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榮豊:從鏡頭後面 聽見謝天的聲音

中央社/ 2015.10.14 00:00
─ 台灣你好專題5(中央社記者田裕斌台北14日電)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環島,早在九二一大地震後,我發現對於這塊我成長的土地並不了解,希望能用自己的腳印,發掘台灣的細節。之後就一直期待,還有再一次環島的機會。

事實上,攝影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工作、也是生活,可以主觀、也可以客觀,發展出來的特質將有很大的差異。雖然工作時通常要採取客觀的角度,避免失去應該有的立場,但面對這塊土地,難免會不自覺地,從被攝者的角度來看事情。

我還記得上次徒步環島時,感受到台灣需要被祝福的脈搏,從腳底傳達上來的感覺。因此在出發前,我希望看到的是台灣在天、地、人之間互動的關係,期待當快門按下去的那一刻,捕捉到的不是靜物,而是情感。

我也記得,第一天從宜蘭出發的時候,連睡都還沒睡醒,就有附近的雜貨店老闆娘,一知道我們這隊人要出發去環島,回頭就抱了一顆大西瓜要幫我們加油,感覺到旅程一開始,就有「善」的循環在發生。

雖然一開始,我覺得我是要去「鼓勵人」的,但後來的發展,卻出乎人意料之外。

例如我們到了一所位於深山山腳下的森林小學,剛到時覺得這真是「老天爺給的地方」,結果卻發現在這裡就讀的小朋友,都是一些學習上有障礙的。

更令人驚訝的是,這所小學即將面臨廢校的命運,我當時拍了一張小草的照片送給他們,因為雖然這些小朋友沒有機會改變大人的世界,但是他們卻像是在鼓勵我,即使風雨一來,小草就會彎腰,但到了明天,依舊會直挺挺地站起來。

另一所因為八八風災淹水、位於荖濃溪畔的學校,也有著堅強的生命力。學生告訴我:「大雨來了學校可能又淹水,我們需要再整頓,但我們不要外界的捐款,我們只要你們可以買我們做出來的東西。」

除了人之外,台灣的自然生態也是震撼人心。在梨山上看到山坡上有成千上萬顆高麗菜,陽光一打下來,好似朝露一般,朝露在太陽出來之後就要被蒸發消逝,但卻又給人一種茁壯的感覺。

最後一天,行程即將在車城小鎮旁結束。趕在夕陽前,我們到達一座大橋,一旁是逆光的沙灘,遠處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夕陽的光芒並不刺眼,似乎在等著我們,另一邊則是挨在河邊的車城小鎮,天際似乎伸手可及。

如果我沒有因為這個任務出門,我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看到這樣的景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