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連環恐攻+大選 將促法國右翼一統天下

美麗島電子報/藍立弘 2015.11.16 00:00
法國巴黎市區與郊區13日晚間同步發生多起槍擊與恐怖攻擊事件,超過百人死亡,法國總統歐蘭德在法國總統府、愛麗榭宮發表演說,指稱這是「前所未有」的恐怖攻擊,並宣布法國進入緊急狀態。 法國今年以來遭受大大小小恐怖攻擊威脅,從1月開始,「查理週刊」嘲弄式的報導,雜誌社總部被恐怖份子闖入攻擊;4月阿爾及利亞裔學生策劃攻擊教堂遭逮捕;7月伊斯蘭好戰份子涉嫌攻擊軍營並斬首軍官;11月伊斯蘭國聖戰士密謀攻擊法國海軍基地遭逮捕;法國各城市零星攻擊也頻傳。時隔10個月,巴黎再度陷入恐怖攻擊陰影之中。 除了恐攻,還有難民問題。今年夏天,大批來自敘利亞的難民一波波湧入歐洲,歐盟國家對於是否收容難民、如何收留產生歧見,匈牙利甚至在邊界築起高牆阻擋難民進入國境。法國配合德國四處奔走,說服歐盟國家接納難民潮,也以身作則收留難民,但是歐洲經濟體質仍脆弱無力,各國皆面臨社會福利引發的財政問題,眼看「外來者」不斷湧入自己的國家想「分一杯羹」,龐大的民意壓力使歐盟各國政府不敢輕易表態,導致歐盟對於難民議題未有一體共識。 因此無限諷刺的是,法國做為最早加入美國打擊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歐洲國家,又是最積極宣布將收容難民的國家之一,這場黑色星期五的連環恐怖攻擊,卻重重打了歐蘭德的移民、反恐政策一巴掌,也替他的總統連任之路投下巨大變數,更為崛起中的歐洲極右翼再添柴火。 即使沒有難民和恐攻問題,由於法國受困長期經濟發展不振、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影響,歐蘭德的民調支持度已在低檔徘徊,因此遲遲不敢公開宣布將競選連任2017年的法國總統大選;各項民調都顯示,歐蘭德極有可能在第一輪投票就淘汰出局。 在此背景下,歐洲右翼政黨蠢蠢欲動,在野黨搶攻2017年總統大位的態勢沛然莫之能禦。今年3月,法國執政黨的社會黨地方選舉大敗,右翼的「人民運動聯盟」(UMP)攻城掠地,囊括32%的選票,而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也獲得25%的選票;這也令「國民陣線」女黨魁勒朋(Marine Le Pen)進攻2017年總統寶座的聲勢看漲。 法國即將在12月6日將舉行大區選舉,這也是2017年總統大選之前最後一場大型選舉,對於下屆法國總統大選深具指標意義。勒朋看準歐洲當下對於移民、難民的恐懼,這次親征北方大區主席位置,先前在法國北方大區的一場辯論會中,就單刀直入批評北方大區失業率12.5%是肇因於移民不斷湧入的結果,人道組織照顧移民,是替移民偷渡英倫海峽做準備。勒朋清楚反對移民、難民侵蝕法國人原有福利的色彩,使她一路從地方包圍中央。多份民調都顯示,「國民陣線」的氣勢如虹,執政的左翼政黨恐無力回天,若勒朋在12月大區選舉再次勝出,幾乎可以斷定她取得2017年總統大選門票。 除了勒朋的「國民陣線」,法國前總統薩科奇也可能捲土重來。日前他透過臉書宣示重返政壇,將參選右翼政黨「人民運動聯盟」的黨主席,接下來,就是目標瞄準2017年總統大選。薩科奇搭上歐洲反難民的政治風氣,譏諷「難民配額制」,以及主張廢除「申根公約」藉此獲取政治利益。左翼的歐蘭德無論遭遇右翼的薩科奇或勒朋,都很難取得上風。 內政挑戰接二連三,已然壓得歐蘭德喘不過氣,這次巴黎遭遇前所未有的恐怖攻擊,預料將加深法國民眾對難民、移民的成見,進一步挑戰歐蘭德先前的難民收容政策,極右翼也可因此獲得更大的政治操作槓桿。歐蘭德的競選連任之路除了要甩開經濟、失業等包袱之外,還要排除收容難民可能有害法國國家、經濟安全的質疑。 法國政局發展其實是大部分歐洲國家的縮影,開放邊界使金流、人流暢通無阻,但也引發更多社會安全問題。外來移民前仆後繼來到歐洲,讓歐洲各國承受更多財政壓力,使疑歐派、右派的選票增加,2014年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右派橫掃千軍,已經揭示這一趨勢。而今年遭遇難民潮衝擊的歐洲,在各國的政治效應更進一步發酵,上個月波蘭的國會選舉也由右派政黨獲勝就是代表。 雖然距離法國總統大選還有1年多的時間,但是「法國一感冒,全歐打噴嚏」,做為歐盟的核心,法國的政治局,也將將影響整個歐洲風向;法國「向右轉」的趨勢看來只會是程度大小問題,這也是除了反恐議題外,未來更值得觀察的歐洲政治走向。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