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七優惠 颱風 85度C

一把無情火!燒傷女孩更燒去她的家

華人健康網/文/呂建和(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2015.07.09 00:00

含羞草,多葉的枝椏好似活潑的生命力,深綠的身影似乎有著樂觀的向陽心,挺立的軀體好像潛藏著堅毅的性情。然而,一不小心的觸碰,卻使她迅速地收起了她那正面積極的外顯特徵,一時之間,成了一位瑟縮在深雪街頭身著薄衣的赤足少女。

十年前的某天,那夜一場莫名火,不僅拆散了一個小女孩的家,也將她的雙腿灼成重傷。(圖片僅為示意非當事人)

十年前的某天,冷冽無情地敲打著門窗,呼嘯的強風在長空中劃出一道道的荒涼。那夜一場莫名火,不僅肆虐了一個小女孩的家,也將她的雙腿灼成重傷,從此,她成了社會上所標籤的「被火紋身的小孩」,那年她才4歲,而這小女孩正是我的姪女。

在醫院的燒燙傷加護病房裡,她是一個極度愛哭鬧的小孩,不時會拗著倔強的脾氣對醫生和護士吼叫。激烈的身軀扭動,根本不願配合醫院任何的治療,任何食物 送到嘴邊,她總是緊閉雙唇不願張口。

一把無情火!燒傷小女孩更燒去她的家

從病房外頭冰冷的玻璃望去,只見她孱弱的身軀,纏滿滲著紅色血水的紗布,哭腫的雙眼仍淌著滿臉的淚痕。幽暗的病房內,她始終不發一語瑟縮在病床的一角, 抽搐的形體不時打著冷顫,偶而眼神會望向一個不知的方向,好似在找尋些什麼,但失望與失落全寫在她臉上,之後她輕闔了雙眼不再有任何反應。

「我好痛哦!媽咪,你叫爸爸和姐姐來看我,好不好?」 一句句近似哭喊的哀求刺痛了旁人的心。(圖片僅為示意非當事人)

「媽咪,爸爸和姐姐為什麼都不來看我,他們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我好痛哦!媽咪,你叫爸爸和姐姐來看我,好不好?」

一句句近似哭喊的哀求刺痛了旁人的心,旁人卻只能說:「乖,不要哭,你要趕快好起來,不然爸爸和姐姐會傷心的。」如此的拐彎抹角只為了掩飾真相與善意的欺騙,她似懂非懂且善體人意地回答著:「好,可是我真的好痛哦!」她與媽咪的對話,及離開前相擁而泣的畫面,旁人隔著玻璃看見這一幕,只能任淚水在臉上不停地泛流。

她的病情一直沒有好轉的跡象,身體卻也漸形虛弱,高燒昏迷的她,口中一直喃喃唸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沙啞的聲調,透露著極度的恐懼與哀求。雖然醫生極力以可能引發嚴重感染的危險性阻止出院,但她家人仍簽了自動出院後果自負的同意書,毅然決然地辦理出院回家。

不只傷口疼痛!喪親更是身心煎熬

客廳裡的一個角落,塑膠製的躺椅上撐著她奄奄一息的軀體。為了避免細菌的感染,她的家人苦苦央求診所醫生每天為她注射點滴,醫生雖然勉強同意,但每天仍不斷地叮嚀著:「你們必須將她送回醫院治療,否則會有生命危險。」然而在醫院裡,她那憔悴的身影卻更令人不忍與不捨,民俗的療法成了唯一的選擇,她只能奮力「與天搏命」!

她又過了一道生死關。而明天、後天、大後天,熟悉的景象一再一再地重演,數十個日子著太多的「悲」與「哀」、「傷」與「痛」。(圖片僅為示意非當事人)

寒冷無情的冷冽裡,低垂的黃昏是她與天搏命的時刻。一圈又一圈厚重的紗布仍無法阻止惡臭的膿血滲出來,每回換藥都必須用盡一包又一包的棉花,將表皮已成 膠質的雙腳擦拭乾淨,再以具刺激性的雙氧水殺菌,最後才塗抹上一層又一層的白色藥膏。她死命掙扎、用力哭喊,旁人泛著淚水的臉怎麼也不敢正視那張無辜又稚 嫩的臉龐,深怕一心軟就放棄了對她唯一治療的機會。

重新裹上新的紗布後,她早已滿身汗臭、嘴唇泛白,低泣的聲音抖著不連續的冷顫,她又過了一道生死關。而明天、後天、大後天,熟悉的景象一再一再地重演,數十個日子著太多的「悲」與「哀」、「傷」與「痛」。

一把火燒毀家!硬生生將「親、情」分兩地

電視上播放著宮崎駿「多多龍」的卡通,那是她最愛的卡通影片。幼小的主角不慎走失了,不停地叫著「爸爸、爸爸、爸爸」,她目不轉睛的神情,時而幻想, 滿足地漾著笑意;時而落寞,陷入愁痛悲苦之中。劇情結束,紅了的眼滾著淚水,鼻子也不停地倒抽,回憶湧上她的心頭,襲來了一陣陣難堪的分離。當旁人注意到 她的反應,她便抓起被子往頭上掩,狀似耍賴地發出「呵呵、呵呵」的勉強笑聲,深怕那敏感而纖細的心思被旁人看透。

她再也無法叫任何一聲「爸爸」了,這兩個字已離她好遠好遠。一家四口共騎一部50CC機車共遊的快樂情景已不復見;深夜剎時打雷落雨而害怕不已的她,從此也失去了姐姐的擁抱與安慰。

暗夜裡她問著媽咪:「爸爸是不是不要我們了,為什麼都不回來,我好想爸爸和姐姐哦!」「我很乖,是不是他們就會回來了?」「爸爸什麼時候要再用摩托車載 媽咪、姐姐和我去動物園看大象,我要叫大象用鼻子噴水把火火用不見,好不好嗎?」一句一句童稚的言語,卻像一把利刃,深深地刺在每個人的心上。

播放著梵音的小巴士,載著被人抱在懷裡的她的爸爸和姐姐經過家門樓下,讓他們再看她最後一眼,愛她最後一次,永不再回頭,也不再有任何眷戀。寒風冰雨, 濃的化不開的霧遮斷了歸途,硬生生地將「親、情」分隔兩地,永無相見之期。

歲月並未沖淡任何的記憶,反而是年齡的增長在她心底深處刻劃了許許多多生命的軌跡及增添了複雜的情感。(圖片僅為示意非當事人)

歲月使傷口結痂!記憶卻不曾被沖淡

歲月並未沖淡任何的記憶,反而是年齡的增長在她心底深處刻劃了許許多多生命的軌跡及增添了複雜的情感。

不知從何時開始,她開始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待在房間裡,常常對著皮夾內的2張小小的照片發呆。一個是約莫30左右的俊俏男性,也就是十年前她喚「爸爸」的那個人;一個是紮著兩束頭髮的6歲小女孩,也就是十年前她喚「姐姐」的那個人。如今,她已比那位紮著可愛頭髮的小女孩還大了,而那位「爸爸」卻一點也沒有變老。

二十年後,當她再拿起照片時,她或許已經結婚生子,照片上的人也早已泛黃,一個彷若她先生的年紀,一個彷若她女兒的年紀。她先生可能會問:「這兩個人是誰?」而她女兒可能會問著:「媽咪,他們是誰啊?怎麼長得不像爸比,也不像我?」她也許必須將這個屬於她生命中無可抹滅的故事,告訴她未來的家人,再度提起這段塵封己久的深情往事。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45/26452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