褲的往事。

當時的他名叫楊棋杜(Ky Tu Duong, 譯音),是越戰後直到2005年的30年間,日本接收的1萬1000名難民之一。日本當時的開放政策現在已少有人記得,在那之後,日本再沒看過那麼大規模的接收政策了。

現在,木野和其他在日本安身立命的「船民」們,都認為東京應該再度打開大門,讓包括敘利亞難民在內的尋求庇護者進入日本,不只是為了受苦的人,也是為了日本本身好。

1980年代中期成為日本公民的木野說:「日本應該稍稍對他們開放,才能和國際社會平起平坐。」

「或許可以收個100人、50人,總比什麼都不做的好。」

去年申請入境日本的5000名難民中,只有11人獲日本接收,比率僅占0.2%,接收率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這個富裕國家集團敬陪末座。相較之下,法國接收22%,德國接收42%。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供近20億美元協助他國處理逃離敘利亞內戰的難民潮,但對這場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歐洲最嚴重的難民危機,安倍政府幾乎是不聞不問。

中南半島的難民談到接納他們的日本時,除了感激,也提及這些年來努力融入日本社會時遭遇的苦處。

原名黃卓懷(Hoang Drong Hoai, 譯音)、後來改名高橋懷(Hoai Takahashi, 譯音)的另1位越南難民談到工作時遇到的困境說,有些日本人「想當然爾地以為,我們沒辦法很快地了解事情,我們不聰明,他們甚至會當著我們的面說:『這工作不該留給這些人做。』」

本名阮文瑞(Nguyen Van Ry, 譯音)的河合萬里(Banri Kawai, 譯音),任職於東日本1個收容越南精神病難民的設施。他說,設施裡的5名難民曾在工作時被日本的前輩欺負。

河合今天和高橋一同參加東京1個天主教會聚會後表示:「他們喪失睡眠,因此出現精神問題。」

15歲時來到日本的伊藤(Chrisna Ito)則說,她曾因工廠宿舍裡的其他人還沒洗完澡就先進去公共浴室洗而遭斥責,她猜想,其他人可能覺得她很髒,因為她的皮膚比一般日本人還黑。

從柬埔寨逃來日本後,伊藤接受6個月的語言與訓練,就開始到那間橡膠工廠工作養活家人。

直到結婚有了小孩,伊藤才終於一圓到國中與高中讀書的夢想。她現年43歲,小孩已在上高中和大學了。

記者問她,怎麼看日本政府給她的支援,伊藤想了一下,然後說:「我很感激,但我也不禁會想,如果日本能多做一些,結果會怎樣。」(譯者:中央社鄭詩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