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哭!總統哈佛抱大樹!塵爆受害者截肢!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5.07.14 00:00
這則新聞,我看了二十多遍;心痛、難過,慘痛的故事,我都會背了。

背下來,才能堅定我對他們的憎惡;

背下來,才可強化我為小民弱勢發聲的勇氣;

背下來,才會討回馬英九總統和他的毛治國閣揆,及國民黨主席、新北市長朱立倫虧欠人民的公道。

背下來了,徹夜難民,心頭酸絞。李珮筠(20歲)、劉致葦(19歲)、陳天順(20歲)、蘇家陞(23歲)、黃小軒(22歲)。他們,青春生命,嘎然中止;他們,最後關頭,都曾強烈求生。他們的意志,戰勝不了一場人為的災禍;他們的辭世,烙印了現在執政的,應該負責的中國國民黨,和這個政黨無能無情、無血淚的領導群,明年1月16日大選中,被人民驅逐出政治權力核心的標記。

他們的犠牲,必須有價值;他們的墜落於人世,不能無聲無息。

他們的苦難,要由馬英九、朱立倫、毛治國和八仙集團的陳家、派對主持人呂忠吉負出活生生的代價。

否則,天理不容。

否則,截肢的黃博煒為了活下去的割捨;為了保住活命那一口氣的苦難;為了找回美好人生的奮鬥掙扎,豈不是都變成了灰飛煙㓕。

天理,其實早已難以昭彰;只有人民;只有選票,才是最有效的制裁手段。

天理,在權力者馬英九的眼裡,如同他總統大位可以掌控,如奴僕般的政客、部屬、特偵組檢察官及檢察總長一樣,予取予求、隨時差遣,如同共犯。

馬英九已經無藥可救了;馬英九和他的國民黨同僚更是喪失天良。還記得八仙樂園塵爆大火灼傷近五百位年輕人的形體心靈,慘痛救治的第三天,擔任這群青春世代總統的馬英九,還在總統府召開記者會,興奮無比的宣告他即將啟程的中南美洲之旅,將要過境母校哈佛大學,將要和卸任的前行政院長江宜樺相見歡。

果真很歡喜。這天,馬英九在哈佛大學與江前院長重聚,閒逛哈佛校園。這天,馬英九開心的尋找一棵他求學期間最中意的大樹。這天,馬英九懷抱大樹,笑容滿滿得意的相片,刊登在很多臺灣日報的重要版面上。

這天,名叫黃博煒的年輕人,八仙氣爆受害者,全身燒傷百分之九十五的年輕人,為了保命,點頭同意截肢。

這一天,馬英九在哈佛大學抱著大樹懷舊;黃博煒在新光醫院切掉膝蓋以下的雙腳。

黃博煒受害的所在,是馬英九政府核准的公共遊樂場所。

黃博煒求生的毅力,是我新聞工作30多年來,最錐心刺痛的報導。

新聞記者是這樣寫的:

傷勢過重,先是血液透析,接著裝上葉克膜,黃爸爸擔心兒子太過痛苦,熬不下去,含悲忍傷在兒子耳邊,曾一度問他:「想不想到天上當天使?」他挺著劇烈疼痛,不斷向父親搖頭。

好一個男子漢黃博煒。

截肢,是避免壞死組織漫延,惡化為敗血症致命。黄博煒點頭,他要活下去。

總統哈佛抱大樹;塵爆受害者截肢!

這則新聞,我看了二十多遍;心痛、難過,掉了好幾次眼涙。

慘痛的故事,我都會背了。

背下來,才能堅定我對馬英九和他的團隊執政無能,視人民如螻蟻的憎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