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柔軟抵抗世界的假掰英雄─詹邠

中央社/ 2015.10.14 00:00
柔軟抵抗世界的假掰英雄─詹邠

(中央社訊息服務20151014 09:13:51)近年來在藝術博覽會上,出現一系列作品,將復仇者聯盟、蝙蝠俠、閃電俠、鋼彈、無敵鐵金鋼等動漫角色變成了水墨畫,他們身穿中國古裝,戴著面具,模樣滑稽逗趣,在山水背景與傳統紋飾映襯下,傳達一種荒謬做作的違和感,這是新銳藝術家詹邠所繪的諷世圖。

詹邠1986年出生於新北市,曾得過台積電青年書法大賞,入選新北市美展,從台北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台南藝術博覽會、台灣藝術家博覽會、台北藝術博覽會等大展都看得到他作品的蹤跡,最近更成為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8479)的專職駐村藝術家,期望在高雄鹽埕區的堀江商圈原創藝術村裡,能夠汲取在地文化的元素,和其他藝術家交流,激發更多創作靈感。

詹邠從小就愛看卡通動漫,也喜歡畫漫畫,後來考上了永平高中美術班,經過三年對基本功的訓練,成為華梵大學美術系學生,大四時對篆刻產生了興趣,進行了一系列篆刻創作,並以此考上了華梵美術與文創研究所。

「我覺得現代的社會需要英雄!」詹邠表示,小時候由於成績不好,加上身體瘦弱,常遭受來自師長與同學在言語上的霸凌,使他非常嚮往幻想世界中的英雄人物,可以扶弱鋤強,因此從日本的動漫畫、美式漫畫到電影裡的英雄人物,都成為他的創作題材。

然而,細觀詹邠作品裡的英雄,並沒有強壯的身驅,只是一般人或幼童戴上英雄的面具。詹邠表示,他想強調的是一種「弱英雄」,任何人都可以是英雄,小人物帶上了面具,扮演一個角色來適應這個社會,回應眾人的期許與要求,甚至成為社會的模範,就是英雄。

「英雄也是人,他跟一般人沒有大不同,只是能力比較不一樣。」詹邠表示,英雄在面具底下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面,表面上英雄在拯救世界,但面具下都有個黑暗的、需要被救贖的自我,因此詹邠在不被面具遮掩的地方,例如嘴巴、表情等處,描繪出哀傷的情緒,希望大家關注到英雄也有平凡人的一面。

「哀傷是我對於這個世道被壓迫、不公的感受,這個社會被一種從以前到現在的世俗枷鎖團團包圍了!」詹邠認為,每個人都有他的包袱與枷鎖,從很久以前到現在逐漸累積屬於自我負面、黑暗的情緒,難以掙脫,然而詹邠認為這才能夠深刻地刻畫出每個人獨特的性格,而不是如同大家所看到的英雄表面風光的一面。

詹邠的作品貼近當代社會文化,以時下的流行語彙作為他的創作元素,如「假掰」這意指矯情做作、負面的詞彙,在他筆下成為刁著煙斗、一臉世故無奈的「假掰仙人」,以反諷、自嘲、無俚頭的行為,演譯出違和造作的故事情節。

詹邠指出,「假掰」是以做作、無法說服別人的軟姿態,對殘酷現實進行消極的「弱抵抗」,因為世俗枷鎖太重,現實太強硬,所以現代人往往充滿著無力感,只能用這種柔弱抵抗的方式,用矯情做作來掩飾內心的不滿。正如他在《英雄很忙》系列的〈臨「竹林七賢圖」〉裡,可以看出詹邠以工筆白描的方式,描繪手拿童玩、戴著英雄面具的幼童,畫面四周飾以古典圖騰紋路,象徵東方傳統禮教的枷鎖,框限了幼童的發展,使得戴著英雄面具的幼童流露著哀傷的神情。

透過傳統的媒材,以仿古的風格,融入流行文化的語彙,反應當代社會的問題,成為詹邠作品鮮明的標誌。詹邠期許,在台灣藝術公司駐村創作期間,可藉由公司提供的資源、展覽,在「弱英雄」、「弱抵抗」的議題上持續深化,傳遞更多正面能量,希望自己形塑的各類英雄形象,可以讓觀眾反思,雖然現今這個社會需要英雄的出現,但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英雄,只要能影響一個人,然後越來越多人響應,社會一定會變好。

訊息來源:台灣藝術股份有限公司

本文含多媒體檔 (Multimedia files included):

http://www.cna.com.tw/postwrite/Detail/180171.aspx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