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理解土地真正歷史 屏縣府邀集文資委員現勘牡丹社事件遺跡

中央社/ 2015.08.03 00:00
理解土地真正歷史 屏縣府邀集文資委員現勘牡丹社事件遺跡

(中央社訊息服務20150803 17:31:50)發生於屏東的牡丹社事件對於後來臺灣、琉球、清朝與日本的命運有重大影響,縣府七月底邀集文資委員現勘相關遺跡,理解這塊土地真正的歷史,還原應有的真相與尊嚴。

文化處表示從臺灣史觀點來說,相較於一八八四年清法戰爭的「大戰爭,小影響」,一八七四年的牡丹社事件是「小戰爭,大影響」,改變了東亞世界整體情勢與臺灣以及臺灣原住民的命運,臺灣成為國際勢力競逐的場域,牽連島內複雜的族群關係與住民生活,如清朝長期將恆春半島車城以下視為「化外之地」與「化外之民」,牡丹社事件之後強化對臺統制,包括恆春設縣築城、臺灣建省等;鵝鑾鼻燈塔也在美日等國的要求下建立。

文化處提到七月底現勘的牡丹社事件相關遺跡,包括已依文資法列入歷史建築的「明治七年討『蕃』軍本營地紀念碑」(位於海生館週邊)、「西鄉都督遺蹟紀念碑」(石門古戰場,即戰後遭國府破壞改成「澄清海宇還我河山」)、「征『蕃』役戰死病歿忠魂碑」(在「西鄉都督遺蹟紀念碑」同場域一側)與「大日本琉球藩民五十四名墓」,還有尚未列入文資的日軍龜山前進指揮所。

文化處表示經文資委員初勘討論,認為目前有幾項問題:(1)分散的導覽解說牌未統整,不僅諸多史實錯誤,且從外來者觀點論述,欠缺臺灣主體性以及原住民的聲音,誤導眾多至恆春半島參訪的國內外觀光客。例如牡丹鄉公所設立的解說碑文居然還有「山胞」字眼。(2)景點四處分散,未加整合,無法給遊客牡丹社事件的整體性圖像。(3)要給當時戰死的頭目阿祿古父子應有的尊嚴與地位,不該在後來的紀念場域與歷史論述中缺席。(4)「澄清海宇還我河山」碑文實與牡丹社事件無關,應依文資法適當處理。

文化處表示文資委員初勘意見將依程序提交文資審議委員會議討論,縣府後續將依文資會議專業的集體決議進行處理,還給土地真正的歷史與臺灣人民應有的尊嚴。

訊息來源:屏東縣政府

本文含多媒體檔 (Multimedia files included):

http://www.cna.com.tw/postwrite/Detail/175720.aspx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