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C羅 柯P 軍改三讀

◆分紅費用化 科技新貴成廉價勞工

中央商情網/ 2015.07.26 00:00
(中央社記者張建中新竹2015年7月26日電)又到了科技業分紅發放的高峰期,不少科技人已少了興奮感,感嘆員工分紅費用化後,公司不再發股票,分紅跟早年已不可同日而語,若以工作時間看,算是廉價勞工。

「成功的工作是必須犧牲個人生活的,當你個人生活全毀的時候,代表你要升遷了」,這是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的經典台詞。相信不少人對這句話有相當深的感觸,工作與生活間如何取捨,對多數人是一大難題。

上周五,華碩(2357)財務長張偉明驚傳病逝,年僅50歲;茂迪(6244)榮譽董事長左元淮也在當天病逝,享壽68歲,台灣科技業一天內接連痛失二位英才,令人惋惜。

想起世界先進(5347)前董事長章青駒才剛在7月初病逝,享壽67歲;還有國碩(2406)暨碩禾(3691)前董事長陳繼仁去年底因積勞成疾病逝,享年54歲。

陳繼仁離世前曾留下一封給員工的公開信,信中提及過去創業拚鬥的歷程,當公司不好的時候,曾嘗過銀行的人間冷暖,不過,現在已經挺過來了,每月營收超過新台幣10億元。

只是過去17年來過度超用了身體,陳繼仁說,未來要慢慢償還過去不當對待身體的債務。陳繼仁最終還是不敵病魔,壯年早逝,令人不勝唏噓。

早出晚歸、壓力大,幾乎是科技業的常態,一直以來不時傳出有工程師過勞死;有不少科技人自嘲是「賣肝」一族。

曾在科技業待了十餘年的Vivian,去年為了能有多點時間陪陪小孩,決定自行創業從事貿易。

Vivian說,過去在科技業雖然是負責行政業務,不過,每天都要到晚上7、8點才下班,有時假日還要到公司弄報告。

還有在IC設計大廠工作的工程師朋友,Vivian說,晚上10點下班對他們是常態,還常常要加班到晚上11、12點。

Vivian感嘆道,科技業是採責任制,沒加班費,尤其,自從員工分紅費用化後,多數公司都不再發股票,收入大幅縮水,若以工時來看,科技人可說是廉價勞工。

曾在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工作7、8年的Tim,今年也剛轉換跑道,回台北擔任金融業高階主管特助。

對於外界將科技人視為是坐領高薪的新貴,Tim不平的說,這是對科技業分紅的污名化;過去分紅配股,其實有助科技公司留任人才,將員工與公司緊密連結,有利提升競爭力。

現在企業分紅多以現金形式發放,要想早早退休可說是不可能,況且分紅多寡取決於公司獲利狀況,Tim說,當前產業競爭激烈,公司營運波動起伏劇烈,科技人分紅也隨之變化不定,科技業其實也算是高風險行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