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投票有用嗎?

蕃論戰/KSH/專欄 2015.11.25 00:00
近年來每回選舉,不免會有民眾在CALL IN節目表達對投票「興趣缺缺」,理由不外乎是:「要上班,投票不能賺錢。」「選誰都一樣。」「不差我一票。」「投票沒有用。」通常主持人都會「規勸」民眾:「還是要投票。」「不能說選誰都一樣。」猶記得臺灣剛舉行選舉初期,投票率極低,當時政府為了鼓勵民眾,參與投票還能獲得贈品(香皂之類)。 「投票有用嗎?」是一項有趣的話題。筆者在數年前曾參加「青年國是會議」,採取方式是以「小組」討論某項議題,凝聚共識後作出初步結論,類似「少數服從多數」。儘管會將不同意見作備註,見似民主,但仍有組員表示:「很像是強迫我們僅能接受多數的看法,不受尊重。」或許類似的感受,有一種被多數決「霸凌」的「無奈」,卻又莫可奈何,因為此是「民主」制度。投票亦然,「少數」的「敗者」(選民)被迫接受不支持的當選人,在感性上可能「心有不甘」,對投票意興闌珊,實為人之常情,又何錯之有? 於是「少數」的意見究竟能不能受到「多數」的重視?是「投票有用嗎」的關鍵。臺灣以「高度自由」的民主國家聞名於全球,尤其在歷經白色恐怖的戒嚴時期後能解嚴,實為民主前輩的努力。觀察鄰近的香港,表象上「特首」藉由選舉產生,實則是由代表不同行業、專業、勞工、社會服務團體及區域組織的一千二百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投票,其他居民無決定權,於是2014發起的「和平佔領中環」運動,7萬人上街爭取「真普選」,但港府出動鎮暴警察,使用催淚瓦斯及胡椒噴霧試圖驅散群眾,足見港府對普選的「恐懼」與香港的「不民主」。反觀臺灣民眾有權運用合法的方式表達言論、進行街頭運動,亦能夠以投票選出民意代表,投票的「民主」足以令香港民眾稱羡;然而,選舉過後,臺灣許多「勝利者」對民眾的權益是漠視的,選舉政見紛紛跳票已成常態(是否因當選的目的已達到?),喪失投票的價值。在選舉場合中,候選人朗朗上口的口號,總不離「民眾最大」、「由民眾作主」。在生活層面上,民眾卻經常對「民眾最大」的尊榮無感。諸如民眾與政府部門的溝通,出現極大問題。即有民眾向政府投訴,期待協助解決一些問題,有時延宕許久才有回應與處理,甚至根本置之不理。近年來食安風暴層出不窮,民眾提心吊膽,2012擁有將近七百萬投票民意的馬政府卻仍辯解「前政府就有。」或是輕判黑心業者。馬總統至今亦絕口不提當初633……等政策未落實之事。一連串荒誕不經的言行,臺灣是否已成為有選舉的「假民主國家」? 因此僅有投票權,絕不足以稱之為完整的「民主」。選舉前,政客覬覦民眾的選票,一旦當選,民眾卻被棄之如敝屣,淪為次等公民,毫無尊嚴可言,此時投票「確實無作用」。要使「投票有用」的長遠之計,不是「不分顏色」,而是「不分選票」,當選人要能落實政見與選民服務,即使是未支持的民眾,其意見亦可作為施政參考。放寬胸襟傾聽、了解,納入問政的方針(此為另一種開拓選票的方式,甚至將原本不支持的選民轉向支持)。「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觀念並不適用於選舉,無論投票給誰,民眾皆必須是贏家。投票固然為形式,但選票結果不能決定民眾全部的未來。因為投票後不是不能改變,「由民做主權」,遠比「投票權」有價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