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金旋冠軍百合花專訪:詞「韻」比詞意重要 厲害的河洛人音樂

欣傳媒/ 2015.06.26 00:00
阿哼

本屆金旋創作大賞與最佳作詞得組「百合花」,在 StreetVoice 與 Youtube 上都有多首作品,聽聽幾首歌,真有種台式粗莽的 Lo-fi 美學,用對岸的說法是相當「接地氣」。簡單的三件式編制,含混戲謔又悲哀的台語歌詞,參賽的〈腳麻麻〉用俚俗的語言來唱,那語言的生命力特別強悍,就跟台灣人天天得消化毒物的胃一樣,果真是「垃圾食也垃圾大」!

1. 簡單介紹一下你們的樂團(成軍時間、團員各來自哪、樂團風格)。

成軍時間很模糊,因為一開始是我自己在做。然後就陸續找團員,有的因為個性不合或是要忙自己的事情離團。像上一個貝斯手就因為太忙而離開了。我在一個劇場演出認識鼓手,貝斯手是朋友介紹的,最後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鼓手是苗栗客家人,她非常會唱歌,所以我們也有客語歌,她也是合音。貝斯手比較內向,來自新竹,〈告老師〉現場版他有 solo 喲~~

我也不知道我們的風格是什麼,主要是嘗試語言、歌謠的可能性吧。

▲百合花 - 告老師

2. 三人平常喜歡聽些什麼?

奕碩:最近聽台灣的北管、韓國傳統音樂,美國的 Yes、Tenacious D、James Brown….

威佐:算英搖吧。但基本上台灣的樂團都會聽一下,後搖。

邱舒:數字搖滾,後搖,日本流行,不插電版本的歌們,客家老歌/流行樂,之類的。其實我聽音樂都靠緣分耶,所以會聽到的話就聽看看,也不怎麼記怎樣類型(但前面會提到就是因為想到toe、大象體操、等等等的,剛剛想到 Hello Nico 很給我劇場感但我就不知道他們算哪類哈哈)

▲百合花 - 腳麻麻

3. 奕碩的吉他音階、技法與演唱都有股渾然天成的台味,讓人想到〈倒退嚕〉、牽亡歌、勸世歌等。是否從小就泡在台灣庶民音樂當中?

從小我聽西洋音樂、古典音樂。但是台語本來就有在講,語言都在生活當中,後來開始聽早期的台灣歌謠〈一隻鳥仔哮啾啾〉、〈思想起〉...等等,可以在〈大家都同款〉聽到一點月琴的技巧。然後學傳統音樂,南管、北管。

其實小時候我就在想為什麼台灣的音樂都不厲害,原來只是我都沒聽過。比如說大家說到台語歌,就會說〈家後〉啊什麼的,之後我聽到陳達唱歌,才知道什麼叫台灣河洛人的音樂。所以一切就在接觸伍佰...陳達.......到很老的傳統音樂之後,我才開始變成現在這的樣子。

▲百合花 - 大家都同款

4. 平常都怎麼寫歌,討論編曲呢?

通常是我把demo做出來,然後練團。

5. 你們的作品很多,為什麼這次會挑〈腳麻麻〉參加金旋獎比賽?

挑一首新的,順便給自己練習新歌的壓力。

7. 我很喜歡〈燒香蕉〉與〈魔神仔〉這兩首歌,可以說說歌曲背後的故事嗎?

大部分的歌都沒有故事。〈燒香蕉〉有點像是唸謠的演繹,唸謠是一種趣味、押韻的詩文,通常沒有意義要傳達,〈燒香蕉〉則是更極致的操作這項特色。華語流行音樂很在乎歌詞的美感與意義,方文山啊什麼的,但我覺得「韻」才是重要的。所以我們在金旋得作詞獎,我覺得還滿有趣的,因為〈腳麻麻〉也是一首沒有要講什麼的歌。

〈魔神仔〉是跟以前的團員寫的。主歌是對於傳統音樂的感覺,那時候剛接觸南管,所以我試著把一些字拉很長,想了一寫讓人匪夷所思的歌詞。副歌「那個那個那個...那!」,就是直接把口語的東西放到音樂裡,會講台語的都了解我在做什麼吧!

▲百合花 - 魔神仔

8. 近期有甚麼演出或錄音計畫?

6/28(日)少年白白淨淨邀請大家來漁光島淨灘趴

7月的WAKE UP 音樂祭

社群留言