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盡速啟動國土重新規劃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5.15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本文所謂的「國土規劃」和一般所說的「行政區劃分」不同,「行政區劃分」只是「國土規劃」的一部分;因以前時常看到馬英九把兩者混為一談,故要特別先在此言明,以免混淆視聽,又浪費一大推社會資源,徒致勞民傷財;本人自三十年前五度赴韓考察、了解到他們國土企劃院之規畫設計就覺台灣更須要有這套機制;蓋台灣土地資源狹小,毫無浪費土地資源之本錢,而台灣周邊海域很大,無論是領海或公海都應好好規畫利用;這一題目很大、本文祗能列舉一二以做引言、以為拋磚引玉,尚祈各方賢達再旁徵博引,祈望台灣之國土規劃能更完善,以盡書生報國之責而不忝於此生矣。

以前台灣是農業社會、現在是工業社會將轉型為以服務業為主的商業社會之際;以前是青壯年為主的社會型態現在正慢慢轉型為老年比率增多的社會型態,所以土地用途要趕快檢討,該調整的要快調整,不要讓建商炒地皮炒過頭了再檢討就遲了;譬如五十年代石門水庫造好後規定30%工業用水70%農業用水,當時台北縣市加桃園縣人口約三百五十萬人,後來北台灣工業越來越發達、人口越來越多、民生用水的品質要求越來越高,後來要調整工業用水和民生用水之比例還要向桃園農田水利會買水用;俟台北地區人口越來越多(現在含流動人口已近千萬),台北民生用水嚴重不足,在李登輝先生擔任台北市長時建造一座「翡翠水庫」專門供應台北市民用水,把新店溪上游的水全攔在水庫內,因此新店溪和淡水河中就沒水了-就剩半條命了;後來北北基人口又繼續增加,宋楚瑜先生擔任台灣省主席時又在基隆市建造一座「新山水庫」才算解決北台灣居民飲水問題,如果這地區人口再繼續增加,不單居民飲水又要發生問題,連居民生活空間都受到嚴重限制,所以疏散台北市區甚至含新北市區人口壓力(包括流動人口)是刻不容緩之大事;以前許水德擔任台北市長時在議會說:「真氣人,為什麼大家都要來台北市抗爭?」;這一次318太陽花學運,警察用警棍毆打手無寸鐵的學生引起社會各界要追查元兇,又有泛藍政治領袖感慨的說「為什麼大家都要到台北示威遊行?」其實大家是到首都示威遊行不是到台北示威遊行,把首都搬到馬公則大家就會到馬公示威遊行,故台北市也要預備供應這些示威遊行民眾之食衣住行之資源配備;所以規劃一些和民眾較無密切關係的機關離開台北市精華區尤其是博愛特區是很有必要的,譬如總統府和總統官邸可否遷到大直新國防部大廈附近、又鄰近衡山指揮所,附近又有三軍總醫院和榮民總醫院可組織總統的醫療小組,現在的總統府可改成紀念館好好妥為做好古蹟保全維護,尤其是把日治時代的政績建設各界主要人物作完整的介紹,這是作為一個台灣人民必須有的基本知識。

另外像監察院、司法院、最高法院這種民眾比較無密切關係的機關就應搬離博愛特區,或台電總公司、中國石油總公司都應遷離精華區,遷到台北市或新北市郊區建新的企業總部,一棟能換四五棟很划算。其他像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國立台北科技大學、市立台北教育大學、國立台灣教育大學等之校區都很窄小對培育一位心胸開闊具有宏大眼光的知識青年實在有環境的侷限,應該研究遷至郊區或做一些整合,空出來的舊校區充作研究院或進修學院、企業育成中心、藝文中心專門提供藝文界展覽表演之用;把這些學校遷到新北市郊區建設一個三十萬人口的大學城新市鎮,留下一些土地可以建廉價的「社會住宅」專租給低收入戶,解決低收入戶居住問題。 再來就是行政區劃分問題:這幾年社會上多所議論北北基(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合併問題,目前這三個城市其實是一個一日生活圈,但由於三頭馬車故城市規劃參差不齊、建設水準亦一致,形成台北市為一等市民、新北市為二等市民、基隆市為三等市民,若能合併為一大都會區來做整齊劃一、系統完備的城市規劃,建設成一個國際一流的首都,可建數座巨蛋、營建國際藝術中心、國際一流水準的表演廳、時常邀請國內外一流的演藝人員來表演等等,如此對國家對人民都是一個很好的交代;當然北北基合併之後就成為台灣特級的都會區,國家政策和法律都要有特別的規定,有特權就要有特別責任和義務;南韓的首都首爾市人口也是佔南韓全國三分之一,它聚焦南韓的國際焦點,也為韓國賺取許多國際的風采,就像現在的上海一樣;如今北北基既然聚居這麼多的住民,我們何不將其整合成一個城市,即可統一規劃城市建設、又可整合社會資源做最大最有效率的應用,合理的調整區里人口和面積,現在新北市有全國最大區的板橋區、也有不到一萬人的區;有的里民近萬人、有的里民只有數百人,這些不合理的行政區域造成公共資源很大的浪費。

「北北基」合併以後淡水河應做一個根本性的整治,應學學南韓整治漢江的辦法,不要用郝龍斌那種投機取巧的表面工作,只灑灑清潔劑、除臭劑,下面淤泥還是淤積在河底,大豪雨一來便又翻滾出來。還有俟機場捷運完工啟用後,松山機場應予取消,讓飛機航道下面的三重、蘆洲、大同、建成、中山等區完善規劃發展起來,這裡可以為大台北地區創造兆元產值,綜合整體的建設台北新區,所以「北北基」合併整體發展對建設一個國際水準的台北大都會區有很重要的關係。

其實台灣的資源浪費不止於此,台南縣市和台中縣市為了升格為「都」就趕快合併了,這又是馬英九胡作非為之一樁案例;那新竹縣市和嘉義縣市何不將其合併來節省資源的浪費,那一點點人口就要養一個二級市的市政府,一些建設經費都被人事經費吃掉了,這對國家人民有何好處呢?全國像這種現象狀況的還有,相關單位應研究改善之道,不要領高薪的政務官很多而建設經費卻捉襟見肘、阮囊羞澀。

講完北部再講南部;屏東縣有一離島「小琉球」自日治時代到五十年代左右被政府用來關犯人,因此除了一些漁民就鮮有誘因吸引本島人民遷徙至此,一百多年來自日治時代到現在,小琉球一直得不到各級政府關愛的眼神;屏東縣境內有幾條中央主管河川包括高屏溪、東港溪、林邊溪、內寮溪、十里溪、率芒溪、南勢溪、七里溪、枋山溪、獅頭山溪、楓港溪、石盤溪等淤沙都很嚴重,尤其是2009年八八大水災之後,高屏溪的淤沙使河床高出堤防外的地面,若再來超大豪雨將不堪設想;現在政府用牛步化在清除淤沙,將其運到林園小港海邊填海造陸(就是所謂的南星計畫),但因沒有妥善規劃形成海流迴流到屏東沿岸造成東港南平地區海岸被沖刷流失;其實只要政府好好規劃將這些屏東境內河川疏濬之淤泥運到小琉球填海造陸,現在小琉球約有七平方公里土地面積,若仿效三亞鳳凰島填出個三十平方公里(東港這邊也填、小琉球也往東港這邊填),以三十年為建設期,未來可以將高雄小港機場及屏東機場都遷到小琉球,還可以在小琉球發展觀光渡假村、長期照護安養中心、高爾夫球場、海邊高級別墅區、遊艇碼頭區(與東港大鵬灣遊艇港互相輝映形成一個海上遊樂園區),未來小琉球機場可發展為台灣廉價航空基地,所有飛往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南亞各大城市或景點的廉價航空班機都由此起降,如此將東港、林邊、新園、小琉球地區做整體規劃發展,將小琉球發展成新加坡的聖淘沙,此一策略不但把此一地區發展起來,而且小港機場和屏東機場遷走後對高雄市和屏東市也很有很大的宏觀性發展;現在小港機場腹地太小缺乏發展潛力;屏東軍機場佔了屏東市三分之一的面積,影響屏東市發展甚大,反攻大陸時期所訂的軍事部署策略與防衛南台灣領空之戰略都應該重新檢討;反攻大陸的神話早就被戳破,台灣是一個百分之百的海權國家,應該多發展海軍和海巡艦隊來保護台灣的漁民;空軍應多發展科技軍種如資訊部隊、飛彈部隊,這些可以移到山區去建軍備戰,不必用到市區這麼好的地段。

另外如澎湖群島都應好好規畫做出最好的發展,全世界先進國家的海島都靠觀光產業就能自給自足,而且為國家賺很多錢,如南韓的濟州島,新加坡的聖淘沙,印尼的答里島,馬來西亞的樂浪島,越南的下龍灣等等都為他們國家賺取巨額外匯;反觀台灣的外島除了金門靠「金門酒」自給自足而不用靠中央補助外,其他都無法自力更生,這又要怪當年國民黨搞威權統治,一個沒有水準、沒知識又沒常識的警總把台灣海岸線團團圍住,要出海捕魚要登記要檢查又要送紅包,台灣的海岸線都被警總封死了,外島當然就更沒能發展了。

台灣國土規劃之問題尚多,本文列舉其中一二項來野人獻曝、拋粗磚而引美玉,大家多提焦點問題再請相關單位召開公聽會,再請總統召開「國是會議」(全世界最無能的馬英九如果不想為台灣人民多做一些事、則這些可以名留青史的美事就留給下任總統發揮統合力)然後再移交有關部會形成政策;這些都是很大的內需產業,可以為台灣帶來很大的經濟需求,當然也會帶來很大的供給;吾人常說:工業產業外移了,台灣服務產業發展的潛力還很大;蘇嘉全在屏東縣長任內只搞一個「春吶」就為恆春地區每年帶來七百萬人潮,現在墾丁街上店面每坪喊價180萬、比高雄市還高;他又在東港搞一個「黑鮪魚季」、也為東港帶來數十億商機,多選一些「蘇嘉全」出來為百姓做事,台灣就希望無窮了,否則就像國民黨陷在孤島自取其辱吧!【作者郭憲鈴係本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