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課綱系列四:台灣需要課綱嗎? 學者論戰

中央廣播電台/陳國維 2015.08.13 00:00
反課綱佔領教育部行動上週暫告落幕,但學界已掀起「台灣是否需要課綱」的論戰。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授李筱峰認為,台灣正朝多元社會發展,因此不需要再制訂課綱,相關教材可交由老師與家長、學生共同編寫。不過,也有學者指出,為因應升學考試和教科書審定作業,課綱仍有存在的必要性,但或許能從硬性的內容與名詞限定,逐漸轉為原則性的說明。

◎發展多元性 學者倡「無綱無本」

李筱峰:『(原音)基本上,我其實是認為根本不需要課綱。』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李筱峰表示,台灣社會如果要邁向民主、多元,就應該尊重第一線的教育人員,讓老師們自編教材,不必再採行「中央集權式」的課綱。李筱峰:『(原音)我認為根本不需要教科書,你老師自己教自己的,你每一個老師自己去編教材,編教材的過程,可以透過你跟家長、甚至受教者,大家共同溝通然後來制訂,所以教材本身是多元的,同一個老師他的教材也是多元的喔,用這種方式,然後也不是用灌輸的方式,是一種啟發的方式,歷史課也是可以這樣。』

對於「無綱無本」的作法,國家教育研究院教科書中心主任楊國揚表示,國內制訂課綱是要讓教科書商在編書時有所依循,並使升學考試有命題標準,所以台灣的教學還是需要有課綱。他雖然也期待未來老師能自己發展教材,但如果完全沒有課綱,也要社會能接受才行。

◎課綱規範多寡 受限升學制度

楊國揚指出,國內課綱現階段屬於「硬性課綱」,規範細又多,或許以後可走向「軟性課綱」,讓內容更為彈性。楊國揚:『(原音)未來如果課程能夠更鬆綁,它在「綱」的寫法裡面比較原則性的寫法,而不是一個精確性的說法。寫太細就比較容易造成編輯教材的人,他所受到的束縛就更多。』

不過,曾擔任課綱修訂專案小組召集人的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員黃克武則認為,即使採行「軟性課綱」,也未必能解決國內的種種分歧,還是依照現行的「一綱多本」模式,比較妥適。黃克武:『(原音)我覺得還是照比較周密的程序性,大家願意在這個課綱擬訂的過程裡面,在那裡表達意見,然後找到一個共通點,然後我們有一套課綱,有不同的教科書,我覺得那個還是比較可行的辦法。』

黃克武也指出,有國家是沒有課綱,只規定要審查教科書,但問題是我國的教科書直接連結升學考試,如果沒有課綱,教科書將淪為各寫各的,教學現場將會混亂。

台北市建國中學校長徐建國表示,除非國內改變大學升學模式,改採各大學自訂條件或參採高中在校成績等方式,不然,即使有別的國家採行「無綱無本」或「多綱多本」等較寬廣的作法,在台灣也無法仿效。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