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阿芙蒂耶娃琴挑浦羅高菲夫第八奏鳴曲

民生@報/陳小凌 2015.10.23 00:00
【文/陳小凌】今年適逢30而立之年,25歲獲得蕭邦大賽冠軍的俄羅斯鋼琴家阿芙蒂耶娃,今天第五度來台,鍾愛台灣的她,已將這兒視為第二故鄉,10月25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除了演繹經典的蕭邦《夜曲》、《四首馬祖卡舞曲》外,更首次演出浦羅高菲夫的作品《第八號戰爭奏鳴曲》。

「選擇演出浦羅高菲夫的作品,即是要向身為作曲家同時也是鋼琴家的大師浦羅高菲夫致敬。」阿芙蒂耶娃表示:「普羅高菲夫曾將蕭邦與自己的鋼琴奏鳴曲做為演出曲目,這讓我十分著迷」。她認為浦羅高菲夫的作品中,與蕭邦有著相同的精神,也就是「『旋律』的意義」所在。

此次,阿芙蒂耶娃於三首戰爭奏鳴曲中,挑選了第八號奏鳴曲做為演出曲目,「這首風格與哲理不同於其他兩首,樂章的起承轉合變化,讓我更能進一步理解普羅高菲夫的個人世界」。

這些年的世界音樂巡演,讓她無論琴藝和學養更益成熟,從獲獎即首次來台演出,讓她對台灣樂迷的聆賞和國家音樂廳高規格設備印象深刻,她還喜歡台灣的傳統文化台灣人民的個性。她說:「台灣和俄羅斯人民的個性很相似,決定一個目標,就會堅毅地努力完成!」

時至今日,阿芙蒂耶娃依然持續保持著自己重要的練習之一:「我常常做一種練習,沒有鋼琴的練習,即是認真的『讀譜』。我思考樂句以及旋律的安排,不斷在腦中演練著音樂,唯有融會貫通後,音樂才能自我的手中流出。」

「我常覺得樂曲就像陽光,而鋼琴家則是玻璃。陽光雖同,透過各種不同玻璃,透射或折射後的結果,卻絕對各自不同。或許,這正是音樂藝術最奇妙,也最特別之處……我將自己視為音樂的翻譯者或傳信人,我的工作是傳達,而在傳達之前,自然得窮盡一切所能,務必探求作曲家的意思是什麼,包括『作品在說什麼』,以及『為什麼作曲家要寫這部作品』。這兩項都非常重要,都必須深入探究。音樂已經是高度抽象的語言,若我們還不用心探索,就很可能錯誤翻譯或傳達失當。」

2010年,在蕭邦故鄉華沙舉行的第十六屆國際蕭邦鋼琴大賽,在前所未見的激烈競爭下,阿芙蒂耶娃脫穎而出,成為繼1965年阿格麗希之後的首位女性首獎得主,並由波蘭鋼琴大師齊瑪曼捐頒予「最佳奏鳴曲詮釋獎」。

圖說:俄羅斯鋼琴家阿芙蒂耶娃今天五度來台。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