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車禍火紋身 在醫院的167天(下)

華人健康網/圖文提供/原水文化 2015.07.08 00:00

清醒後,真正的痛苦才算降臨。嚴重灼傷的我,暫時還回不了家。畢竟,只要傷口稍有感染,就可能危害到我得來不易的生存奇蹟,我得繼續住在加護病房,接受專業照護。出院對我來說,很遙遠。

再過不久,醫師告訴我,可以吃「流質食物」了。一聽到這個「好消息」,幾個和我比較熟的護士阿姨(姐姐)們,偶爾會買布丁、飲料讓我解解饞。在這之前,我整整4個月沒「吃東西」了。大部分的「食物」來源,是用鼻胃管灌的牛奶,而且食不知味,只感覺到鼻子涼涼的。

住院期間,我總是拜託媽媽,把她要吃的午餐帶來病房吃,媽媽很疑惑,她覺得這樣做,對於「不能吃」的我,不是太殘忍了嗎?我告訴媽媽:「我是在為未來做準備啊。」

雖然,我「現在」不能吃,但是我「以後」可以吃啊。我看媽媽吃了什麼,才知道我出院後,可以吃哪些「好料的」。我希望第一口吃到的就是美食,畢竟憋了這麼久,我一點都不想要踩到地雷。就這樣子,每次媽媽一邊吃,我就一邊問,我就像「食尚玩家」的製作團隊,訪問正在吃東西的媽媽,蒐集最「美味可口」的情報。

「今天吃的是什麼啊?」

「今天的食物得幾分?」(分數太低的話,以下省略)

「今天的食物在哪裡買的呢?」

「這家店,還有其他的招牌菜?」

「媽媽,妳推不推這家的料理呀?」……

媽媽除了想辦法用「說」的方式,表達出她對食物的感覺外,還特別準備一本小冊子,裡頭寫滿了我「未來美食」的口袋名單,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我出院後準備大快朵頤的。光「流質食物」,已經無法滿足我了。我體內的叛逆成分,可沒被這場意外給燒光,愈是不讓我吃,我就愈是想吃。我燃起熊熊鬥志,一心一意就想挑戰「非流質食物」。

住院期間,阿嬤每個晚上都會來醫院陪我。當我能吃流質食物後,她便把湯帶到醫院來,親自餵我。有阿嬤親自餵我喝,連湯都變得好可口。可是,我真的好想「吃東西」。有次,我任性地告訴阿嬤「好想吃水餃」,沒想到,她二話不說,馬上去把水餃買來了。

阿嬤貼心地把一顆水餃切成五小塊,然後,一小口一小口耐心地餵我,美味當前,我也顧不得吞嚥困不困難,就這樣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不知不覺,我就吃完了五顆水餃。

我想起,還跟爸爸住在一起時,因為工作長期居住在臺北的爸爸,只要一回到大雅,就會帶我去巷口水餃店。除了水餃,我們還會點碗蛋花湯,和一盤燙A菜。也許因為爸爸的影響,我本來就很喜歡吃水餃,盼了這麼久,再次吃到,只能說是「人間美味」。

隔天醫師來探視時,我親口跟他「說」這件事。醫師感到很驚訝:「妳真的好厲害喔,我遇過這麼多的氣切病人中,妳是第一個可以吃東西,又可以說話的病人耶!」我自己也感到挺神奇的。我好久沒有被人稱讚了,這次居然因為「偷吃」被誇厲害,而且還是我的主治醫生說的。

出車禍之前,我就很喜歡主動開啟話題、跟人聊天,也挺喜歡聽聽別人的故事,這也難怪,我以前總是在網咖一聊就聊通宵了。出車禍之後,插管一插就是好幾個月,難免想要出個聲音,嘗試看看自己能不能再說話。也許就是這樣的企圖心,讓我在氣切的狀態下,還想著突破障礙,用「說」的來表達吧。

聽損未必是壞事,我學會用「心」聽

在醫院這167個日子裡,從厭惡、抗拒到不得不面對,我總算稍微適應這殘缺的身體,也試著找出一些適合我「這個樣子」的生活方式,好讓我之後可以活得「正常」一點。

我已經夠幸運的了。即使送到醫院時全身燒到焦黑,燒的好險都是表皮(連屁股跟胸部都被燒光光了),沒傷到內臟器官。倒是左耳右耳的神經受損程度,分別將近70%,受傷後,我的兩隻耳朵加起來的聽力,還不及正常人的一隻耳朵。

也就是說,我是一個重聽的人,除了很難透過電話與人通話,當面想要跟我說話,也得扯開嗓門,要不然就得字正腔圓地慢慢講,還不能有「第三者」同時插話,一旦「人多嘴雜」,我就聽不清楚了。這的確讓人很困擾,也很失禮。和我對話,不是像在吵架,就像在演講比賽。其實,連我自己都覺得好尷尬。

幸好天無絕人之路,在幾近面目全非、體無完膚的狀況下,上帝還讓我保住雙眼,我的視力並未受到損害。我學習讀脣語,也懂得利用文字與人交談(加上通訊軟體愈來愈方便)。

在我看來,「聽損」也不完全是壞事啊。例如,別人嘲笑我的殘缺時,我聽不到;聊八卦時,我不會一起進入話題。「聽不清楚」似乎是保護自己、不受影響的一種方式。聽力好的時候,我反而常沉不住氣,尤其是對老師、家人,話都還沒聽完,就覺得他們一定是要罵我,讓我難堪;就算把話聽完,也只是斷章取義,總是聽不到他們的用心良苦。

車禍後,正是因為「聽不清楚」,我更能用「心」聽,仔細聽,這樣一來,才不至於忽略話語背後的真正意義。不只如此,當外界音量變小,我也容易靜下來,專心地思考每件事,有耐心地做好每件事。我懂得放慢腳步,聆聽自己的聲音。

學會「傾聽自己」,也算是這場意外帶來的收穫之一。就像以前我很容易受到外在世界的操控,若有人說抽菸Cool,我想都沒多想,就先抽了再說。即便我知道,我根本一點都不喜歡抽菸。現在,我懂得聆聽自己的「心」,我不再因為一句無關緊要的話,影響自己的意志,也不再因此迷失。

本文出自原水文化《酷啦!我有一雙鋼鐵腳》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41/26376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