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穿山甲 遺書 丁允恭

大師觀察產業趨勢 中衛中心董事長佘日新「新日微信」:精實與4.0

大成報/ 2015.10.12 00:00
【大成報記者羅蔚舟報導】

Womack和他MIT的研究團隊在1990年出版了一本探討日本汽車產業的專論The Machine that Changed the World,值此書風靡全球時,我在英國攻讀博士學位,幾乎每天聽研究汽車產業的德國佬同學高談闊論,講著汽車與當時仍在懵懂中的精實製造(Lean Production)。之所以懵懂,因為被Womack 團隊稱為Lean標竿廠商的豐田汽車卻自認TPS並不等於Lean,而Womack團隊所稱日本汽車產業施行Lean,也與事實有所出入(每家車廠的優勢來源不同)。但又何妨,除了對於生產技術的進展感到興奮,也加深了我這個車迷對這個產業的關注,而這一切只是起頭!

在那個年代,全球開發新車種的平均時間要五十個月上下,所以大改款的車約莫是五年一個循環才會有新車上市。二十年後,全球汽車廠商的版圖有非常大的變動,新車上市的頻率也縮短了許多;時間也證明人類的製造技術提升了,因此,汽車業內競爭的優勝劣敗也加劇了!2012年,德國的工業4.0在歐債危機與全球總體經濟疲軟的當下,似乎吹響了新一波的號角聲:拜彈性製造系統精進所賜,產業的規律在少量多樣的進程中普及到更多產業。網際網路改變了一切,從生產的形式、交易的形式、到消費的形式,稍一不留神,既有的競爭規則就被顛覆式的創新所穿透。而這二十年來,中國的崛起也是有目共睹。

中國經濟的超趕不需贅述,問題是在那個民族情懷的驅動下所聚合的全民意識,對全球財貨的供需均衡卻投下了致命的震撼彈。在生產技術逐步提升與全球供給逐步放大,但有效需求無法與前二者同步走高的悖離走勢下,我們還需要精實管理或工業4.0來深化供需失衡或通縮的壓力嗎?關鍵在於運用這些生產技術者是否能扮演良善的資源管理者角色?或是如中國產業為了趕超所瘋狂放大的產能,如七傷拳般,既傷了對手、自己也身受內傷?在全球牽一髮動全身的時代,掌握強勢資源者不將全球脆弱的消費市場作為掠奪的標的,善盡世界公民的產經責任恐怕是節制產業霸權的前提。

為解有效需求不足的挑戰,工業4.0更勝精實管理一籌之處在於除了包容精實生產的核心精神,也導入大智移雲的新一代生產技術,跨越了廠房的圍牆,實現了全供應鏈、全消費鏈,甚或全價值鏈的追溯可行性。經濟循環的可追溯性將抑制盲目投資與生產過剩對地球能(資)源的剝奪,讓Mother Earth可多承載人類永續發展一些時間!當初日本人不承認他們實施的Lean,因為Lean的文意中包括了孱弱的負面評價。台灣廠商若能藉由大智移雲的技術,將全價值鏈中多餘的脂肪(無效產能)轉化為肌肉,不僅有望在下一波的慘烈競爭中脫困,也有望在永續(包括環境永續與經營永續)此一關鍵課題上,再次成為資優生。

(圖文/中衛中心提供。本文轉載中衛中心佘日新董事長所撰規模與範疇之三十一:精實與4.0。)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