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過勞死 協會 空汙

Hong Kong Blue:香港人為何出走?

中央廣播電台/沈雅雯 2015.06.29 00:00
2013年秋天,港、台媒體紛紛注意到一個新的現象,有越來越多的香港人想要移民、想要「撤退到台灣」。這讓不少台灣人大感意外,究竟發生什麼事?香港人為何要出走?

◎消逝的香港風景

西營盤,這個香港最傳統的老舊山城,是香港最早發展的地區,但因地勢陡峭,商業發展不易,沒有跟上香港快速變遷的腳步,傳統小店得以倖存、街坊鄰居人情味濃厚。站在這裡,彷彿置身香港老電影裡。

但是今年,港大學生集體記憶中的「森記糖水」收攤了;總是低頭認真修理鐘錶的賴老闆消失了;鎮守沖印店已經37年的老闆安哥也關門熄燈了。

因為,地鐵貫通了這座山城。

地鐵來了,人潮多了,但眾多傳統老店「頂不住」飆漲的租金,默默含淚收攤。

他們所共同構成的香港風景,正快速地被抹去。傑拉德:『(原音)我懷念的香港已經不存在,以前喜歡去的地方現在全都沒了、不見了。那,怎麼還能算是自己的家呢?』

◎再見。香港

週六上午,中環域多利皇后街上人來人往,書店旁的牆上貼了張「移居台灣分享會」的海報,推門進去,現場上百個座位都坐滿了人,還有些人得站著。

受邀分享移民經驗的球評傑拉德說:『(原音)(分享會很流行?)很流行,去年底開始,每個禮拜都很多,還有房仲業者、移民顧問公司都來弄,移民台灣香港人也在弄,來分一杯羹。』

在香港各個不同的角落,每個周末都有好幾場人數爆滿的移民分享會,香港人正在出走。為什麼?

余小姐、伍先生:『(原音)最主要是這樣,沒有太大的信心,因為去年有雨傘運動,所以就想應該要找一個安心一點、保障的機會。(記者:雨傘運動讓你們擔心香港越來越不穩定?)不是不穩定,是不安心。』專心聽著移民分析,不時低頭做做筆記。余小姐和伍先生這對中產夫妻其實幾個月前已經委託移民公司辦理移台手續。

坐在旁邊的譚小姐到過台灣10遍,早已經是個台灣通,聽說記者來自台灣,相當興奮,對於台灣的好,她彷彿說不盡。但是,談到為什麼要離開自己土生土長的香港?她收起了笑容,沉默了好一會。

譚雅婷:『(原音)嗯,因為越來越不像以前的香港,因為太多的衝擊了,衝擊就是有太多不是本地人,令我們生活感到壓迫。』

心理上不安、生活感到壓迫,像是兩條隱形的線,拉扯香港居民的心。而這背後,糾纏的主因正是中國大陸。

◎燒臘店變成珠寶店 水貨客引爆社會衝突

2003年是香港命運轉捩的一年。當年SARS侵襲全球,讓原本就疲軟的香港經濟雪上加霜。中國與香港之間簽署了經貿協定CEPA (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開放自由行。

開往中港邊界「羅湖」的火車上,不少人背著大大的帆布袋,吸引記者的目光,仔細一瞧,裡頭有的是滿滿的奶粉、有的則是日用品。

我們要去的香港中文大學就位在火車沿線上,在中大教書的政治學者馬嶽說,這樣的情況已經算好。『(原音)這幾個禮拜已經好一點,過年很多都是下來辦年貨,火車站擠得非常厲害。』

自由行大門一開,旅遊的陸客來了、水貨客也來了,這帖搶救經濟的藥方卻為香港社會帶來難以忍受的痛楚;2009年再開放深圳居民一簽多行,更是讓香港人對自由行從愛轉恨。

馬嶽:『(原音)事實上,2003年開始時,自由行,香港人是歡迎的,覺得對香港的零售、旅遊是有幫助,大概最近5年開始慢慢變化,自由行下來的人越來越多,很多都是豪客,他們花錢花得很厲害,但是其中一個變化是,他慢慢把香港的很多商場租金推高,本來比較小的店慢慢很難生存,只有賣珠寶、名牌等等的連鎖店才能生存。』

根據統計,2004年到香港自由行的陸客約426萬人,此後年年攀升,去年飆升至3,134 萬人,是香港人口的4倍。雖然為香港帶來每年數百億港元的龐大商機,但是同時扭曲了香港的城市面貌與民眾生活。它不斷推高了房價、物價,商店也重新洗牌。

曾經旅居香港多年的台灣學者楊聰榮觀察,香港既有的港式文化因此受到破壞。他說:『(原音)當香港的商家轉成以接待陸客為主,在幾個主要的地方房租越來越高,讓一般高到傳統商家沒辦法生存,看在香港人眼裡,會覺得它過去生長美好的地方、傳統東西都保不住,這影響相當大。』

住家樓下的茶餐廳、燒臘店、美容院現在全變成了連鎖藥房、珠寶店與3C產品。馬嶽:『(原音)我們本來要買東西的地方,首先第一個可能是很貴,因為小店都沒有了嘛!你一定要到本地連鎖店去買,通常是貴2到3成,或者因為租金的緣故,物價也越來越貴。』

被層層推高的香港房價更是達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從2004年到2014年的10年間,平均房價整整翻漲3倍。在西營盤區,不到15坪的中古屋,隔成3房2廳,要價台幣3千萬;你說買不起,那麼用租的好了,一個月房租台幣9萬元。

在香港經營製作公司的莊源豐說,就連他身為老闆,每一年都要為不斷飆漲的房租苦惱。莊源豐:『(原音)唉,很慘的,全香港大部分的人樓都是租的。你可以想想每一年那些人都被這個問題困擾。我很專注、努力在我自己的工作,但是我慢慢才知道,原來我工作賺的錢追不上房價。(記者:但是你是老闆都追不到,一般人怎麼辦?)等死。』

生活消費越來越高,住在好小的房屋裡,還得面對水貨客搶生活用品的困擾。

莊源豐:『(原音)他們買名牌包,我們香港人覺得他們都很有錢嘛,買吧,沒關係,我們不是每天都是買名牌包,但是現在很多大陸人來香港買的東西是什麼呢?譬如說奶粉、化妝品。』

楊聰榮說,香港社會為此衝突不斷。『(原音)有需要買奶粉時,結果你發現市面上主要地方都買不到,特別在佔中運動之後,就產生一種現象,有一群人專程去堵買水貨的人,會造成肢體衝突,以過去香港講究法治的地方不曾出現的,現在一天到晚為這種事情在衝突。』

失控的現象顯然需要政府介入,奶粉搶購問題在港府祭出限購令後稍有和緩,但整體問題還是相當嚴重,港府的作為令市民感到失望。馬嶽:『(原音)這對很多香港人來說,認為特區政府應該跟大陸政府去商討怎麼限制啊,因為這個對民生影響很大。但是他們覺得說,第一,梁振英政府不會比較強硬地跟大陸政府來交涉;另外,他好像覺得大陸人下來買東西沒有問題,小市民的民生受影響不是他們關注的,如果商業可以發展的話。』

◎文化衝突與社會矛盾 蝗蟲與狗短兵相接

大量湧入的旅客與新移民,也不斷加深中、港之間的社會矛盾與文化衝突。

鄧曉峰:『(原音)我住在香港30年以上,從沒見過人在街上方便,小的我見過,就是小孩,大人我真的沒見過,最近幾年我見到了。』最近剛拿到台灣身分證的香港人、移民公司老闆鄧曉峰,在他的台北辦公室裡,跟我們訴說當前香港人的無奈。

最近幾年,香港居民及大陸旅客因為文化差異,常常在大街上短兵相見。大陸人在街上喧嘩、插隊、隨地便溺、在地鐵裡吃東西,屢屢引爆衝突,時時登上媒體版面。甚至有香港人罵大陸旅客是「蝗蟲」,大陸評論家則以「狗」來辱罵香港人。

另一方面,嚮往香港生活環境的大陸新移民大量湧入,也對香港的社會福利、醫療體系帶來衝擊。鄧曉峰:『(原音)香港人會不安跟不高興的是,因為很多新移民來香港不工作,直接拿政府救援金,如果他生活上出現困難,你去救援他,這是人權上應有的,也合情合理,但是當這個事情被很多走灰色地帶,他來的時候根本不想找工作,連找工作都懶得找,因為知道你會救援他,香港人就越來越火了。』

生活的空間受到擠壓、生活的品質受到挑戰、社會福利被侵蝕。就連打開電視,都看不到想看的頻道。

◎電視遙控器亂按的自由也沒有?

1年多前,觀眾評價最好的「香港電視」沒有順利取得免費電視頻道的牌照,政府還不肯說明原因,讓不少香港人驚覺原來連手上握的電視遙控器也失去隨意轉台的自由。

馬嶽:『(原音)我們沒有電視看是什麼原因?是因為政府不發牌,政府不發牌背後是政治原因,就是他要控制媒體,然後大陸的資金一直下來買香港的媒體等等,很多人就對中國政府的看法越來越負面…。』

余小姐:『(原音)你逃不過政治的,基本上。如果政治人物一改,你買樓的地方會改,連看電視選擇的能力都會因政府的決定又改變。每一步你都逃不過,只是說你可能不覺得,但是我們看得太多…。』

原本對政治冷感的香港人,不得不政治化了。鄧曉峰:『(原音)以前香港人覺得台灣人很都泛政治化,就是又砸椅子、丟水杯又扯頭髮,但是最近他們不會這樣講,他們覺得香港比台灣激烈多了。』

他們想要改變,但是要從何變起?只有深深的無力感。伍先生:『(原音)除了我們生活的事情以外,我們沒有其他權利可以自由表達我們的感覺。』

◎愛恨與無奈 香港人要走了

在天星碼頭旁的高級餐廳裡,我們和莊老闆碰面。他因為工作關係,走遍世界,最近也在思考移民台灣。莊源豐:『(原音)其實台灣不是我移民首選,如果可以的話,我要去日本。為什麼?因為日本的氣候、空氣比台灣、香港好。但是我為什麼不去?因為他們移民很困難。我選台灣是因為很多國家不喜歡外來移民,台灣不會排斥外來人,只有不喜歡大陸人。』

香港人移居台灣的現象近來受到媒體關注,但其實香港人移民海外有一段很長的歷史。1949年以後,香港吸納了一波波從中國大陸逃難而來的人,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1997香港回歸中國大陸,都曾經出現歐、美移民潮,現在移民潮又再興起。回顧香港人的移民史,中國,始終是那股推力。

香港本質上是個「難民社會」,為了逃離政治、追求生活穩定而來到香港,對家庭與物質的重視高於政治目標。

這種「看苗頭不對,趕緊閃人」是香港社會的典型性格,但這塊土地澆灌港人生命,即使想走的人,也對它充滿感情。

莊老闆:『(原音)我喜歡香港,但是我知道香港不會變好,變成中國有錢人的天堂,不會回頭了,我要移民,我放棄。』

余小姐:『(原音)我們是很愛香港,但是我們很痛心,還有無力感。』

香港做什麼樣的改變,才能夠留住自認其實很愛香港的人呢?余小姐:『(原音)坦白說是比較困難,那是很現實的,局勢不能改變,因為你的主權現在已經是回歸大陸,除非政治有很大的變化,但我覺得那個很現實,是不太可能。』

失望的、有能力的人走了,那麼留下來的人、走不了的人要面對的是什麼處境呢?去年9月,香港爆發史上最大規模的雨傘運動,將社會嚴重撕裂、對立,下集報導裡,我們將帶您重回現場,了解香港的政治問題。(記者王韋婷、沈雅雯採訪報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