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間諜海豚 平均薪資

Hong Kong Blue:未竟的民主長路

中央廣播電台/王韋婷 2015.06.29 00:00
隨著「中港矛盾」的加深,香港民眾越來越不滿意目前的生活環境,頂不住的人離開了,留下的人被迫面對社會困境,所有解決問題的方法逐漸聚焦在「政治改革」。但是在「佔中」挫敗、「政改方案」被否決後,香港只能在政治僵局裡和北京糾纏,社會瀰漫憂鬱氣氛、香港年輕人備感焦慮,昔日東方明珠如今已變得黯淡。

◎佔中驅離夜 我被催淚彈擊中

容寶駿說:『(原音)第一、第二(催淚彈)是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砰,然後整個畫面都靜止。然後第三、第四是就在我旁邊,就像這樣砰,中了之後,我的眼是像火一樣燒著,很痛、很痛,你看不見前方的畫面,是很擔心自己會不會死。他們真的有拿著槍對著我們,真的。』

今年大學四年級的容寶駿不會忘記去年9月28日香港政府驅離「佔領中環」抗爭群眾的那晚。催淚彈在容寶駿身邊不遠處落地,他立刻被籠罩在刺鼻的煙霧之中,容寶駿只記得自己拼命地跑,但是煙霧嗆得他睜不開眼睛;平常燈火璀璨的中環路燈全滅,黑暗之中,他在旁人攙扶下一路從中環跑到灣仔,才剛停下腳步喘口氣,便立刻傳簡訊給同樣在旺角參加「佔中」的姊姊報平安。

容寶駿說:『(原音)她9月26日、27日、28日都在,她是第一、第二就中了(催淚彈)。當時是收不到電話,我(用簡訊)問她怎麼樣。』

2014年9月的香港,混亂中透著茫然,緊張與不安滲透街角巷弄,整個社會好比是劇烈起伏的胸膛,大口呼吸著,似乎要發出巨吼,但是又被什麼力量壓制著,只能使盡力氣、狼狽地尋找出路。

警方發射催淚彈,強勢驅離抗議群眾;這種對抗的態勢似曾相識。

容寶駿說:『(原音)因為我們覺得這麼普通的事情,為什麼要發射催淚彈?因為我們覺得去抗爭是很平常的事情,不是什麼大的事情,不是像2005年反WTO抗爭來香港,他們是比較暴力一點,我們沒有啊。』

◎831決定 引爆香港怒火

在「佔中」前一個月,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決議,2017年香港行政特區長官選舉委員會仍維持1,200名提名委員,特首候選人2至3人,每一位候選人都必須獲得提名委員過半數支持才能成為正式候選人,是原先八分之一同意門檻的4倍。

這代表儘管香港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但未來的特首候選人還是要先獲得北京的「同意」,確保不會出現中央不能接受的特首候選人,這項決議無疑讓香港實施真普選的夢碎。特首普選的承諾明文規定在香港「基本法」中,實施時程卻一延再延,「831決定」耗盡香港民眾的最後一絲耐心;他們,忍無可忍。

香港警方驅離示威民眾引發全港怒火,接下來的幾天,香港每晚都可見到民眾佔領各區,混亂、衝突的情況不斷上演,直到2014年底才逐漸平息;不過,「佔中行動」要求香港實施真普選的訴求也宣告挫敗。

◎混亂雖平息 昔日安寧回不去了

這樣的「亂」前所未見,在超過1個月的時間裡,香港民眾親眼看著政府機關被抗議者闖入、市區街道因人潮癱瘓,影響日常交通,而警方對待抗爭群眾的方式,更深深震撼港人;「佔中」衝擊了香港人原有的認知,不能接受社會動盪,卻也喚醒了某些東西。

容寶駿的同學張慧瑤沒有參加「佔中」,但是在電視上看到驅離的場景,讓她非常害怕。張慧瑤說:『(原音)而且我怕影響我回去中國大陸的出入境,因為他們常常都有說,說如果你去了,被人照相,就很難回去。因為我很多家人、親戚都在那裡,我不想影響我回去,但是其實我心裡是有點想去。因為我覺得很慘啊這件事,他們明明坐在那裡,但是政府卻要驅趕他們。』

夢想移民公司創辦人鄧曉峰認為,「佔中」之後,香港似乎不太一樣。鄧曉峰說:『(原音)我不想批評政治事情好跟壞,我看到的好,就是很多人被喚醒了,不是說喚醒對政治的想法,是喚醒其實要關心自己的人生。因為香港人97前後就是炒房、賭馬、唱KTV,但是情況已經不是這樣子,香港人慢慢覺得這樣好像不太行,如果他們繼續閉上眼睛,只管自己的錢包,他可能連站都沒地方站。』

40歲的夫妻檔伍先生和余小姐是典型的香港白領中產階級,他們在「佔中」結束後3個月申辦移民,決定離開香港、離開這個未來充滿不確定的地方。

余小姐說,「佔中」讓他們感覺在香港生活越來越不穩定、越來越不安心,看到香港政府處理「佔中」的態度與方式,更讓他們忽然發覺民眾沒有「選擇權」,就算一向不關心政治議題的他們,也無法避免被政治局勢影響日常生活;可是,掌管大小事的香港政府卻讓她失去信心。

余小姐說:『(原音)以前在香港,你說什麼、你反對什麼,你不會擔心有沒有後面的影響,現在你看到是,可能幾年以後,你不知道你今天說反對的話有沒有錄影、錄音。你有這個擔心,心裡就不舒服。好像是人家說的溫水煮蛙,我們以前沒有太大的感覺,但是這幾年,尤其是他上台以後。』

◎C. Y. 梁風評差 港府失民心

現任香港特首梁振英自2012年上任以來,施政方向與個人作風引發爭議,港人心中對梁振英的形象普遍不佳。容寶駿說,現在的香港政府不在乎民意,在梁振英統治下的香港不斷被撕裂。

他說:『(原音)但是民眾不太喜歡這些政策,例如「港人港地」的政策,他是給香港人先去買樓,但是後來又取消、沒有了。他上任之後好像是在推倒民意,像是HKTV、國民教育,還有831這些事情,他好像跟市民作對。』

根據香港大學針對梁振英長期的民意調查數據,他的支持度從上任初期的53.8%一路下降;「佔中」之後,梁振英的支持度降為38.9%,是歷來最低。

香港政府一向給人行政效率高、清廉、遵守法律制度的形象,為什麼港人心中的香港不再是過去的東方明珠?

馬嶽指出,公務體系遭破壞、民眾決定移民,梁振英是原因之一。馬嶽說:『(原音)梁振英應該是一個功勞很大的人,梁振英上台後,事實上,把很多以前港英年代或者公務員系統、做事的很多規矩破壞,很多人當然期望如果有民主普選能夠落實的話,可以把這個轉過來,或者是梁振英可能只是短期的,可能5年之內他就要下台,但是如果這個看起來越來越不likely的時候,香港人很多就會做其他的打算。』

◎政改方案被否決 香港陷政治僵局

2015年6月18日,經過馬拉松式的討論與辯論,香港立法會否決「831決定」的政治改革方案,梁振英表示未來將集中精力發展經濟,中國人大常委也強調政改方案框架不會改變。在「佔中」之後,香港的政治發展一如預料般陷入僵局。

民生經濟高度依賴大陸、生活環境被迫改變,雖然北京主導下的政改方案被否決,香港卻沒有一絲喜悅,而是滿滿的無奈。

馬嶽引用香港大學的民調結果指出,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觀感從2008年開始一路下滑,除了大陸的人權問題,香港民眾覺得各方面都受到大陸控制,香港「不見了」。

馬嶽說:『(原音)社會、民生方面好像都是配合他的,政治上面,好像大陸對香港的控制越來越厲害,對選舉的干預、對新聞媒體的控制,以及梁振英以後對很多東西的扭曲等等。這很多原因加起來,最後就變成很多人覺得香港沒有民主最後的原因是什麼,是因為大陸。』

曾在香港任教的師範大學應用華語文系副教授楊聰榮指出,過去香港人引以為傲的秩序、自由消失不見,經濟、社會問題層出不窮,民眾寄望港府著手處理,但是如今的香港政府無法代表香港民意,導致行政部門失去民眾信任、不再強而有力,於是所有衝突匯集到「政治權利」之上,香港已經不由自主地政治化。

楊聰榮說:『(原音)所以其實雖然把所有的問題通通集中到這小小的點上,可是現在這個就是關鍵。我說,目前香港的局面就是三輸的局面,就是北京沒有討到好處,民主派沒有拿到任何結果,香港政府左右為難,然後他的威信被踐踏,沒有任何一個人得利,整個香港卡住了。』

卡住的香港,無解的僵局,能夠離開的人選擇移民,但是留下來的人該何去何從?

◎動彈不得 香港的集體憂鬱

聯合國4月底公布的「2015年世界快樂報告」顯示,在世界158個國家和地區中,香港的快樂指數排名第72名,比上一次又下跌8名,鄰近的台灣上升4名,來到第38名;這份報告真切地反映香港的現狀。

走在香港街頭,可以明顯感到煩躁和鬱悶,他們拼命地壓抑,整個香港似乎陷入集體憂鬱,社會不開心、百姓不痛快,人與人之間的摩擦越來越激烈。

鄧曉峰說:『(原音)我最近幾次回香港,我看到最大的改變就是,我發現大家都很暴躁、很不和諧,因為他們已經憋不住了。特別台灣人去特別慘,因為你講國語,他們誤會你是大陸人。因為他們已經憋不住了;而且不見得是對外地人,我發現香港人跟香港人也經常吵架,我好幾次回去香港坐地鐵,擠一擠有什麼所謂,擠一下就聽到後面有人講髒話,有幾次要打起來,甚至有一次我在尖沙咀看到兩個計程車司機把車窗搖下來互相大罵,我覺得整個社會壓力太大,大家已經找不到發洩的空間。』

馬嶽說,多數港人選擇留在原來的位置上「頂住」,為的不是等待改變,而是為了香港,沒人曉得這樣的苦悶是否已經到達頂點。「佔中」聲勢驚天動地,但是最後什麼都沒有,香港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機之中。

馬嶽:『(原音)像新聞工作者你怎麼辦?你是不是離開?譬如說你上頭是受控制的,像你看最近星期三的政改方案,差不多香港報紙的社論,都是支持通過的。只有蘋果,蘋果是反對的。但是如果你是民報或星報的記者怎麼辦?你是不是離開?離開他就會用另外一些更保守的人來取代你,所以你只能每天頂住。』

◎香港前景未明 年輕世代備感焦慮

夾縫中的香港,左右為難、動彈不得,這樣的悲觀、無奈在香港年輕世代身上又特別明顯。

外表斯文的容寶駿戴著時下最流行的哈利波特圓形眼鏡,穿著牛津襯衫,應該是勇敢擘劃未來夢想的年紀。談到香港的社會、政治情況,他滔滔不絕地說著,語氣中盡是不平,甚至有些絕望。

容寶駿說:『(原音)唉,香港是不是有得救呢?(記者:你覺得有嗎?)我覺得現在還沒有,我覺得香港沒有了,真的沒有。現在的831政改是被否決了,以後新的方案再拿到立法會的話,沒有這麼大的民意去否決這個方案,怎麼辦?沒有啊。真的是沒有。』

馬上就要離開校園,但是容寶駿不認為自己能夠找到像父母一樣穩定的工作,現在他下課後趕著去香港地鐵站打工,賺取零用錢,想到自己以後根本沒有能力買房子,他的眼神暗了下來,更別提他身上還揹著將近30萬港幣的就學貸款。

容寶駿說:『(原音)因為香港政府沒有顧慮我們香港的年輕人,明明知道香港年輕人是想要怎樣,但他們只是顧慮自己,所以我比較擔心一點。沒有房子真的是很可怕,因為未來的日子是會很easy?還是很艱難?我也不知道。(記者:你覺得是會很easy?還是很tough?)我覺得很艱難。』

「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這是香港年輕人心中共同的疑問。因為香港產業單一化,年輕人找工作越來越不容易,就算有工作,薪水也不如上一代優渥。

以目前香港年輕人月薪1萬港幣的水準來說,一間3坪大的雅房就要花費一半的薪水,一天餐費100港幣,加上交通費100元,每個月的薪水所剩無幾,買房子、成家立業成了奢侈的夢想。

以後可能會當老師的張慧瑤出路比起念政治的容寶駿好一些,但是她也擔心萬一學校不續約,可能隨時沒有工作。張慧瑤說:『(原音)因為香港的位子不多,正式的教職不多,因為以我們大學生出來的話,薪水不太高。買房子,我覺得男孩子比較慘,因為他們要娶老婆,像如果是寶駿,他出來只有1萬塊,他怎麼娶老婆呢?』

夜幕低垂,維多利亞港旁的摩天大樓閃爍著璀璨的燈光秀,高聳的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大樓燈火通明,像是女王皇冠上最耀眼的寶石,而旁邊解放軍駐港部隊大廈俐落的建築線條則是王冠上不可忽視的存在。

大環境的轉變,使香港難以切割經濟和政治,「香港50年不變」的描述已然走樣。

部分的港人承襲香港一直以來的「移民性格」,選擇遠走他鄉、一了百了,而留下來的人,有的或許會繼續抗爭,有的或許留在本來的位置上,但是他們開始用新思維看待香港的未來,就像是年輕一代賦予香港更多的意義與價值,比起經濟發展,香港年輕人更在乎社會正義、政治權利,他們選擇留下來,為了香港的民主,也為了自己的未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