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難民危機 波灣富國袖手旁觀

中央廣播電台/黃啟霖 2015.09.08 00:00
大批敘利亞難民湧入歐洲,衝擊歐盟的應對能力,也挑戰歐盟的結構,引發各成員國之間的爭辯。但是鄰近敘利亞的富裕國家卻是袖手旁觀、冷漠以對,招來民眾的憤怒與指責。這主要是來自各國領導人對阿拉伯之春的抗拒,以及對反恐的疑慮,超過了他們對難民的人道關懷。

◎敘為難民主要來源

根據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UNHCR)最近指出,今年以來已經有36萬6,400多名難民,越過地中海抵達歐洲,其中2,800人在途中喪生。但是難民依然前仆後繼前往歐洲,預計今年全年將有多達80萬難民在歐洲申請居留。

這些難民當中,最多的是逃避4年內戰的敘利亞人,其次是阿富汗人、厄利垂亞人和奈及利亞人,他們通常是為了逃離貧窮和迫害。而在大批難民湧入歐洲之後,也帶動了巴爾幹半島柯索沃等地的貧窮民眾,跟著難民湧入富裕的歐洲國家。

◎敘週邊國家 已為難民所苦

敘利亞難民是這一波難民危機的核心問題,也嚴重衝擊了鄰國。自從2011年3月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400多萬難民湧向週邊國家,令各國收容難民的能力被逼到極限。

根據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哈提布(Luay Al Khatteeb)的統計,中東國家收容的難民人數:土耳其180萬人、埃及13萬3千人、伊拉克24萬7,861人、約旦62萬8,427人、黎巴嫩120萬,總計已經超過400萬人,因此促使部分難民再往歐洲流竄。

◎波灣富國 冷眼旁觀

至於距離敘利亞不遠的波斯灣合作理事會(GCC)富裕國家:卡達、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卻沒有正式收容過一個敘利亞難民,實在令人費解。

因此,在敘利亞小難民亞藍(Alyan Kurdi)伏屍土耳其海灘的照片曝光之後,不但升高歐洲各國接納難民的意願,也凸顯了這些富裕阿拉伯國家對敘利亞難民的冷漠。但原因何在?

首先是簽證的理由。

從表面上說,敘利亞人當然可以向這些波灣國家申請旅遊簽證或工作許可,但費用非常高,而這些國家也幾乎都不發給敘利亞的申請者簽證。至於工作,他們傾向聘雇東南亞國家和印度的移工;因此,敘利亞人能去的阿拉伯國家只有葉門、蘇丹、阿爾及利亞,以及茅利塔尼亞。

更何況,這些波灣國家都不是1951年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的簽約國,不必受到必須保護難民的規範。因此,在局勢緊張之下,更有不發簽證的理由。

◎抗拒阿拉伯之春 憂心恐怖勢力

接著是政治立場。

若干波斯灣人士認為,在英美一直支持中東和北非的「阿拉伯之春」運動。敘利亞受此影響,才引爆反對派與政府軍爆發武裝衝突,但是歐美又沒有全力支持並提供反抗軍武器,非但無法推翻巴夏爾政府,反更促成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崛起,在敘利亞攻城掠地,屠殺居民,導致局勢更加混亂,這才是造成難民危機的元凶。

依照此種邏輯,這是歐美國家捅出來的樓子,當然要由歐美來清理,所以歐美理所當然要收容敘利亞難民。

最後是反恐的立場。

根據英國週日快報(Express)的報導,已有大約4千名伊斯蘭國(IS)成員滲透到難民群內,經由敘利亞與土耳其邊界轉進歐洲,主要目的在報復西方國家對IS的空襲行動。

因此,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阿拉伯國家,更可名正言順地以安全與反恐的疑慮,拒絕接受大批難民。

不過,誠如難民公署特使、好萊塢女星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的呼籲,各國應該承擔起人道責任,優先處理逃離戰火和迫害的難民。富裕的阿拉伯國家應當放下以往的立場,儘快接納敘利亞難民,協助解決難民問題,未來可以讓他們重返敘利亞,展開重建的工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