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鹹豬手 走路工 麻疹

打開病房與心房 小丑醫師來到你床前

中央廣播電台/沈雅雯 2015.09.25 00:00
台大兒童醫院癌症病房裡,最近有一個醫生非常受到孩子的歡迎,就連爸爸媽媽與護理師們都好喜歡這個醫生。小朋友說,這個醫生有個圓圓的紅鼻子,身上帶著好多有趣的玩具,就是沒有帶藥、沒有打針。他是誰?帶您到醫院來瞧瞧。

◎ 小丑醫師溜進我的病房!

星期四下午3點,安靜的台大兒童醫院13樓,突然響起了熱鬧的音樂聲。2位戴著紅鼻子、穿著鮮豔、打扮誇張的小丑醫生─嗨啾與Bob,竟然在醫院走廊遊行、唱歌,還跟大家Say Hi。

原本忙著手邊工作護理師們,紛紛停下了腳步,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和小丑醫生玩了起來。

嗨啾彈著拇指琴、Bob輕輕哼著歌。小丑醫師們偷偷溜進了孩子的病房。正在哭泣的小嬰兒一下子被吸引了目光,她不哭了。玩著玩著,就開心的笑了。

◎ 小丑醫師你要幹嘛?

今年7月開始,小丑醫生首度走進了台灣的兒童醫院,打開病房,也打開孩子們的心房。

究竟,什麼是小丑醫生呢?馬照琪:『(原音)紅鼻子醫師的目的,其實他並不是一個治療,並沒有讓小朋友恢復健康的能力。但是我們能做的就是陪伴。讓小丑醫師在他的病床前面表演的10幾分鐘裡面,可以讓一般小朋友得到歡笑、遊戲,暫時忘記病痛。』

說話的是被暱稱為「馬馬」的沙丁龐客劇團的團長馬照琪,10多年前她到法國知名的賈克.樂寇國際戲劇學校求學,首度認識了小丑醫生。看到在小丑醫生的陪伴下,受病痛折磨的孩子開懷大笑,內心既震撼又感動,希望台灣也有小丑醫生的夢想逐漸萌芽。

去年馬馬終於圓夢,她回到巴黎接受小丑醫生的課程與訓練,成為台灣第一個小丑醫生,緊接著在台灣推動「紅鼻子醫師」計畫,成立小丑醫生團隊。

◎ 你走開!不要煩我!

年輕的子桓與紋昌,是馬馬的在沙丁龐客劇團重要的工作夥伴。打從馬馬與Bob兩位小丑醫生第一次踏進台大兒童病房,他們就跟在旁邊協助、記錄。

但是第一天遇到的5歲的孩子多多(化名),就讓他們永生難忘。子桓、紋昌:『(原音)第一次小丑醫生來的時候,他是直接「走開」、「不要」,甚至他會「噗」去弄小丑醫生,他非常抗拒,他覺得你很奇怪,你幹嘛?你不要煩我。』

被孩子吐口水,小丑醫生該怎麼辦?子桓說:『(原音)他對他們吐口水,馬馬他們就好像有一陣龍捲風吹過來這樣,慢慢的這樣幾次之後,他就發現這2個人好好玩喔,開始可以接受。甚至第二次去,還跟弟弟玩到把醫院的門拆了,弟弟就笑開懷了,他覺得太好笑,但我們所有人都傻眼了。』

多多愛上了小丑醫生,還會跟新的小朋友介紹小丑醫生,每次遊行時總是走在最前頭,當起小丑醫生的小隊長。子桓說:『(原音)我跟他媽媽聊天的時候,他媽媽說,你知道像之前醫院要辦活動,弟弟就說,我不行,因為那天小丑醫師要來;還有一次半夜他發燒吃藥,他醒來說,啊,小丑醫生是不是已經走了?他就是會很期待能跟小丑醫師互動。』

小丑醫生知道每個孩子的病況,知道罹患罕見疾病「神經母細胞瘤」的多多,為什麼一開始防衛心那麼強。子桓說:『(原音)他在醫院裡面其實很久了。他們在醫院裡一起長大的孩子,有3個人已經過世了。弟弟他面臨的是沒有童年、沒有娛樂、很痛苦、很辛苦的治療,自己好像要面對有一天,我也會跟我的玩伴一樣會離去。他只是一個幼稚園年紀的小孩,卻要面對這些,所以在性情上,他會變得比較反抗。』

◎ 病房變森林 幽默也是一種治療

小丑醫生每個禮拜定期拜訪台大的兒童癌症病房。跟多多一樣,幾乎以醫院為家的小朋友們,長期封閉在病房裡,他們面對艱難的治療,日子往往寂寞而蒼白。而小丑醫生,走到他的床邊,打開一個新的世界。馬馬:『(原音)小丑醫生來,等於說帶來一個新的刺激、新的世界,可以讓他們暫時脫離那個很封閉的病房,我們小丑醫生也會試著用表演的方式讓整個病房的空間開始改變,比如說我們會把病房當作一個森林,開始冒險、開始玩槍戰,讓小朋友那一剎那覺得,喔,我好像到了另一個地方。』

病房變成了森林,看在真正的醫師眼中又是什麼感覺?台大兒童醫院胸腔加護醫學科主任呂立說:『(原音)他其實會幫助小孩子,第一個他會願意來醫院,我們就希望在不知不覺中,他如果在那邊跳、在那邊很開心,就把化療的藥注射完,所以感覺上的確是沒那麼沉重。』

呂立醫師是台灣實現小丑醫生計畫的重要推手,身兼瑞信兒童醫療基金會執行長的他,10年前在美國波士頓兒童醫院進修時,就看過小丑醫生的神奇魔力,後來透過基金會的經費,贊助學費讓馬馬到法國學習。

雖然馬馬強調,小丑醫師做的是陪伴而不是治療,但為孩子帶來歡笑,真的很重要。呂立:『(原音)其實國外有個說法叫做幽默治療,就是讓大家在開心中,能讓自己的抵抗力、免疫力變得比較好,然後也不要那麼憂慮,可以在面對疾病非常辛苦的時候,有可以比較好的心情,比較正向去看待這個事情。』

◎ 13樓的護理師通通都被Bob 求婚過

呂立:『(原音)他們來的那個時間,好多小朋友都好期待喔,甚至家長也一起在那邊開懷大笑,中間的很多互動,我甚至看到護理師一邊微笑一邊做他專業的事情,看了真的很感動,因為平常大家都非常辛苦,能有些時間是微笑著一邊治療、照顧,我覺得是很重要。』

的確,小丑醫生不只陪伴生病的孩子,就連護理師們都受到小丑醫師的「照顧」。子桓、桂芳、紋昌:『(原音)13樓的護理師通通都被Bob (小丑醫師)求婚過!當然是在戲劇裡面啦!對對對!然後她們就會很開心。』

孩子難得笑了,一旁的爸爸媽媽,可能哭了。子桓:『(原音)當他燦爛的笑容展現出來,當他的眼神發光了,或是你看到他的家長在旁邊也笑了,終於眉頭鬆了,或是就哭了,你會把這一切都貫穿起來,那個衝擊其實非常大。』

◎ 小丑醫師你說說看

還在念台大戲劇系的大學生桂芳,是馬馬回台後訓練的第一批小丑醫生。她扮演的小丑醫生嗨啾,是一個外表陽光、內心卻相當陰鬱的人,走起路來還有些駝背,格外有特色。

什麼是表演,什麼是藝術,桂芳在小丑醫生的工作中,有了深刻的體會。桂芳:『(原音)那個當下即時的回饋,無論是好的壞的,因為立刻有人回饋了你剛剛做得這一切,也許是笑容或是很專注的看著你,這跟站在舞台上,別人注視你的那種感覺是很不一樣的。我覺得沒有任何的東西是虛榮的感受,就是你感受到一種交流,不是觀眾跟表演者的關係,而是人與人之間,一種需要的關係。』

◎ 小丑醫師,下個禮拜見!

台灣的小丑醫師剛起步,馬馬說,為了讓這個愛的計畫一直走下去,小丑醫師需要被社會看見、被大眾支持。馬馬:『(原音)因為我們這些演員他們都是有收入、有演出費的。然後也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夠一方面把他長期、固定做下去,二方面我們才能要求小丑演員的表演品質。在這個原則之下,我們才能夠讓他很好地在台灣的醫院運作下去。』

小丑醫生在法國已經有20多年的歷史,每一家醫院一旦開始,就沒有間斷過。

台灣這邊,小丑醫生Bob和小朋友多多的遊戲,每個禮拜都有新的劇情,小丑醫生當然也不能缺席、不能讓多多失望。

其他醫院裡,還有更多的小朋友需要小丑醫師來敲門,打開病房、打開心房。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