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蘇旺伸「動物農莊」批台灣政治秀

【文/陳小凌】狗和貓兩者的天敵打鬥習性,成為畫家蘇旺伸的觀察對象,從而擬人化,讓他藉此影射臺灣政治秀的千奇百態及對環境生態的壟斷殘害的人文亂象。這一畫就是40年,24日起在台北市立美術館發表他從1970年代至今的110餘件代表作。令人聯想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膾炙人口的《動物農莊》,兩者同樣運用富於童趣的動物,來隱喻社會和政治的寓言。

1956年出生於嘉義朴子的蘇旺伸,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後,曾致力於抽象表現主義,1990年因任教於淡水國中,在淡水住了10多年,意外發現淡水的外僑墓園是流浪狗的活動國度,夜晚的墓園更是那些已遭人類棄養的流浪狗和貓的天堂。這讓他從而由上往下俯瞰的視角,描繪出異度的世界。畫中的動物恍若當前社會的政治秀舞臺,從地盤爭奪、政治選戰,到最近的雜技與浮動演出,他說:這正是臺灣二十多年來政治與社會怪現象的縮影。

策展人王嘉驥說:蘇旺伸的作品表達了個人對於臺灣社會一切政治化的觀感與批判,濃郁的精神懷鄉與對臺灣社會沈鬱而濃厚的情感,是其創作極為重要且核心的特質。

由於淡海新市鎮的規畫,迫使蘇旺伸遷往高雄左營眷村,進而旁觀側寫位於都會邊陲市鎮的變遷,2001年,他畫下「最後一場造勢晚會」決定自己不再受政治影響。不過,台灣政治爭鬥的白熱化,讓畫家在2002到2003年還是畫下了惡犬當道,彷彿要占領大地的黑色死亡意象。他以其獨特的視覺觀點建構個人獨特的繪畫語彙。

近幾年,雖蘇旺伸不再直接影射政壇亂象,以繪畫反映臺灣的基調並未改變,描繪的主題勉力反映生態危機下的臺灣土地景觀。2015年新作呈顯荒漠化的大地和泡湯的鹽田,荒涼詭譎之感,怵目驚心。在場景中散步、駐足或懸宕的動物,即使還能雜耍般地演出,卻給人苦不堪言的無奈和虛無感受。

展覽110餘件作品,包括5幅首次發表的新作《拔河練習》、《終線》、《樹泡湯》、《拾荒》以及《行道之樹》。同時陳列蘇旺伸數十年來的創作草圖、習作、速寫和心情筆記,解構藝術家的創作過程;策展團隊為本次展覽亦特別製作了紀錄影片「蘇旺伸的獨幕劇」,在編年式的展覽鋪陳外,進一步透析藝術家的創作軌跡。

圖說:畫家蘇旺伸以動物隱喻台灣政治秀。陳小凌/攝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